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幻觉   

    饭局结束之后,沈清溪直接冲进公用洗手间,趴在浴室的盥洗台上,不停的呕着。

    

    满满一杯白酒,烧的胃里火辣辣的痛着,她吐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蔚蓝守在她身旁,蹙着眉骂道:“你是不是虎,一口气喝掉一整杯白酒,不要命啦。”

    

    “李导要面子,我不拿出点儿诚意,角色的事儿根本没法谈。”

    沈清溪蜷缩着身体,口齿含糊的说,“我难受,想喝水。”

    

    “你还知道难受,活该。”

    蔚蓝气哄哄的说完,又无奈道:“等着,我去拿瓶水给你。”

    

    蔚蓝转身走,快步出洗手间,沈清溪双手撑着盥洗台,有些吃力的支起身体。

    

    然后,一直干净修长的手突然出现在面前,手腕上带着一只华贵的腕表,两根长指间夹着一片印花纸巾。

    

    沈清溪下意识的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角,才后知后觉的回头。

    

    映入眼眸的是男人极为英俊的脸,头顶昏黄的灯光勾勒出他深邃立体的五官。

    

    他微敛着眉宇看着她,黑眸深沉幽黯,像极了浩瀚无边的宇宙。

    

    “陆景行?”

    沈清溪一副见鬼了的模样。

    

    她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眼前的人还在,却是重影的。

    

    沈清溪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并没有触碰到他的脸。

    

    陆景行不解的看着她,只见,沈清溪收回手,拍了拍胸口,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嘀咕道:“还好,是幻觉。”

    

    陆景行:“……”   

    陆景行只觉得哭笑不得,这丫头,真是喝多了。

    

    沈清溪转过身,背倚着盥洗台,微眯着美眸,迷茫的看着他,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我怎么会嫁给你这样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人呢。”

    

    “不然呢,你想嫁怎样的人?”

    陆景行淡声问。

    

    沈清溪蹙着眉沉思,一副极认真的模样,“宠我,爱我,信任我,纵容我,可以让我随便欺负,我说东,不许说西,不许和我唱反调。”

    

    “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

    陆景行说,深沉的眉宇,敛着许多的情绪。

    

    沈清溪眨着一双澄澈的眼眸,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欺负你?

    我活腻了吧。”

    

    陆景行有片刻的错愕,随即,摇头失笑,笑容淡而优雅。

    

    沈清溪倚着盥洗台,白酒的后劲儿大,她整个人都觉得晕乎乎的,继续嘀咕着:“本小姐貌美如花,聪明伶俐,温柔如水,简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你娶我绝对是赚到了。”

    

    陆景行听完,低笑着应了一声,“是。”

    

    “陆景行,你爱我什么?”

    沈清溪茫然的看着他,又问。

    

    “你不是已经说过了,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

    陆景行半玩笑的回答,眉宇间的神色却是深沉而认真的。

    

    “你呢,清溪,你爱我什么?”

    他的声音很轻,甚至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沈清溪微蹙着眉心,好像思考着极为深奥的问题。

    她一个失忆症患者,哪里记得呢。

    

    “我……”沈清溪刚想回答,突然想起什么,摆了摆手,傲娇的说:“我凭什么告诉你,你一个‘幻觉’哪儿来那么多问题,赶紧消失。”

    

    沈清溪头重脚轻,说完之后,突然眼前一黑,一头便栽进了陆景行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