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33章 凶器上有沈清溪的指纹
    第33章 凶器上有沈清溪的指纹   

    林瑾身为陶馨甜的贴身助理,第一个被带进警局问话。

    

    林瑾哭哭啼啼,事无巨细的把案发当天的事讲了一遍。

    

    “早上,我九点钟准时到馨甜的别墅,她上午有个访谈节目。

    我们大概九点半离开别墅,开车去电视台录制访谈。

    访谈结束的时候大概下午一点钟,馨甜说饿了,我给她订了午餐,饭后,我们去逛商场,选了两件礼服,准备下周的新品发布会上穿。

    

    从商场回来,我们还去了酒吧,馨甜喝了两杯鸡尾酒,但没有醉。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们在酒吧门前分开,馨甜独自一人开车回家。”

    

    “她喝了酒,属于酒驾,你是陶女士的助理,为什么没有送她?”

    女警察抓住其中的重点,询问道。

    

    “馨甜坚持自己开车回家,我看她并没有喝醉,也没敢反驳。”

    林瑾微垂下头,怯生生的回道。

    

    女警察见状,也没有多问。

    

    显然,陶馨甜是大小姐,大明星,脾气肯定不会太好,这个小助理显然很怕她,不敢违逆她也很正常。

    

    “你是死者的助理,应该对她的事情十分了解,陶女士生前有没有和谁发生过冲突,或者有过节?”

    

    林瑾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道:“馨甜的脾气不太好,很容易得罪人,但她是陶家的大小姐,几乎所有人都愿意捧着她。

    近段时间,她只和沈清溪发生过冲突和争执。”

    

    “什么原因发生冲突?”

    女警察问。

    

    “陶家和陆家是世交,两家大概是有联姻的打算吧,陶馨甜和陆二少的感情也挺好的,但沈清溪和陆二少好像有点儿暧昧,还传出过两人是包养关系。

    两人因此在片场和试镜现在都发生过冲突,还动了手。

    很多人都看到了,都可以作证。”

    

    林瑾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民警,一脸忐忑的问,“不会是沈清溪杀了馨甜吧,她简直太狠了……”   

    “你觉得是沈清溪做的?”

    女警察看了她一眼,问道。

    

    林瑾一副谨小慎微,怯生生的模样,小心翼翼的回答:“没有证据的事,我怎么敢乱说。

    只是,馨甜也没得罪过其他的人……”   

    林瑾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她觉得凶手就是沈清溪。

    

    林瑾录完口供,抽抽[upu小说网 www.upushu.xyz]涕涕的走出来。

    一副受惊不小的模样。

    但经过转角,没有警察跟着,立即换了一张脸。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张玉燕的号码。

    语气略带急迫的质问:“你不是说,只是让陶馨甜受点儿小伤,吃点苦头么?

    可她现在死了,你们杀了人。”

    

    毕竟是一条人命,林瑾免不了会不安和恐惧。

    

    “一时失手而已,我也不想弄成这样。”

    电话那边,张玉燕叹声说道,“事已至此,我劝你,还是管好自己的嘴。

    如果我成了杀人犯,你就是帮凶。”

    

    林瑾紧咬着唇,说不出话,握着手机的手微微的颤抖。

    

    “我吩咐你的事,都做好了么?”

    张玉燕又问。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

    林瑾回答。

    

    “嗯,你做的不错。”

    电话那边,张玉燕夸赞道。

    

    “那,那你答应我的事呢?”

    林瑾追问。

    

    “你放心,我答应你的,自然会说到做到。

    我会推荐你去星辰影视做经纪人,以后,再也不用当小助理看人脸色了。”

    

    林瑾听完,点了点头。

    

    她挂断电话,并没有急着离开,依旧站在走廊里。

    她知道隔壁的房间内,陶馨甜的大哥陶启铭正在录口供。

    

    ……   

    此时,陶启铭双手抱头,正在痛苦的回忆着最后一次见到陶馨甜时的情景。

    

    兄妹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陶馨甜撕毁了他给她订的机票,并大吼大叫道:“我不去洛杉矶,我哪儿也不去!你休想把我打发走,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

    

    “就因为我是你亲哥,才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跳火坑。”

    陶启铭无奈的说道。

    

    陶馨甜是父母的老来女,兄妹两人相差十几岁。

    陶馨甜从小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父母过世之后,陶启铭对唯一的妹妹更疼爱有加,亦父亦兄。

    

    “景行才不是火坑!我从未见过比他更优秀更有魅力的男人,我就是爱他,就是想和他在一起。”

    陶馨甜理直气壮的吼道。

    

    陶启铭觉得头痛不已,陆景行的确是人中龙凤,但他再好,也不属于陶馨甜。

    

    “馨甜,你清醒一点儿行不行。

    陆二少是已婚男人,难道你想给他做小么。”

    

    “那又怎么样,我乐意。”

    陶馨甜仰着下巴,不甘的说道,“沈清溪到底哪里比我好,我迟早会要她好看。”

    

    陶启铭气的不轻,真想一巴掌扇过去,把她打清醒了。

    陆景行对他太太感情如何,陶启铭并不清楚。

    但他十分的清楚,陆二少对陶馨甜真的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即便你想给陆二少做小,也要他看得上你才行。”

    

    “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青梅竹马,感情很好。”

    陶馨甜辩驳道。

    

    “你还好意思说。

    你打着陆二少的旗号,四处招摇。

    如果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以为陆景行会饶过你么。

    他不止一次的暗示我把你送出国。

    让你去好莱坞发展,不过是一个好听的借口,全了彼此的颜面。”

    

    陶启铭苦口婆心,但陶馨甜并不听劝,固执的说:“反正我不走,他现在不喜欢我,迟早会喜欢我的。”

    

    “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

    陆景行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别再继续试探他的底线,惹怒陆二少绝对不是好玩儿的,到时候,我也保不了你。”

    

    陶启铭说完,伸手抓住陶馨甜的手,厉声警告道:“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我明天就让助理给你收拾行李,你必须去洛杉矶。”

    

    “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陶馨甜甩开他的手,气恼的跑出家门。

    

    死也不去!陶启铭没想到,陶馨甜真的死了。

    她再也不用担心自己被送出国了。

    

    陶启铭的口供,对侦破此案没有太大的作用。

    但他同样提到了沈清溪。

    

    这就证明,沈清溪和死者陶馨甜之间的确存在矛盾。

    

    随后,检验科传来消息,杀害死者陶馨甜的凶器上,有沈清溪的指纹。

    

    根据林瑾的口供,和凶器上的指纹,可以说人证物证俱全。

    于是,警局立即出具了逮捕令,并出动了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