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11 花痴嫌疑
    “现在还住学校呢?”

    “搬出来了,看看今年能不能考上研,考上就搬回学校,考不上另说。”白勍和她三叔之间很自在。

    早些年她被搁她奶身边养一段,她三婶不是没孩子吗,就把她弄家养了段时间。

    白三儿哼了一声:“读这些书有用吗?”

    不是他说,看这一天天把孩子给累的,钱也没赚到几个。

    从小就是学学学,都长大了还得学学学。

    学了有回报也行,这一个月就赚那么两个踢不倒的钱,图啥。

    崔丹啧了一声,微笑着抚摸白勍的头发:“童童这头发真好,别听你三叔说,他自己啊没长那学习的脑子,读书怎么没用,这年头走街上找份工作都要求高中毕业了。”

    白勍这头发丝长得硬,看起来就特别有光泽感,崔丹羡慕啊。

    她头发细软,看起来总是毛毛躁躁的,怎么打理都不行,就羡慕人家头发好的。

    白三儿闲着和白勍说话。

    那头隋婧和白奶奶哭诉,老太太半天不表态,也不提这钱给拿多少,隋婧这车轱辘话来回说,说的自己都觉得腻烦。

    白蔷是能赚钱,可赚回来的钱也是有数的,刚堵上一个大窟窿,眼下也实在拿不出来什么了,家里也是一干二净的,白勍那根本指望不上,她能把她自己养活了就烧高香了,白歆这书还是得念,可分数不够就得人民币来凑。

    人民币在哪里呢?

    想到这里,对婆婆的怨恨又增加了些。

    觉得老太太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白勍见白歆半天没动静,推了门进妹妹房间打算看看,结果……

    白歆自杀了!

    在手腕上狠狠割了一刀。

    白家人跑出去的时候,家里的门都忘了锁。

    隋婧嚎了一路。

    “……你怎么就那么心窄呢?妈能真的不管你吗?你做错了事情还不许人说你这个孩子,白歆啊妈以后再也不说你了……”

    ……

    白歆那刀是下了狠力气,不过救回来了。

    白三儿交了手术费拿着一堆的单子往回走,病房外头隋婧正在骂白勍。

    “那是你妹妹,明知道她情绪不稳定,你为什么不看着她?……”

    隋婧的火都朝着白勍发泄出来了。

    当初你妹妹求你,你就该想办法把这事儿给圆过去,结果你可倒好直接捅出来,现在好了白歆出事儿了,老三出事儿你能得到什么啊?

    “你这个狠毒的玩意儿,你就是不想家里好就是不想父母得安宁,就是捡到别人的错可劲儿放大了说,觉得白歆这样就不如你了是吧?就是比你好,怎么样都比你好,你妹妹没瞒着亲妈吃第三者给的糖……”

    上手扒拉打白勍,就想让白勍马上消失。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可只要老二在,自己就和衰神附体一样的倒霉。

    白奶奶忍不住把白勍护在怀里:“你自己看不好孩子拿白勍撒什么气,走跟奶走。”

    不受这份鸟气了。

    老太太个子不高,她搂白勍还费点劲,这还得稍微踮着脚,隋婧上手打白勍她不是护嘛,还有几巴掌打在她后背上了,老太太的头发也搞乱了,脾气也上来了,老母鸡似的护着白勍往外走。

    这叫什么玩意儿啊。

    白三儿把单子扔到白庆国怀里,吼崔丹:“走啊,还等着吃晚饭呐。”

    崔丹皱眉。

    这不知道还用不用钱了,大人确实烦,可孩子无辜的。

    白三儿脾气上来了,指着自己老婆鼻子:“不走是吧,那你留着吧。”

    人一甩头也走了。

    崔丹只能去追。

    外人都知道,崔丹这辈子倒霉,嫁了个丈夫不能生孩子,耽误一辈子不说,还怕白三儿听白三儿的,白三儿说东她绝不往西。

    白奶奶护着孙女上车,白勍这稀里糊涂挨了好几巴掌。

    白勍这压根就没准备,所以没逃开。

    谁能想到,这也能怪到她身上来。

    这……也是她的错?

    白奶奶伸手摸白勍的脸:“你妈就是个疯子。”

    当着白勍面不太愿意把话说的太难听,可隋婧真的就是个神经病!

    骂白歆打白歆的不都是你自己吗?结果出事情了,回头你怪白勍?

    白勍定了定神,“您可别气,气坏了我就沾包了。”

    她奶这么大的岁数,也犯不上跟着生这种气。

    白奶奶没好气推开孙女:“我为了谁啊,你也是,不会躲啊?”

    “那谁能想到了呢,这也能打我身上来,我小时候就怀疑我不是亲生的,你看吧。”白勍一副‘我说的对’的表情。

    “你们家啊,就没一天消停的。”

    ……

    白歆这一刀,算是彻底把隋婧给治服了。

    再也不敢随意打骂白歆了,非但不打骂了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就怕刺激到孩子再去寻死。

    可高考结束了,现在就得做决定是复读还是填志愿。

    复读据说明年考试就改革,白歆自己说了绝不复读,这头担心复读明年更是没书读,那头志愿填的是各种不痛快,公办的去不上,民办的不用想,学费就够这个家喝一壶的了。

    白蔷给白歆报的南宁,这开学前就得准备好三万多,还不算过去送白歆的费用。

    因为这笔钱隋婧又躺下了。

    *

    “唉医生……”

    白勍去找主治医生又没找到,就连个实习医生都没抓到,往回走呢,看见前面病房闪出来一道人影,一路小跑追上去。

    荣长玺被叫住了。

    白勍瞥了一眼荣长玺,没在他身上找到任何和姓有关的线索。

    “医生姓什么啊?”

    总不好唉唉的叫,这多没礼貌。

    荣长玺皱眉:“有事儿说事儿。”

    “那个我阿姨周三能出院吗?”

    ……

    护士回了护士站,笑了笑说:“小荣又被缠住了。”

    对面的护士接话道:“这年头长得好也是罪啊。”

    这都第多少个了?

    总是有人借着家属病情和实习医生套近乎,上回还有个直接跑到护士站来要荣长玺电话,现在的这些孩子们呐,真是花招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