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15 语言伤害
    “你自己的女儿……”白庆国的脸部充血。

    有些时候他就不明白了,隋婧为什么讲话永远都是这样恶狠狠的。

    是拿家人当仇人吗?

    那种恨不得一刀直接捅死的仇人,她生怕你有一丝死不透。

    隋婧脸上一片冷漠。

    死丫头,当时那么说别对着人家一厢情愿的好,非不听,现在可好。

    叫人踹了吧,你说你对人家好能换回来什么?

    连门都不让你进,你妈说的话就全是害你的,别人讲的就都是好话,现在你分分看谁好谁坏。

    隋婧这也是憋着一股火,家里家里不消停,然后白勍这也不让她省心,全部都加一块儿了,言语就是她的利器,以往白勍总不听话总还嘴,这次逮到白勍的错处了,就想一股把女儿拿下,叫白勍以后不敢不听她的。

    积怨已久的怨气全部都发泄回了白勍身上。

    “就自己的女儿才觉得丢人呢,正经丫头谁早早就谈恋爱?谈的臭死烂够现在好了人家把她蹬了,我不说别人也不说啊?说的只会比我讲的更难听,送上门的人不要白不要,便宜不占白不占,人周檀吃亏了吗?”

    “你是当妈的,话讲那么难听对你有什么好处啊?”白庆国一脸悲伤。

    白歆是怎么寻死的?

    “没什么好处,这就是不听家长话的下场,叫人好一通玩好一通耍!”咬着牙,恶狠狠讲。

    白勍都感觉不到冷了。

    原以为自己不太在乎这些的。

    毕竟从小到大都这样,也不差这么一击,可听见了还是觉得剜心的疼。

    母女战争,心软者败!

    “我妈你看见这样的我是有多解气?你一句一句的臭死烂够讲的是有多解恨?”

    这是别人吗?

    她不是亲生的孩子吗?

    她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啊?

    隋婧不心疼?

    心疼。

    但是占上风占惯了,少接一句她就觉得自己落下势了。

    要强了一辈子,最后被生活给打击的面目全非。

    丈夫丈夫有二心,二女儿不贴心,三女儿考学不顺利,这一切已经腐蚀掉了她所有的理智,她现在只想图一个痛快。

    “哪句话错了?我告诉你白勍,白歆你也给我听着,要是敢到医院做什么流产手术你们就不是我的孩子,到时候什么好男人要你啊?做女人就得自爱,人都不愿意见你,还死乞白赖的堵人门口,赶紧走丢不起那人。”

    担忧出了口就成了剑,一剑穿心。

    话不会好好讲,出了口就成了那鹤顶红,见血封喉。

    “你给我闭嘴。”白庆国喊。

    “你和我喊什么,和她喊去。”隋婧是一点不服气,回头就和白庆国对着喊。

    “你是我妈吗?你用最难听的话来嘲讽、羞辱我,我上了大学谈恋爱怎么了?我被人分手我问问原因怎么就丢你的人了?……”

    隋婧的嘴唇动了几下,然后脸色变了变,神情从犹豫转换到下定决心:“我的错,我不会给人当妈,那你还要我这个妈干什么?别回来,这个家多你不多少你不少,爱哪哪去,我给你当妈我对不起你了,从今以后你当没有我这个妈,我也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白歆躲在房间里给白蔷打电话。

    “……大姐你快点回来吧,妈和二姐吵起来了。”

    白蔷人在单位哪里知道家里发生什么了,以为又是那些鸡毛蒜皮。

    她妈那脾气肯定是改不了的,都活这么多年了,改也只能白勍改,老二这个脾气真的是!

    就让让,别和妈顶嘴不就好了。

    “从今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妈!”

    “白勍……”

    白庆国喊了两声,可隋婧也闹上了,他只能喊白歆:“白歆啊,去追你二姐。”

    “没有就没有,我还怕你了?我活这些年我活的堂堂正正,别人甭想从我身上找毛病戳我脊梁骨……”

    “你可得了。”

    “你少管我,这个家你管过什么?”

    两口子在家里吵的这个震天响。

    周檀他妈听的一清二楚的,换过去早就登门把白勍拉出来了,可现在……

    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管得了一天也管不了永久,把家里电视机的声音开到最大,盖过楼上吵架的声音。

    *

    白歆马上要去南宁上学了。

    学费勉强凑了不到两万,这里面还有白蔷一个多月的工资,这还差一万多呢,距离开工资还有十多天,隋婧愁的是睡不着觉。

    老太太不给钱,她也拧着劲不打电话去要,白庆国又是个没本事的,娘家也指望不上。

    有时候想想,就真的恨不得吃把药吃了算了。

    都来欺负她!

    白蔷这两个月除了交通费,是多一毛钱都不敢乱花,都搭家里了。

    下班回家,正好在楼下撞上周檀带着林晴晴登门。

    周檀垂着视线,只当做没有看见白蔷,也没打招呼。

    他不打招呼那白蔷就更不能打招呼了,冷着脸回了家。

    隋婧把菜端到桌子上来。

    “洗手吃饭。”

    白蔷放好包:“在楼下撞到周檀了,可真行,这才多久啊就带着人回家了。”

    隋婧拉着脸,努力硬起心肠。

    白勍找不到了!

    怎么找不到了?

    这么大的人丢肯定是不能丢,但把电话号码换了,那房子也不租了,去学校找也没找到人,白蔷回来一说,隋婧就更恨了。

    都和她过不去。

    一个个的都来欺负她。

    小的那个要死要活吓唬她,现在老二又学。

    学吧[笔趣阁 www.biqugew.me],你看我会不会心软。

    我若是心软,我叫你妈!

    “别人家事儿少管。”喊白歆:“没听见吃饭啊,还得人左请右请,还吃不吃。”

    白歆麻溜开门出来。

    “大姐。”

    白蔷点头。

    “十月份就开学了,还差一万多呢。”白蔷说。

    隋婧的神色顿时灰了。

    天上也不会掉钱,能怎么办?

    “和我奶打个借条借一下吧,我下个月就能还上。”白蔷扒了口米饭。

    隋婧把碗筷往旁边一扔,吃什么饭啊,都堵死了。

    “记着点,人家给我们的难堪,以后日子过好了离你们奶远点,对你们付出什么了?看热闹她排第一。”狠狠咬着牙,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她是真恨。

    真的恨自己老婆婆,真的恨白三儿。

    白蔷劝和;“没事儿先借了,能还上。”

    白歆:“要不不念了吧。”

    这以后肯定也没什么前途,她觉得人生也就这样了。

    隋婧狠狠道:“念!必须念!不仅念还得好好念,回头给他们看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咱们走着瞧,我就不信我倒霉一辈子。”

    总有一天,她要出了这口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