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体面   

    沈清溪站在大屏幕前面,手里握着麦克风,正扯着嗓子在唱:“论成败人生豪迈,大不了从头再来……”   

    陆景行握着玻璃杯的手突然抖了一下,杯子里的水险些没洒出来。

    

    沈清溪可是唱跳出身的爱豆,这鬼哭狼嚎的画面如果发到网上,她掉粉的速度估计比火箭升空还要快。

    

    一首歌结束,沈清溪大概是唱累了,走到沙发旁,在陆景行身边坐下,拿起桌上的啤酒杯,喝了半杯酒润喉。

    

    “你平时,都这么唱歌?”

    陆景行问道。

    

    沈清溪瞪他一眼,说:“唱K的时候,吼出来才能发泄,是减压的一种方式。

    你不是我老公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沈清溪说完,又拆开一包薯片吃。

    

    两个人都没有唱歌,点歌系统进入自动播放状态,播放的歌曲正是那首《体面》。

    

    “你不唱么?”

    陆景行看着她问。

    

    沈清溪摇头,随口回了句,“我不会唱这首歌。”

    

    陆景行:“……”   

    他似乎忘记了,她失忆了,不记得他,也不记得这首歌。

    

    沈清溪吃着薯片,听着歌,当她听到‘我哭到哽咽心再痛就当破茧,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分手应该体面……’   

    沈清溪用力咬着薯片,勾唇冷笑一声。

    “这歌词写的,真逗。

    都分手了,还要什么体面,直接手撕渣男啊。”

    

    陆景行听完,莫名的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他敛眸看着她,深邃的墨眸中,情绪复杂。

    “一段感情走到尽头,未必是一个人的错……”   

    “那又怎么样。”

    沈清溪打断他,理直气壮的说,“女人天生是弱者,如果连包容和迁就都做不到,有什么资格当人老公。”

    

    陆景行听完,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你看着我干什么?”

    沈清溪不解的问。

    

    陆景行移开视线,温润低笑,回道:“没看出你弱在哪里。”

    

    “陆景行,你找揍是不是!”

    沈清溪气恼的吼道。

    她明明就是仟仟弱女子一枚啊。

    陆二少究竟什么眼神!   

    不过,她也只能嘴上吼一吼,哪儿敢真的和陆二少动手。

    难道胆子长毛了么!   

    彼此间陷入短暂的沉寂,音响中仍在播放着那首曲调哀伤的《体面》。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   

    恍惚间,陆景行似乎又想起了曾经,她唱这首歌时,悲伤而含泪的眼睛。

    

    两人走出KTV,已经接近凌晨。

    

    沈清溪喝过酒,有些头晕目眩,脚步微晃。

    但脑子还算清醒。

    

    陆景行开车,送她回别墅。

    

    别墅的大门还是原来的密码,陆景行输入密码,一路畅通无阻。

    

    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一切又似乎都变了。

    

    沈清溪在门口玄关处踢掉脚上的高跟鞋,醉眼迷离的看着陆景行。

    

    “我到家啦。

    谢谢你陪我唱K,又送我回家。”

    沈清溪说话间,无意的拍了一下陆景行的胸膛。

    

    好巧不巧,正拍在陆景行的伤口上。

    

    陆景行伸手扶着伤处,剑眉深蹙,微微的喘息。

    

    沈清溪愣住,有种自己被碰瓷了的感觉。

    “我根本没用力,至于这么弱不禁风么。

    陆景行,你到底行不行啊?”

    

    沈清溪伸手去摸他胸膛,想看看是不是真的被她刚刚的一巴掌拍坏了。

    然而,她的指尖还没碰到他一片衣角,纤细的手腕就被他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