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27章 她的天空,晴朗了
    第27章 她的天空,晴朗了   

    沈震明放下手中的茶盏,说教道:“茶道是我国的传统,可惜你们年轻人不懂欣赏,只喜欢那些洋咖啡。”

    

    沈清溪勾了勾唇角,语气不温不火的回道:“和年龄无关,只是人的品味不同而已。

    你喜欢茶的回甘,我却觉得味道生涩。

    我喜欢咖啡的醇香,您却觉得苦涩难以入口。

    我觉得我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温柔的女人,您却觉得家里的保姆更蕙质兰心。”

    

    沈清溪的话,让沈震明老脸涨红,尴尬不已。

    

    父女之间陷入短暂的僵持,最后,还是沈清溪出声打破了沉默。

    

    “您找我,应该不是为了和我讨论茶道吧?”

    

    此时,沈震明脸上的神色也恢复如常。

    他从大班桌下面的抽屉里翻出一份文件,递给沈清溪。

    

    沈清溪疑惑的接过,随手翻了几眼,竟然是一份房产合同。

    位于市中心的一栋办公大楼,价值上亿。

    

    “这块地皮是你妈妈怀着你的时候,我们一起购置的,留着将来给你做嫁妆。

    你十八岁成年的时候,我本想给你,却被你妈妈拒绝了。

    现在,你长大了,也到了嫁人的年纪,嫁妆也该自己保管了。”

    

    沈震明语重心长的说道。

    

    沈清溪听完,再看向手中的房产合同,就觉得有些烫手了。

    原来,沈震明打得竟然是把她嫁出去的主意。

    

    上流社会,两家联姻,背后牵扯的都是利益。

    沈清溪倒是有些好奇,沈震明打算把她‘卖’个什么价。

    

    “我又没有交往对象,谈婚论嫁似乎太早了。”

    沈清溪顺势说道。

    

    “你是正月的生日,过年就二十三岁了。

    女孩子的青春有限,早点嫁人生子没什么不好的。

    你阿姨说,张家的公子和你年纪相当,两家又门当户对。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让你阿姨安排一下,两家人先见一见。”

    沈震明一锤定音的说道。

    

    “张家?”

    沈清溪挑眉,漂亮的眉眼间充满了讽刺。

    

    她走进这间办公室之前,还对沈清宸说‘虎毒不食子’,原来这句话也不尽然。

    

    为了利益,亲生父亲也是可以推亲生女儿进火坑的。

    

    只是,他们想让她跳进火坑,那真是想多了。

    

    “张家的儿子是傻子,您觉得一个傻子和我合适?”

    

    “张家的儿子只是老实木讷一些而已,那些以讹传讹的话,你不用当真。”

    沈震明卖力的说着:“你阿姨说的没错,男人老实一些,才不会在外面沾花惹草。

    张家是名门,家底丰厚,你嫁过去绝对不会委屈。”

    

    “既然这么好的对象,阿姨怎么不留给自己的女儿,沈艺馨只比我小不到半岁。

    阿姨这么大公无私,不得不让我怀疑,其中有什么阴谋了。”

    

    “清溪,不要恶意的揣摩你阿姨,她毕竟是长辈。”

    沈震明微沉下脸。

    

    沈清溪勾唇一笑,笑的颇为讽刺。

    “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

    

    沈震明知道沈清溪对张玉燕有敌意,只能无奈的轻叹了声,继续说道:“先见一见张家的公子,如果不喜欢,爸爸也不会强迫你。

    不过,女孩子嫁人生子才是最终的归宿,娱乐圈太复杂了,不适合你。

    还有,那个《神妖传》的角色,爸爸会帮你拒绝。”

    

    沈清溪听完,用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神看着沈震明。

    心里却忍不住冷笑。

    

    原来,除了打发她家人之外,他们还想雪藏她。

    

    “嫁人生子就是归属么?”

    沈清溪冷笑着说道:“当初我妈就是这么想的,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事业,一心相夫教子。

    事实却证明,男人未必靠得住。

    您觉得,我会蠢到重蹈覆辙么。”

    

    沈清溪说完,把房产合同丢到沈震明面前,“既然当初我妈没有收,我自然也不会要。

    我也绝不会为了嫁人而退出娱乐圈。”

    

    房产合同被丢回来,沈震明只觉得被打了脸,微有些动怒,语气也冷下来,“你不愿意嫁人,难道还想一直和那些有钱男人厮混么!沈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沈清溪听完,只觉得可笑。

    

    “妻子怀孕,和家里的保姆乱搞。

    沈家的脸早就被您丢干净了,哪儿还有剩余让我丢的。”

    沈清溪说完,直接站起身,摔门离开。

    

    既然话不投机,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   

    沈清溪走出董事长办公室,迎面遇见蔚蓝走过来。

    

    “你,还好吧?”

    蔚蓝见她脸色不太好,略担忧的询问。

    

    “没什么不好的。”

    沈清溪摇了摇头,有些牵强的勾起唇角,“你开完会了?”

    

    “嗯。”

    蔚蓝点头,抬起手,看了眼腕间的手表,“我和饮料公司的负责人约在下午一点钟,我们先去吃饭。”

    

    两个人在公司附近的餐厅用餐,沈清溪没什么胃口,见饮料公司负责人的时候,她也有些不在状态。

    

    好在,一个公司选广告代言人,看的是形象和气质。

    沈清溪的形象和气质都无可挑剔,还有蔚蓝从中周旋,事情最终并没有搞砸。

    

    结束后,蔚蓝本想送沈清溪回家,沈清溪却说,“我想一个人走走。”

    

    蔚蓝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头叹息。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伤害到你的人,一定是你在乎的人。

    

    沈清溪之所以难过,是因为她对沈震明这个父亲,仍抱有幻想。

    

    午后开始,天空就阴沉沉的,阴郁的天气,压抑的让人想哭。

    

    沈清溪一个人,茫然的走在街头,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行色匆匆的行人,有些找不到方向。

    

    妈妈在的时候,她至少还有家。

    现在,妈妈也已经不在了。

    

    沈清溪毫无目的和方向的向前走,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雨来。

    

    她没有带伞,只能被迫躲在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屋檐下。

    

    本来,沈清溪郁闷的想哭,但此时被雨淋得这么狼狈,她竟有些哭笑不得了。

    

    倾盆大雨,越下越大,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

    

    沈清溪被困在屋檐下,有种倒霉透顶的感觉。

    

    她拿出手机,本想打电话求助,结果手机受潮已经自动关机了。

    

    雨水又湿又冷,沈清溪双臂环胸,被冻得瑟瑟发抖,最茫然而无助的时候,头顶突然多了一把大伞。

    

    沈清溪迟疑的仰起头,看着头顶湛蓝色的大伞,似乎为她撑起了一片湛蓝的天空。

    而撑着伞的那只手,干净而修长,指骨有力,给人十足的安全感。

    

    她的天空,就这样晴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