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30章 搬石头砸自己脚
    第30章 搬石头砸自己脚   

    “是啊,让你女儿嫁给我儿子,怎么就不行了,你倒是说说?”

    张夫人已经收起了笑脸,质问道。

    

    张玉燕无言以对,憋得脸色涨红。

    

    沈艺馨拉着母亲的衣袖,一脸的无辜和无助,急的都要哭了。

    

    沈清宸手捏着茶盏,目光冰冷的看向张玉燕和沈艺馨母女,语气沉冷淡漠。

    

    “两家联姻,结两姓之好。

    沈清溪和沈艺馨都姓沈,谁嫁都一样。

    阿姨把张公子夸得天花乱坠,怎么别人生的女儿嫁过去行,你生的女儿就不行了。

    你到底安得什么心!”

    

    张玉燕面对沈清宸的质问,无话可说。

    红着一双眼睛,求救似的看向沈震明。

    

    沈震明对张玉燕的所作所为也十分的恼火。

    但这位张家的公子明显有问题,无论是清溪还是艺馨,他都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傻子。

    

    “张副市长,张夫人,今天的事可能有些误会,改日我一定登门道歉。”

    沈震明无奈的说道。

    

    张建文和张夫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张夫人原本以为沈家是有意攀附张家,现在才恍然大悟,他们竟然被张玉燕这个做后妈的当枪使了。

    

    张夫人正想开口讽刺两句,却被沈清宸抢先。

    

    沈清宸手中的茶盏重重的摔在了桌面上,目光冰冷犀利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既然有误会,您就当面解释清楚。

    我倒是想听听,您这么费尽心机的想把清溪推进火坑,轮到沈艺馨,怎么就成误会了。

    凭什么!   

    沈艺馨是您亲生的,难道清溪就不是了?

    我是不是该好好的查一查,当初出轨乱搞,还弄出一个野种的人,究竟是您,还是我妈!”

    

    当着张家夫妻的面,沈清宸的话说得已经极重了,丝毫没给沈震明留半点情面。

    

    沈震明脸色铁青,但出于心虚和理亏,并未训斥和反驳长子。

    

    由于刚刚沈清宸摔杯子的声音太大,张公子已经被吓得大哭起来。

    张夫人搂着儿子,有些气急败坏的说:“沈家的千金,我们张家是高攀不起了。

    不过,我们张家在S市立足这么多年,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件事没完!”

    

    张夫人说完,夫妻二人便带着哭哭啼啼的张公子离开了。

    

    张家人走后,张玉燕总算松了口气,但这口气还没喘均匀,就听沈清溪不冷不热的说道:“张副市长虽然职位不高,但张家在S市姻亲遍布,盘根错节。

    得罪张家,对沈家可没有什么好处,我劝爸还是要想清楚,为了一个女儿,拖累整个沈家,到底值不值当。”

    

    沈清溪端着茶盏,慢悠悠的用茶盖荡开水面上的茶叶,略带讥讽的笑道:“爸,您现在可不比当年了。

    当年至少年轻力壮,现在即便想回剧组跑龙套,也没人会用您了。

    当年,还有我妈愿意帮您。

    现在,我妈死了,您上哪儿找第二个冤大头。”

    

    沈震明阴沉着脸,不发一语。

    

    张玉燕已经脸色惨白,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这些,本是她想好要对沈震明说的话。

    

    张玉燕知道张公子脑子有问题这件事瞒不住,她之所以敢这么做,就是打算用张家来压沈震明。

    

    张家在S市根深蒂固,并不好得罪。

    整个沈家的财富未来,和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儿相比,沈震明一定知道该如何选择。

    

    但张玉燕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张琰那个傻子会看上她的艺馨。

    现在,张玉燕真是搬起石头砸在了自己的脚上,疼的锥心。

    

    但事已至此,张玉燕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虽然张家不好得罪,但也没有姐姐还没出嫁,就让妹妹嫁人的道理……”   

    然而,她话未说完,就被沈震明泼了一脸的茶。

    虽然,茶水并不算烫,但张玉燕被泼了满头满脸,茶叶末还粘在脸颊上,异常的狼狈和难堪。

    

    沈震明气急败坏的把茶盏摔在桌面上,怒声说道:“现在你还敢攀扯清溪。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么!张玉燕,我警告你,别再试探我的底线,我沈震明的儿女,不是任由你摆布的。”

    

    沈震明一向都是脾气好,性子软,很少动怒,张玉燕这些年也养尊处优惯了。

    从不发脾气的人,突然动怒,张玉燕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沈清溪见状,只冷勾了勾唇角,“今天的事,希望您是真的事先不知情,否则,我妈在天之灵,只怕要死不瞑目了。”

    

    随后,沈震明和沈清宸沈清溪兄妹先后离开。

    

    VIP包房内,只剩下张玉燕和沈艺馨母女。

    

    沈艺馨拿着纸巾,小心翼翼的帮张玉燕擦脸上和头上的水,并抱怨道:“爸怎么能这样对您,简直太过分了。”

    

    张玉燕苦笑,随手抹掉粘在脸上的茶叶沫。

    “这算得了什么。”

    

    比起前夫的非打即骂,沈震明的行为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当年,她不堪忍受前夫的家暴,从乡下小镇逃出来,一路跌跌撞撞来到S市,举目无亲,窝在小旅馆里,差点儿被流浪汉占便宜,那时候才真是艰难呢。

    

    “沈清溪到底给张琰灌了什么迷药,张琰那个傻子竟然反咬我一口。”

    沈艺馨又说。

    

    “不管她动了什么手脚,妈都不会让她好过的。”

    张玉燕恶狠狠的说道。

    

    想当年,她在沈家当保姆,许慧芸一副高高在上,施舍她的模样。

    当着她的面,和沈震明秀恩爱,秀幸福。

    那时候,张玉燕恨得牙痒,发誓一定也要当人上人。

    

    许慧芸那么精明骄傲的女人,结果还不是输给她,输的一败涂地。

    更别说许慧芸生的女儿了。

    

    “妈,爸爸不会真的把我嫁给张琰那个傻子吧?”

    沈艺馨仍心有余悸的问。

    

    “看你爸爸的态度,应该不会。”

    张玉燕拉着女儿的手,安慰道,“别怕,如果沈震明敢把你嫁到张家,妈一定和他拼命。”

    

    ……   

    另一面。

    

    沈震明,沈清宸和沈清溪父子女三人走出酒店正门,踏过台阶,一眼就看到台阶下长身玉立的男人,英俊清冷,左手修长的两指间夹着一根燃烧的香烟。

    

    陆景行也看到了他们,抬眸看向沈清宸父子,淡然点头,算是招呼过了。

    随后,目光落在沈清溪的身上,说了句,“过来。”

    

    沈清溪微微迟疑,然后,还是乖乖的走到陆景行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