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08 荣冷冰冰
    “你这都毕业了,白歆大学的学费……”

    隋婧还真不是想坑女儿,她是想坑白老三。

    白三儿啊,对白勍就特别好,当年白勍差点就给她三叔当女儿了。

    白勍说:“家里没钱可以申请助学贷款,国家不会让孩子们因为学费读不起书的。”

    隋婧恶狠狠瞪了白勍一眼,恨不得咬下来二女儿一块肉。

    助学贷款不用还啊?

    当年白三说给老二出学费,老二这个傻子,自己跑去申请什么助学贷款,就你能?

    压下火。

    觉得自己肯定短寿。

    守着这样的孩子,她就长寿不了。

    但有问题就得解决问题。

    自家解决不了,可白老三有钱啊。

    “白歆成绩一直挺好,我寻摸着要是能考上个重点怎么样也得办一场。”

    办一场就能收点钱,收点是点啊。

    白勍点头。

    办吧。

    你们的事情,你们决定。

    隋婧又说:“你给你三叔打通电话,侧面说说白歆借钱的事儿,他要是有那个心呢,给拿点不是还能解决点。”老二的个性就是算盘珠子,不点拨不肯动:“咱也不说计较那房子了,你爸怎么说都是他哥,他家富的流油帮一把拽一把不是也应该的嘛,这他们俩也没个后,将来死了钱还不是留给家里人,除了你爸谁还能对他真心?都是冲他的钱。”

    白勍忍无可忍:“可以立遗嘱,死了钱都捐了。”

    隋婧磨牙。

    永远都是这样。

    什么话不好听,这死丫头就偏偏讲什么话。

    “听见没,一会儿回病房就打,我看着你打。”

    白勍皮笑肉不笑:“我不打,你要办什么借什么钱你自己去讲,我一个晚辈涉及不到这些。”

    这句话彻底惹恼了隋婧,一把甩开白勍扶着她的手。

    其实她被这病折腾的啊,现在都站不住脚,可这巨大的怒火已然把全部理智都烧干净了。

    不是因为白勍大了,早就一巴掌掴过去了。

    “你回吧,这里不用你。”

    强忍着怒气,没有骂人,只是撵白勍走。

    白勍又走了。

    白蔷这得替白歆顶雷,一天假都不敢请,手里的钱划拉划拉还差点,还指望着这个月的奖金呢,白勍又被骂走了,白歆那要死要活的,只能白庆国亲自上阵。

    病房里都是女人,白庆国不爱待,加上隋婧的个性又强势又想占便宜,各种拿话叫白庆国和白老三借钱,两人吵吵了两句,白庆国也跑了。

    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隋婧终于出院了。

    出院第二天就是白歆出成绩。

    夫妻俩难得从起床到现在一句没吵,到底还是抱着希望。

    高二的时候,白歆也考过全班第一。

    隋婧在厨房洗好水果,强忍着火交代白歆:“这回是有你姐替你还钱,要是再有下次,可没人管你了。”

    提起来这钱她就一肚子的火无处发。

    明知道家里条件不好,怎么还敢作这个妖呢。

    白歆垂着头,声音和蚊子似的:“不敢了。”

    “你要是再敢,我和你爸就准备去跳楼了,你说说整个高三家里给你花了多少钱啊?我这生病医生叫我住院说了两年,这不是一直便血我也不能去,就这点手术费我都舍不得掏,结果你转头给我借了六万多,家里是短你吃还是短你喝啊?六万块钱都够你找个好工作了,你说我和你爸起早贪黑,你可怜我们吗?你就没有心。”

    白歆只是听着,一句话都没有。

    “给你二姐打电话,叫她回来,你这马上就出成绩了。”

    做姐姐的也是,一点心都没有。

    妹妹成绩出就得开始填报志愿了,你们念过大学知道怎么回事儿,不回来参谋参谋啊。

    白歆回了房间。

    她拿着手机好半天也没把这通电话打出去。

    上次和她二姐那通喊,现在想起来只觉得羞愧。

    谁也不欠她的。

    眼泪刷刷掉。

    觉得自己当时就是鬼迷心窍了,不然怎么会借那么多的钱去消费。

    花出去的那些钱都在她的桌子上呢,各种色号的口红,还有粉饼眼影各种小首饰以及最新款的手机。

    她穷怕了!

    从小她妈就和她叨叨家里怎么没钱如何没钱,上小学她羡慕人家脚上穿的运动鞋,上初中羡慕人家配的高级近视镜,到了高中同学各种各样的衣服,她呢?啥都没有。

    衣服永远是捡二姐的穿,二姐又是捡大姐的穿,她和妈妈提过两次她想买件新衣服,就用她的压岁钱,结果换来她妈劈头盖脸一顿骂,说她不懂事。

    眼泪掉在手机屏上。

    白歆:二姐,对不起,上次不该那样和你讲话的。

    发完直接关机。

    她害怕白勍不理她,也害怕白勍嘲讽她。

    白勍接到微信的时候正在医生办公室,主治医生没找到,倒是找到实习医生了。

    荣长玺正要出门,白勍跟了上来,问了问周檀他妈的状况。

    这医生长得挺好,就是冷冰冰的,可能近些年来流行所谓的什么冰山脸,白勍就心想,有太阳谁稀罕冰山啊。

    对方态度也算不上好。

    白勍在旁边细细观察,瞧着他那病例上写的字格外好看,白勍觉得自己的字丑,她就喜欢字写得好的,略略出神。

    好字啊!

    荣长玺看了一眼白勍,神色不耐,回答了该回答的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