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03 羡慕嫉妒
    “妈,我姐给你的钱能不能给我?”

    她需要钱,她……

    隋婧:“手里没钱了?给你拿五百。”

    白歆神色有些不定。

    刚刚接到催她还款的短信,这钱如果拿到手还差了点,但至少能解燃眉之急。

    可她妈……

    白歆目光闪了闪:“妈,我有个同学和我借钱。”

    隋婧:“借钱?干嘛找你借钱?”

    “我俩好嘛,妈……”拽着隋婧的胳膊一通讲如何好,好成一个人似的好。

    隋婧被小女儿晃的直迷糊:“哎呀,你别晃我了,小孩子之间挪动什么钱,就是以后你自己生活了,也不能借别人钱,这年头借钱的都是大爷。”

    这傻闺女。

    “妈,她都求到我这里了,我总不能一毛不借,妈……”白歆继续拉扯隋婧,用手给自己妈锤着肩膀,各种忙活:“妈,你说我姐头脑怎么那么好呢,感觉她赚钱一点不费劲,每个月大把的钱赚进来,随谁了?”

    “随谁?随你爸那就完了,不是你姐头脑都好,是只有白蔷一个人脑子好。”隋婧轻哼一声。

    养三个孩子,只有一个让她从头发丝满意到脚后跟的。

    “我妈会生,我姐也孝顺,妈你借我点呗,求你了好妈妈……”

    隋婧叹气:“借多少?”

    “一万!”白歆比了一根手指头。

    话音刚落被她妈狠狠给了一下子,白歆捂着自己的肩膀跳脚喊:“妈你干什么,打疼我了。”

    “打疼你?我打死你!自己家什么条件不清楚啊,没学会赚钱你先学会往外借钱了,你家有几个一万?你爸几个月才能赚到一万你不知道啊,你当我们家是白老三那条件可以随便造呢。”

    白歆喊:“不给就不给,打人干嘛。”

    “还打人干嘛,我看你是念书念傻了,别人讲两句好听的话就回来寻摸自家的钱,你哪个同学借钱啊,你把她电话给我,我问问她家里,家里人怎么都没了啊和别人张嘴就借一万。”

    “哎呀,不和你说了。”

    白歆跺脚摔门回了房间。

    咬着指甲。

    怎么办?

    *

    白勍五点多坐黑车回家,上车给周檀发了条微信,周檀没回。

    到了楼下门都没进去,隋婧就拉着大脸下来了。

    白勍和自己爸打招呼:“爸。”

    “嗯,上车吧,我送你们去医院。”

    隋婧正在气头上呢,一听:“可不敢用你送,我怎么都能去得了医院。”

    白庆国黑了脸:“不坐是吧?不坐你就花钱打车去,我稀得送你。”手里的盆照着车后座扔了过去。

    神经病!

    隋婧本就心里愤愤不平,一听丈夫这么说,火气烧得更旺了。

    “是不稀得送我,我跟着你熬的又老又丑,想一脚踹了我?做你的美梦吧,白庆国我告诉你,我给你生了三个女儿搞了一身的病,你踹我你就是陈世美,把我霍霍成这样你想踹了我?我死也得拉着你做垫背的。”

    说着话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车门摔得震天响。

    白庆国气的嘴唇直哆嗦,越想越气。

    吵吧,这人嗓门比谁都大,打吧他也丢不起那人。

    白勍道:“又怎么了?”

    白庆国提起来这事儿就气的肠子疼,“你妈眼红你三叔家又动迁了。”

    白勍挑眉:“又动了?”

    白庆国点点头。

    白勍打开车门上了车,果然,她老娘的脸色已经黑的和锅底差不多了。

    何苦!

    白三叔这人讲起来还带着点传奇性,似乎就是现在小说里的那种好命锦鲤男主。

    倒也不是这样一直顺的,白三结婚以后一直没有孩子,没孩子那肯定是有问题,不是男人有问题就是女人有问题,有问题就得找问题,看问题。

    两口子没少折腾去医院,哪家医院出名去哪家,早早就离开了家乡搁外面漂。

    正赶上那个敢干就能有机会的年代,九几年的时候开出租车,那时候出租和现在出租可是两码事,这孩子呢是没看出来,零几年的时候和银行贷款,四环那28万一套的小三居搞了两套。

    那年头谁能想到现在一套房随便就能轻轻松松卖上千万啊,你如果这样说,人家会拍拍你的脸,告诉你唉就别梦了,赶紧家去吧啊。

    想当年隋婧笑话白三儿,你一个没正经工作的人竟然敢欠着银行的钱买房,人均工资不到1200的年代买一套28万的房?一买还两套?你是有儿子还是有啥?没把隋婧乐死过去。

    那三十年前,谁能料到会有今天这行情?她要是知道她借钱也去买房。

    这还不是最神奇的,早些年啊,各种规则还不够完善的时候,白三儿手里的房是一套跟着一套的买,这人的运气来了仿佛就怎么样也挡不住了,买一套动一套,疯狂的时候干脆就是整栋的买,整栋的又压在了后来的学区房上。

    这种运气真的是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四舍五入这就相当于祖坟开始喷支票了。

    叫隋婧郁闷的是,大家都是一个爸妈生的,祖坟喷支票凭啥不往她身上喷喷呢?就可着白三儿喷了,凭什么啊?

    “还不开车,你一会不拉活儿了?我这又是住院白歆又是念书的,你这心里没点数啊?”隋婧不悦道:“我当初就是眼神不好,找你这么一个男人,人家嫁丈夫我也嫁丈夫,人家全世界的玩,拿着钱当纸片子一样的抛潇洒,我呢?我呢生了病都不敢去医院瞧,一样的人,也不晓得我上辈子是造什么孽了。”

    胸口发闷!

    呼吸急促!

    “把窗户降下来,我上不来气。”隋婧打了白勍的手臂一下。

    白勍见她妈这样还能不晓得是什么原因?赶紧的帮着她妈把衣服往下拉拉,车窗降下去。

    “总跟人比什么。”

    白庆国也道:“可不是,你生病怎么就不敢瞧了,这不马上就去动手术了吗。”

    隋婧怒道:“人家动迁我动手术,我还得放两挂鞭?”

    “人动迁那是人运气。”白勍说。

    “什么叫运气?就是你奶偏心,给你三叔拿钱买房。“一说起来这事儿她就气得慌。

    你说老太太多偏心?

    一样的儿子,不一样的对待。

    白庆国忍了好一会儿,一时火大实在忍不住了:“九几年的时候,我们厂扩房,说叫你拿四千给你换套两个挨着的一百平,我妈钱都给准备好了,你寻死腻活不让我借,你现在怪她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