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07 日子不顺
    白蔷不让隋婧去,可隋婧偏要跟着。

    刚刚动过手术的人,明明走也不能走,坐也不能坐。

    趴在后车座上,头顶冒火,脸色发黑。

    “死丫头,她怎么不死了算了,别救她就叫她去死,该死的……”

    无数咒骂骂出口。

    前头白蔷只当做没有听见。

    白庆国已经赶回家了。

    白歆被送进了医院。

    医院-

    白庆国都要气死了。

    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让白歆这么一弄,更是跌落谷底,就特别想把人从里面拖出来胖揍一顿,为什么呀?借那么多的钱?

    电话里说是六万多,具体是多少目前还不知道呢,这个女儿他真的不想要了。

    白庆国一见到隋婧就开始骂咧咧出口:“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养孩子的,她在外面借钱你知不知道?借那么多的钱干什么用了?她自己花的还是你们俩一起花的啊。”

    隋婧一听,这是把锅都甩到自己的身上,立即大声辩驳:“她胡来就怪我,她能提前和我说她欠一屁股外债?你还怨我,不是你基因不好她能这样?我也没见过这点小岁数就干这种恨不得逼死父母的事儿。”

    当初就不该生她。

    “还嫌不够丢人的。”

    死肯定是死不了的,一想要还的钱,白庆国恨不得现在躺在里面的人是他自己。

    隋婧疼的满头都是汗,伤口处更是剜心地疼,白蔷见她妈这样,只能拉开白庆国。

    白歆洗了胃,隋婧已经开打第二次了,手掌直接掴到白歆面门上,她现在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白歆。

    对着白歆也没手下留情,一巴掌跟着一巴掌的,就当着护士的面,打的护士眼睛直跳,挤兑了两句:“人都这样了还打,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这里是医院,要打人回家打去。”

    隋婧和护士没办法撒泼,只能强忍。

    大口骂:“你就是个废物,钱没赚到先学会花了,还吃药寻思,你想死怎么不跳楼啊?欠六万你叫我拿什么还?”

    白歆哭的断断续续。

    体力方面跟不上,眼前的老母亲是要死要活。

    大的大的哭,小的小的哭。

    白歆:“妈,你原谅我吧,我不敢了……”

    以后再也不敢了。

    隋婧一巴掌抽了过去。

    “别叫我妈,我生不出来你这种女儿,当初你爸要离婚我就该扭头就走,我可怜你们谁可怜我了?”

    白蔷和白庆国在安全门口附近站着。

    白蔷:“钱我想办法解决吧。”

    白庆国几次动嘴都不成功。

    不叫白蔷解决,怎么弄?

    他和隋婧都没有固定工作,加上养了三个孩子,白歆今年刚刚高考完,高三这一年所有补课的费用已经把家掏的空空如也。

    “她钱都花哪里去了?还剩多少啊?”

    白庆国只愿白歆借的那些钱还没花干净。

    白蔷苦笑,只答:“您别管了,也别和我妈吵吵了,她这刚手术……”

    病房里隋婧站着骂,白歆一脸丧气。

    吃药那只是冲动,但现在她是真的想死了。

    她也不理解,没钱就没钱,干嘛要借钱花呢。

    她二姐的话来回在脑海里回响,借钱那时候她怎么不害怕呢?

    就像妈说的,当时跳楼就一了百了了,吃个药吓唬谁呢。

    隋婧在白歆这里伤了元气,回到医院整个人就特别不好了。

    这伤口是怎么长就长得不好,比她后手术的人都能满地溜达了,可她伤口还是反反复复的。

    白蔷是恨不得一个人当十个人用,隋婧这边上卫生间离不开人,白庆国不肯管,只能白勍来。

    现在痔疮手术,药浴解决一切。

    这时不时要消毒清伤口,好一些的能离开水,隋婧这情况压根不敢离,一旦离了这就好比拿碎玻璃划她的伤口处。

    医院水房供水时间是固定的,早上四点到六点之间,其余时间要求病人自己打水,打水处距离药浴室300米左右,路不是太远,但对病人来说100米都是折磨。

    因为白歆借债闹的,隋婧这头火立马窜了上来。

    手术三天竟然没有上过一次大号,肚子痛的狠,可每次将将到了边缘又因为疼退了回去。

    瞧着人,满头满脸都是汗,双腿发软,在病房和药浴室来回折腾了十趟有余。

    白勍扶隋婧回病房路上撞上了实习医生,“医生,我妈这已经折腾了好久,这没事儿吗?”

    实习医生:“就用力点上,使点劲,别怕线崩开。”

    扶着人刚到病房门口,隋婧这肚子又是一股较劲疼,踉踉跄跄让白勍扶她回药浴室。

    白勍打好水,打热的水就行,药浴室里面有凉水。

    里面就隋婧一人。

    同病房的,大家得的都是一个病,病友之间聊的也无非就是,今儿你排了没?上药了没?哪个医生手法好不太疼,哪个医生手法不好能疼死个人。

    屋子里-

    “3床这可够折腾的了。”

    “我看她这挺严重啊,恢复的也不太好。”

    “不知道,瞧着好像生闷气呢,这原本就手术,心情还不好可不有影响……”

    “女儿挺孝顺啊,我家这孩子根本指望不上……”

    那些个能指望丈夫能指望孩子的,就都是幸福的,有些坚强的动了这种不方便的手术,还得自己一个人挨。

    隋婧的手攥着水盆的边缘,结果用力过猛,水盆给弄碎了,搞了一地的水,外头白勍听见声音就跑了进来,拿了泡药浴的盆先给她妈用,一会儿她在回病房找个新盆留着泡药用。

    隋婧是一肚子的火。

    “死了算了,也省得折腾了。”

    不想活了!

    这日子没办法过。

    太不顺了。

    白勍兑好水:“医生都说了你就使点劲,疼也使劲,三天了肯定有点干燥的。”

    隋婧:“不是你疼。”

    “行行行,祝您大的顺利。”

    吉祥话总是没错的吧。

    终于解决了,母女俩往回走,隋婧只差没在地上爬了。

    给人当妈就真的是,没有点强大的心理素质,她现在就横尸街头了。

    “死丫头,生出来我就该直接把她溺到马桶里。”

    省得叫她气死自己。

    丢人的死丫头!

    “你爸出事儿就怪我,孩子就我一个人生的?怎么不说是他老白家遗传基因不好……”走路比较慢,说了半路也没见白勍回话,隋婧沉下脸来:“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白勍:“基因遗传不好。”

    点头,附和。

    隋婧的脸色缓和了些,“这钱啊,还得你大姐出,我就盼着她能嫁好点,找个条件好的对着她宠着点的,能拉娘家一把的,其他的要求我也没了,你看我们家对门,人家那姑娘嫁的好啊,各种往娘家砸钱,生活费几万几万的掏,每年还给爹妈出旅游费,……”

    靠自己和白庆国翻身是不可能了,她只能把希望都放在三个女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