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09 棍棒教育
    “你去打点饭,打几个好菜鱼啊肉的都得有……”

    周檀他爸小声嘀咕:“是不是过了呀?成不成还不一定呢。”

    知道老婆喜欢白勍,可喜欢的这个劲儿真的有点太过了。

    现在就对着这样,那将来怎么处?你要把她捧上天啊。

    周檀他妈只淡淡道:“做应该做的事儿,没什么过不过的,就许人家为你奉献你连点关心都吝啬付出,人不是这样做的,吃口饭能花几个钱,孩子一天到晚的也没个着落。”

    “那也不用你全都管啊。”

    说了两句就转身去食堂打饭了。

    不是他爱管这些,就是见过那些宠着宠着就给宠到不知天高地厚的了。

    周檀坐在床边玩手机呢,时不时无声笑两下。

    当妈的缓缓道:“你这眼睛一天天的也不离开手机,手机里有美女啊。”

    周檀把手机揣起来,笑:“要是有就好了。”

    周母看了儿子一眼,“男的和女的在一块儿不能只享受别人的追捧,现在这日子不好过,两个人一齐使力气才能轻松些。”

    周檀:“知道了。”

    离开椅子:“妈,我去趟卫生间。”

    当妈的提醒到这个程度,听不听只能看孩子。

    点到为止。

    ……

    “你怎么在我们医院啊?”

    周檀坐电梯去了三楼,一出电梯门对面跑过来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孩儿,一见他就笑了。

    “我妈在楼上住院。”

    “阿姨什么病啊,不严重吧?”

    “好的差不多了,不严重……”

    林晴晴见到周檀着实开心,拉着周檀手讲了好一会话却没提出来要上楼去看看。

    有些感情就是拉锯战。

    谁拉赢了也就赢了。

    林晴晴:“我们周末要去青岛,你去吗?”看周檀问,又说:“我想你去。”

    勾着他的手晃了两下。

    度假嘛,和同事一起有什么好玩的。

    “我看看吧。”

    手机响。

    病房里周父已经把饭菜都买回来了,结果周檀没人影子了。

    白勍眼里一片冰凉。

    不太确定自己的第六感,但感觉出一些眉目。

    周檀以前不是这样的。

    “给他打个电话,这孩子怎么回事啊。”周母抱怨了两句。

    刚刚那话,估计是白说了。

    没听进去啊。

    周檀被追了回来,周父吃饭吃的很快,吃完麻溜拿着碗去水房了。

    病房里人多,他不爱待在房间里。

    “妈,我送白勍回去了啊。”

    “知道了,走吧。”

    周檀送白勍去车站,走到半路,白勍掏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我手机没电了,你的借我用一下。”

    原本有些发蔫的人瞬间就清醒了:“我手机也没电了。”

    白勍勉强笑着:“你这手机是怕看啊。”

    周檀抬头,说:“小心眼了吧,确实没电了。”说着话拿着手机给白勍瞧瞧。

    电格已经发红了。

    白勍也不点破,说实话她自己也不敢太确定。

    “周六你来我那儿看看书?”

    她要考研,周檀也是准备考研的。

    周檀对白勍说:“周六不行,我哥们那头有点事拜托我,这个周末都不行。”

    白勍看周檀“我也不知道我这第六感对是不对,如果真的有什么情况大家就讲清楚,别把我一个人蒙在鼓里。”

    “说什么呢。”

    手机微信响,周檀看了一眼直接锁了屏。

    晴晴:周檀,身份证号发我,我帮你订票!

    *

    白歆出成绩,她妈这也催了好几趟了,白勍还是回去了。

    隋婧真的是抱着巨大的希望来着,可有句话怎么讲,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那分数一出,她那么一看,差点没直接躺地上。

    只觉得双手双脚的力气全都被抽走了,一瞬间抽的精光。

    孩子当时考完出考场就说考的不是太好,隋婧一想,再不好也是二本打底吧,今年虽说不分一二本了,可意思还是那个意思,最坏的打算也是个本啊。

    结果出分数,出了个475分。

    475能干吗?

    白庆国多少也是有点失望,老三身上补课没少花钱,就高三这一年砸出去八九万了,这样的家庭砸进去那么多的钱为的是什么?

    但理智回笼,多少还能接受吧。

    就是个普通的孩子,你报了太高的希望。

    叹口气,问白歆:“这分数能上本吗?”

    白歆的眼神在父亲的目光下闪躲,讪讪道:“大专。”

    如果前头没有闹出来借六万的事情,没考好也就没考好了。

    啪!

    隋婧反手照着白歆的脸一掌掴下去,白歆吓都吓死了,推开椅子捂着脸缩到墙角去,可躲不开。

    她妈拽着她的头发对准她的脸左右开弓。

    “你叫我怎么活?我还怎么活呀,我这脸丢的啊,全部的人都等着看我笑话呢,我打死你,学习学习不行玩偏门你可脑子转的快,今儿我们娘俩一起死了吧……”哭还不敢大声哭,怕楼上楼下邻居听见。

    大话都吹嘘出去了,她讲白歆学习成绩怎么好怎么好,现在就连个本都考不上。

    白歆哭都不敢哭了,嘴唇哆嗦着求饶。

    “妈,我不是故意的……”

    “你什么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我花了那么多的钱给你补课啊……”

    白庆国拦了一下,推了隋婧一把:“行了,平时她学习没见你管,考不好就打,我们俩就这基因指望孩子能考多好。”

    “什么基因?就是她不学好,上高二的时候成绩那么好……”

    没考好就是因为你平时不努力,你把全部的时间都用来干别的去了。

    这个家现在都这样了,一点积蓄没有,家里把最后的钱都砸到你的身上,就是盼着你出息,结果你这样对你的父母?

    巴掌和雨点一样的落在白歆的头上、脸上。

    白勍进门正好赶上了。

    就好像抓到最后的浮木一样,白歆跑到白勍身后躲了起来。

    一看这情景就能猜到考的怎么样了。

    白勍冒出来一句:“都已经这样了,你打她有什么用。”

    白歆抓着白勍的后背衣服,她的腿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怕!

    “我也不打你了,考这样还有什么脸活着,啊?”隋婧大吼了一声,白歆身体一抖:“你也别念了,出去打工吧,家里没钱供你。”

    白勍把白歆从自己背后拽了过来,感觉到白歆浑身都在发抖,把妹妹搂在怀里:“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嘛,遇见事情就先把所有人都埋怨一通,有用吗?你看看你把她吓成什么样了?”

    隋婧突然冲过来,一巴掌抽到白歆脸上顺带着把白勍也给扫了。

    她这股火无处发泄,白勍说的话,一个字她都不想听。

    “好,我去死!我都还给你。”

    “你少拿死来威胁我,窗子就在那边,刀子就在厨房里放着,爱死死去。”

    “那你就全对吗?我为什么借钱,从小到大我想买点什么你都不停告诉我家里没钱,我活着就不能有好奇心我就不能提要求,我就连买两根好看的笔也会被你讲我浪费,人家都有好的鞋子穿,我呢?同学聚会我不参加,你也不让我参加,同学出去逛街我和你要点钱你就不停唠叨家里没钱,没钱没钱我这耳朵都要长茧子了,可没钱是我害的吗?”白歆扯着嗓子喊。

    活着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