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来相亲啊   

    沈震明见状,震惊不已,向身旁的沈清宸问道:“你妹妹和陆二少?”

    

    沈清宸并未提及沈清溪和陆景行隐婚的事,而是带着嘲讽的回了句,“男欢女爱,有什么奇怪的!难道您觉得张家的傻子比陆二少更适合当您的乘龙快婿?”

    

    沈清宸说完,快步走下台阶。

    沈震明随后也跟着离开了。

    

    此时,沈清溪已经站在了陆景行的面前,扬起下巴,五官精致的小脸上挂着笑,“hi,陆二少,好巧啊。

    你怎么在这里?”

    

    “应酬。”

    陆景行淡漠的回道。

    

    这家酒店的顶层有许多高档商务包房,本市的有钱人很多都喜欢在这里聚会谈生意。

    所以,在这里遇见他,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

    

    “你呢,来做什么?”

    陆景行吸了口烟,漫不经心的问。

    

    “来相亲啊。”

    沈清溪如实的说道。

    和聪明人打交道,最好不要说假话,否则,指不定哪句话说错,就把自己埋里面了。

    

    “和张家的傻儿子?”

    陆景行神色不变,只是墨眸幽沉了几分。

    

    他在包房里觉得闷,出来透气的时候,恰好看到沈清溪和张琰走在一起。

    

    “是啊。”

    沈清溪点头,耸了耸肩膀,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但一双眼睛亮闪闪的,里面藏着狡黠的笑意,像极了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可惜张少没看上我,看上沈艺馨了。”

    

    陆景行听完,微挑眉梢,深眸里浮起淡淡的温色,长指轻弹了一下指尖的烟灰,散漫的问,“你搞的鬼?”

    

    沈清溪弯唇笑起来,得意之色藏都藏不住。

    “张家那个儿子,只有两三岁的智商。

    两三岁的小孩子,随便吓唬他几句,他就乖乖听我的话了。

    虽然,我一个成年人吓唬小孩儿有点儿不地道,但张家夫妻更不地道,明知道自己家儿子有问题,还祸害别人家的姑娘。

    还有我爸和张玉燕……”   

    沈清溪没有再说下去,叹了口气,“算了,不提也罢。”

    

    陆景行敛眸深凝着她,问道,“沈家的事,我可以帮你解决。”

    

    沈清溪听完,却想也不想的摇头,“我可以自己处理。

    你只要管好自己的下半身,别让不相干的人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就好。”

    

    “不相干的人?”

    陆景行微微挑眉,“你指的是陶馨甜?”

    

    沈清溪抿唇沉默,算是默认。

    

    陆景行脸上的神情无波无澜,随手掐灭了指尖尚未燃尽的烟蒂,说道:“她是公司大股东的妹妹,我暂时不能把她如何。

    不过,我会让人把她送出国。”

    

    眼不见为净,沈清溪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时,他们身后突然传出一声轻咳声。

    

    沈清溪下意识的回头,看到徐琛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不远处。

    

    陆景行目光清冷的看向徐琛,徐琛恭恭敬敬的走过来,先和沈清溪打了声招呼,然后,压低声对陆景行说道:“客人已经离开了,董事长在车里等您。”

    

    陆景行淡应了一声,深邃的眸光再次落在沈清溪的身上。

    

    沈清溪笑着对他摆了摆手,“你有事先走吧,正好我也约了人。”

    

    陆景行默然的点头,领着徐琛转身离开。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就停在酒店的正门口,穿着黑衣服的保镖站在车旁,见到陆景行走过来,恭恭敬敬的拉开了车门。

    

    车内,陆泽霖正襟危坐。

    陆景行弯腰坐进车内,淡淡的唤了声,“爸。”

    

    关上车门,司机发动车子引擎,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缓缓的离开酒店,行驶在平坦的路面上。

    

    陆泽霖随手翻了一下手中的文件,语气平淡的开口,“你白叔叔刚刚提到的房地产项目,你觉得怎么样?”

    

    “没有必要。”

    陆景行言简意赅的回道。

    

    陆泽霖听完,赞同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房地产这几年并不景气,也是我们不熟悉的行业,你想炒几块地皮玩儿玩儿还可以,投资做地产项目完全没有必要。

    陆家有今时今日的地位,需要的是稳扎稳打,做生意最忌讳的就是冒进和贪心不足。”

    

    “我明白。”

    陆景行波澜不惊的回了句。

    

    说完公事,父子间陷入短暂的沉默。

    

    陆泽霖看他一眼,又问,“昨天去医院复查,医生怎么说?”

    

    “没什么大碍。”

    陆景行回道。

    

    陆泽霖点了点头,但脸色微沉。

    

    陆景行因为沈清溪出车祸的事,一直让陆泽霖耿耿于怀,并十分的不满。

    

    陆景行当时伤的不轻,肋骨断了两根,并且,折断的肋骨刺破了内脏,手术之后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了整整一周。

    

    陆景行清醒之后,刚能下床,就不顾医生的反对,坚持出院去探望沈清溪。

    结果造成伤口反复扯裂,险些感染。

    

    陆泽霖为此大动肝火,陆景行却不温不火的回了他一句:不去看看她,我放心不下。

    

    “我看你迟早死在那个女人手上。”

    陆泽霖仍有些愤愤的说道,“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娶沈清溪。

    像你大哥那样,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结婚没什么不好的。”

    

    陆景行听完,有短暂的沉默。

    幽黯的墨眸深凝着车窗外,敛住了所有的悲喜情绪。

    

    “门当户对,这四个字不知害了多少人。”

    陆景行淡然开口,侧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娶一个不爱的女人,爸,您这辈子真的快活么?”

    

    陆泽霖脸色微变,终究没再说什么。

    

    车子持续前行,车厢内陷入一片沉寂中。

    

    最后打破沉寂的,是一道突兀的手机震动声。

    

    坐在副驾驶的秘书转过身,把手机递到陆泽霖面前,恭恭敬敬的说,“董事长,陶董的电话。”

    

    陆泽霖接听完电话,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你打算把陶馨甜送出国?”

    

    “力捧公司大股东的妹妹去好莱坞发展,难道不对?”

    陆景行不急不缓的说。

    

    “你少和我说这些场面话。”

    陆泽霖冷着脸,气恼道:“是不是只要碍了你老婆的眼,你就统统把人弄走!岚岚被你派遣到泰国,过年都没有回来。

    你杨叔叔一年多没见到女儿,头发都熬白了……”   

    “爸,我不想和您讨论这个问题。

    我让她们离开,自然有离开的道理。”

    陆景行打断父亲的话,平淡的语气,却十分的果决。

    

    陆二少一向说一不二。

    

    而陆泽霖叱咤商场多年,在陆景行的面前,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而已。

    

    他虽然生气,拿自己的亲儿子却没什么办法,只能无奈叹道:“翅膀硬了,我也管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