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沈家   

    刚刚,明明晴空万里的天气,却突然变得阴沉沉的,乌云压低。

    明明是夏天,山坡上的风穿透衣服,那股寒意却侵人心肺。

    

    从墓地回来,沈清溪的心情比天气还要压抑。

    

    蔚蓝开车,沈清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茫然的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

    直到这一刻,她仍是恍惚的,仍不敢相信妈妈已经过世的事实。

    

    车厢内异常的沉寂。

    车子经过十字路口,等信号的时候,蔚蓝才出声说道:“我送你回家,好好的睡一觉……”   

    然而,沈清溪不等蔚蓝把话说完,就打断她,“去沈家。”

    

    沈清溪的语气冰冷坚硬,似乎周身都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蔚蓝调转车头,车子转入左侧的车道,向沈家驶去。

    

    ……   

    沈家位于东三环的富人区。

    

    沈清溪站在别墅的铁艺大门前,沉默的看着面前三层的别墅楼。

    

    听说,这是父母结婚时购置的房产。

    后来,父母离异,母亲抱着不到一岁的她从这栋别墅里搬走。

    

    现在,住在这里的,是她的父亲沈震明和另一个女人。

    

    天阴沉沉的,黑色的乌云似乎就笼罩在别墅楼顶,白昼恍若黑夜。

    

    而别墅里,却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让一让,别挡路。”

    突然有人从身后撞了沈清溪一下,沈清溪侧过身,看到两个男人抬着三层的蛋糕车走进别墅。

    

    沈清溪似乎想到什么,冷冷的勾唇一笑。

    

    难怪别墅内四处花团锦簇,她差点儿忘了,今天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沈艺馨的生日。

    

    这么隆重的生日宴,想必砸了不少的钱。

    这些年,张玉燕和沈艺馨母女在沈家真是过得如鱼得水。

    

    沈清溪唇角含着冷嘲的笑,迈开脚步,向别墅内走去。

    

    家里的佣人正指挥着庆典公司的人布置院子和厅堂,见到沈清溪进来,明显愣住。

    

    通常,这位沈家的大小姐,一年到头也不会回来一次。

    

    “清溪小姐,你怎么回来了?”

    佣人王姐一脸错愕的问道。

    

    沈清溪的目光冷冷淡淡的从她身上一扫而过,“怎么,我不能回来么?

    难道我已经被沈家列为拒绝往来户了。”

    

    “清溪小姐,您别开玩笑了。

    您稍等,我这就去告诉太太。”

    王姐说完,快步向别墅内跑去。

    

    沈清溪没理会,径直向别墅内走。

    她想回沈家,什么时候轮到需要张玉燕同意了。

    

    沈清溪走进一楼的厅堂。

    

    厅堂内,沈震明和张玉燕母女正坐在沙发上说笑,沈艺馨靠在沈震明的怀里撒娇,真是一家人和乐融融的画面。

    

    沈清溪的出现,明显破坏了温馨的气氛。

    厅堂内,有瞬间的沉寂,三个人的脸上神色各异。

    

    这一家人,大概是觉得她是来砸场子的吧。

    

    不过,张玉燕和沈艺馨都是演戏的好手,随即笑脸相迎,沈艺馨竟主动走过来,亲亲热热的拉住了沈清溪的手。

    

    “姐姐,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我真是太开心了。”

    

    以前,沈清溪从未参加过沈艺馨的生日宴。

    

    沈清溪和沈艺馨只差半岁。

    每一年,沈震明都为沈艺馨大肆操办生日宴会,而沈清溪却从未过过生日。

    

    所以,沈清溪怎么可能参加沈艺馨的生日宴,来自取其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