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张家的傻子   

    陆景行一个利落的转身,强势的把她按在了一侧的墙壁上。

    

    “我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陆景行修长的指尖勾起她的下巴,彼此的目光对视,他漆黑深邃的眼眸,凝着邪魅的笑。

    

    沈清溪呼吸变得急促,她又听到了心脏狂乱跳动的声音,咚咚咚,好像随时都能跳出来一样。

    

    彼此间陷入沉默,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一样,变得暧昧而炙热。

    

    他好看的薄唇一点点靠近,几乎就要贴上她柔软的红唇。

    

    此时,沈清溪却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酒精正在她的胃里作祟。

    

    沈清溪及时的伸手捂住嘴,推开陆景行,踉跄的向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然后,洗手间里传出呕吐的声音,以及冲水的声音。

    

    陆景行:“……”   

    他微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失笑。

    

    她倒是会煞风景。

    

    ……   

    与此同时,沈家别墅。

    

    张玉燕刚刚和林瑾通过电话。

    

    林瑾是许慧芸的外甥女,但自从她抢了沈清溪的男友,就和沈清溪母女彻底决裂,投靠了张玉燕。

    

    林瑾怂恿陶馨甜去剧组大闹,也是受了张玉燕的指使。

    

    结果,陶馨甜不仅没有伤到沈清溪一根毫毛,反而自己惹了一身腥,还把祝妍拖下了水。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点事都办不好,这个林瑾,除了会爬男人的床,也没有其他本事了。”

    张玉燕十分不满的说道。

    

    “我早就说过,林瑾就是一把生锈的刀,未必好用。

    最多只能给沈清溪添点儿堵。

    想要扳倒沈清宸和沈清溪兄妹,您还是要从爸这里下功夫,爸这杆老枪才最好用。”

    沈艺馨咬着吸管,一边喝着鲜榨果汁,一边说道。

    

    “你爸耳根子软,心也软,能有什么用。”

    张玉燕皱着眉说道:“上次被沈清溪挑拨了几句,他就心软了,又对那个女人心生愧疚,真是人死了都不消停。

    如果不是你聪明,指不定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提起生日宴上的事,沈艺馨脸上的神情也微微扭曲。

    

    她自负美貌,聪明,多才多艺,可偏偏沈清溪在各方面都要压她一头。

    只要有沈清溪在,沈清溪就会成为全场的焦点,而她只是沈清溪背后的影子。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拿她们作比较,连爸爸都常说,‘你要向清溪姐姐多学习’。

    妈妈也嫌她不争气。

    

    沈清溪,好像天生就是克她的一样。

    

    “沈清溪不是出车祸了么,怎么没撞死她呢。”

    沈艺馨狰狞的说道。

    

    死了倒干净了,可架不住沈清溪命大。

    

    张玉燕摇头叹了声,又说道:“沈清溪把陶馨甜踢出剧组,看来是想借《神妖传》这部剧咸鱼翻身了。”

    

    “绝对不能让她复出!”

    沈艺馨斩钉截铁的说。

    

    目前,她是戏剧学院表演系的在读生,还有两个月就要毕业,正式进入公司,成为千娱旗下的签约艺人。

    

    公司的资源就那些,沈清宸又偏心,给了沈清溪,还能剩下什么给她。

    

    “对,绝对不能让沈清溪和你抢资源。

    馨馨,你有什么好办法?”

    张玉燕询问道。

    

    “爸还没回来么?

    等爸回来,您好好的吹吹枕边风。

    女孩子拼什么事业,还是嫁人最重要。

    张家不是正在给儿子找媳妇么,我看沈清溪正合适。”

    沈艺馨挑眉说道。

    

    张玉燕听完,也笑起来,“是啊,张家的那个傻儿子,和沈清溪正般配。”

    

    ……   

    沈震明和老友聚会,深夜才归家。

    

    张玉燕一直没睡,穿着睡衣,坐在客厅里等他。

    

    沈震明一进门,张玉燕就笑着迎上去,亲手帮他换拖鞋,脱西装,真真是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把沈震明伺候的舒舒服服。

    

    “先喝口茶,解解酒。”

    张玉燕把温热的茶盏递给沈震明。

    

    沈震明端着茶盏喝了几口,感觉通体舒畅。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沈震明问道。

    

    “你不回来,我怎么睡得着。”

    张玉燕娇声说道。

    

    沈震明放下茶盏,笑着把她搂在怀里。

    

    张玉燕靠在他胸膛,却忍不住重重的叹气。

    

    “怎么了?”

    沈震明关切的询问。

    

    张玉燕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叹道:“今天上午,陶馨甜大闹剧组的事儿,你应该知道了吧?”

    

    “嗯。”

    沈震明点头道:“清宸已经做了危机公关,让这次事件对祝妍的影响降到最低。

    公司的事,你不用操心。”

    

    张玉燕垂下头,一张脸微微扭曲。

    沈震明不止一次的警告过她,不许插手公司的事。

    在他心里,最在乎的永远是他儿子,公司也是他儿子的。

    

    可沈艺馨也是他亲生的,凭什么艺馨不能接管公司。

    

    迟早,她要毁掉沈清宸。

    沈家的一切,都只能是她们母女的。

    

    张玉燕很快收拾好情绪,抬头看向沈震明,说道:“管理公司是你们男人的事儿,哪儿需要我操心。

    我担心的是清溪,我听说,陶家大小姐到剧组闹,是针对清溪的。

    清溪背后有金主,所以,理直气壮的把陶大小姐从剧组踢出去了。”

    

    “什么金主?”

    沈震明皱眉问道。

    

    “去年,圈子里不是一直都在传清溪被金主包养……”   

    张玉燕话没说完,就被沈震明打断了,“圈子里传得绯闻,有多少是真的!”

    

    “是啊,本来我也不信。

    可是,无风不起浪。

    清溪既然有本事把陶家的大小姐踢出局,她背后怎么可能没有大佬。”

    

    沈震明听完,脸色瞬间难看到极点,“这个混账东西,我马上叫她回来问清楚。”

    

    沈震明要去拿手机打电话,却被张玉燕阻止。

    

    “震明,你别这么冲动。”

    张玉燕拉着他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清溪还年轻,难免做错事。

    我们做长辈的,要多关心和包容。”

    

    沈震明依旧沉着脸,却没有坚持叫沈清溪回来。

    

    “清溪现在的名声不好,我觉得,还是不要让她再复出拍戏了。

    公众人物活在镜头下,万一她被包养的事情再被翻出来,沈家的脸面都要丢尽了。

    我觉得,还是让清溪早些嫁人。

    女人结婚生子,也就安分了。”

    

    “嗯,你说得对。”

    沈震明赞同的点了点头。

    

    张玉燕见状,立即趁热打铁的说道:“我听说,张家正在给张公子选媳妇,张家和我们沈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张公子一表人才,如果亲事成了,还真是天作之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