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14 讥讽嘲弄
    “我怎么要啊?人无缘无故给就伸手要?”

    隋婧脸上气的一阵红一阵青:“白给还不要,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你不要到时候给家里。”

    一套房你知道能解决多少问题?

    可当妈的不好当孩子的面儿讲,就差白老三这套房,有了这套房无论是租还是卖,日子都能好过。

    和自己亲叔叔之间,玩什么客套啊,他敢给你就应该要。

    “那你和我三叔张嘴要吧。”

    隋婧掴了筷子,指着大门,骂:“赶紧走,看见你我就得少活二十年,立刻马上走!”

    多看一眼她就要去见阎王了!

    犯冲啊!

    难怪人家算命的说,白勍就是克她!

    真的是从小克到大!

    白勍抬起眼皮子;“我也不爱待,办完事我就走。”

    白歆还是当和事佬,把二姐劝自己房间里去,缩在桌子一边静悄悄吃饭。

    她怕隋婧!

    隋婧现在稍微大点声她就浑身发抖,怕下一秒巴掌就会对着她落下来。

    得,做病了!

    白勍给周檀不知道打了几百通电话,可对方要么是关机要么是不接。

    好不容易通了。

    白勍一愣,通了?

    “周檀?”

    周檀最近都没怎么回家,怕遇上白勍。

    原本家里就挨着住的,闹开对谁都不好。

    他觉得自己把话讲的挺明白了,可白勍最近对着他就是狂轰乱炸,搞的周檀很烦。

    说不说开有必要吗?

    不合适才会分手的。

    周檀:“你别去我家里堵了,我短时间回不去。”

    白勍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肺管子往上升。

    “你发那微信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分开的意思,你没完没了的有意思啊?成天堵我家里你要干什么?我也没怎么着你。”说着说着一股怨气来了。

    他爸打电话把他好一通骂。

    家里肯定不好和白勍掰扯什么,怕别人笑话,可白勍总是来,敲门不给开一次两次还讲得过去,次数多了谁能瞧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来?周檀他爸觉得白勍这点就挺不冷静的。

    你们俩孩子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好,都多大的年纪了还要找家长啊。

    但凡要点脸面的人就干不出来这样的事情,非要追问一个原因,问出来了就能不分手了?

    周檀对白勍原本的那点歉意,在他爸的电话里就都消失不见了,觉得白勍真的不识抬举,非要干让她自己丢人的事情。

    他这边都已经登记了,就差摆酒了,没的可后悔。

    白勍发狠:“我堵你家里?话说明白了吗?”

    “还要怎么说明白?”周檀来了脾气。

    被人缠的感觉非常不好,他现在非常不安。

    “你讲分手人都不出现,微信发一条就算完了?”

    “不然呢?我还亲自登你家的大门和你道个歉?我欠你什么啊?我爸妈欠你什么?我妈对你好最后就换来你这么对待她啊?”

    白勍脸上的红慢慢像耳朵上蔓延,双耳双颊双眼皆是通红。

    她是被分手的那个人,她被甩了,被小三了,她连问句话的权利都没有了?

    最伤心的就是……

    伸手抹了一把脸颊,把眼泪擦掉。

    周檀他妈那是对她真好,当时有多好现在就有多不好,躲着避着的,可白勍要脸,所以她不会拿这种事情在电话里质问周檀。

    情这个东西就是虚无缥缈的。

    有些时候伸手碰得到的也不见得是真实的。

    “还全部都是我的错了?”

    周檀:“反正现在说清楚了,对外就讲分手就完了你也别赖着我家里不放。”

    “你王八蛋!”白勍喊。

    周檀挂了电话。

    “周檀你王八蛋!”

    外头白歆被她二姐的声音吓了一跳,抬起头去看她妈,隋婧没好气往白歆碗里夹菜。

    “少管她。”

    ……

    白庆国出车回来,手里提着水瓶子正准备往楼栋里进呢。

    “庆国啊……”

    被邻居叫停了脚。

    邻居大妈过来,一脸打探的表情:“白勍和周檀分手了是吧?”

    白庆国一脸懵。

    没听说啊。

    “我看白勍去老周家敲门,不给开门都好几回了,家里一直有人啊……”

    什么情况啊?

    “吃了吗?”白庆国问。

    邻居呵呵笑着:“吃了吃了,赶紧回家吃去吧。”

    白庆国往楼上去,到了家门口开门就进去了。

    “白歆,你二姐回来了吗?”

    白歆指指自己房间:“在里面呢。”

    白庆国推门进去。

    “和周檀分了?”

    不给开门,这不符合老周那媳妇一贯的作风啊。

    白勍扭头看过来,双眼通红,白庆国一看还有啥不明白的。

    “别去他家了,人都在家呢没给你开。”

    不知道因为什么去敲门,但人都故意不给开门了,没必要了!

    白勍是个特别要强的孩子,做父亲的不想把话说的那样的明白,叫孩子丢人。

    可又忍不住,问:“因为什么啊?”

    白勍:“在微信上和我提了分手,然后就全家都躲着我。”

    白庆国这就有点来气。

    可邻居住着,闹开了丢人的也少不了自己家。

    “人性不行早点分早点好。”

    隋婧推开卧室房门,口气前所未有的冷漠:“拿人家妈当亲妈,就恨不得给供起来了,人家动个手术瞧瞧你前跑后跑的样子,结果怎么样?说甩你还不是甩了,连个门都不让进了,怪谁?怪你自己啊,怪你自己不拿自己当人看,早八百年我就说过了,女孩子不能太主动,可你听吗?”

    丢人丢到家!

    “你少胡咧咧,把嘴给我闭住,少上外面嚷嚷去听见没……”白庆国指着隋婧说。

    “我胡咧咧什么?敢干还怕别人听见?叫人睡的臭死烂够的,结果人家转身踹了就连个原因都没有,白勍你混成这样还觉得自己多聪明呢?”

    是挺聪明的。

    聪明的就像个十成十的傻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