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26 父父子子
    吃过饭白国凡带着妻子就先行离开了。

    白国凡人长得帅气,除了个头差了点事儿其他没的讲,被人叫了一辈子的美男子,桃花方面确实不是盖的。

    浪荡了这些年可终于肯登记再婚了。

    白国庆就挺替老大开心的,道:“我大哥还是宝刀未老啊,说是开的那车是女儿和女婿给换的。”

    他觉得既然白琳琳不肯认回来,家里这头也努力过了是吧,尽力得不到最好的结果那就算了。

    父母和子女也都是缘分,可能是缘分差了一些,你没有亲生子女的缘分只有后带来子女的缘分,也不见得后带的就不如亲生的。

    白奶奶叹气:“倒是和我提过几次,也带回家里过,瞧着人是能干又勤快。”

    对于老大搞的这个后老婆白奶奶没有意见,她就是有意见也不做数啊。

    白三儿翘着腿笑:“那不正好。”

    隋婧听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有多个妯娌?

    她是不太愿意的。

    多个人将来就等于多分钱,现在这老太太的钱都不紧着她一个人花呢,加上老大嘴巴原来就甜。

    其实就是会讲漂亮话,实际的要啥没啥。

    这些年都没见白国凡拎过一棵葱去看老婆婆。

    “吃的差不多那就撤了吧。”

    服务员进来买单,白三儿选择刷卡。

    一顿饭刷出去八九千。

    隋婧抱怨:“这也太贵了,也没觉得好吃,也没吃到啥。”

    有这个钱干点什么不好。

    这冤枉钱花的!

    白三儿接话;“那下回你请,请能吃到啥的那种。”懒得瞧隋婧,看向白勍:“童童我一会送你。”

    白菁开口:“哥你也捎带着把我和雷磊送回去吧。”

    坐地铁还得倒车,问题这个时间肯定没座儿。

    白勍背着包就先跑了。

    “三叔三婶我先走了啊。”

    “童童……”

    白老三喊白勍,可惜没喊住,还是叫人跑了。

    白庆国去卫生间,回来正好撞上白勍跑路。

    “白勍啊。”

    “哎,爸。”

    白庆国想起来家里的这些破事儿也是无奈,想给白勍拿点钱吧,可老太太那边的钱他说好尽快还的。

    白庆国也是要脸面的人。

    “自己在外面生活钱够不够用啊?”犹犹豫豫,这钱他不知道该不该掏,想了半天还是父爱胜过了脸面,不行就拖自己妈两个月:“去哪儿了啊?听说给你老师那活儿也不干了?你不是说打算考研吗?”

    家里都知道白勍的打算,白勍从上大三就一直在讲要留校的。

    白勍沉默良久,才说:“挺好的,现在换了一份工作干销售,锻炼锻炼自己的能力。”

    白庆国皱眉。

    销售?

    有点心疼女儿,忍不住道:“就你妈闹的,不回家住那去你奶奶那先住着,该考研还是考研吧,留学校多好啊体体面面的。”

    他半辈子都等于没有工作单位,就觉得挨别人一头。

    依着白庆国的意思,他愿意叫白勍留校。

    大学校园啊,怎么讲都好听。

    “不了,梦想有时候也得变变,趁着年轻吃点辛苦,看着往前走吧。”

    “自己多注意身体,该吃吃别苦着自己,没有钱了给爸打电话。”

    白勍听了,长长叹口气。

    “白歆那学费借到了?”

    “和你奶串的,说好这两个月还她。”

    白勍从背包夹层里掏出来两千块钱,递过去:“女儿也没多大的本事,出也只能出这么一点,拿着吧。”

    白庆国满脸羞愧。

    “你自己拿着,不要你钱,爸要你钱干什么……”

    “我是怕你受气,拿着吧。”白勍拉起来她爸的手,硬掰开白庆国的手心,她爸这两年糟践的就和一个小老头儿似的,哪里还有曾经的意气风发。

    正说话呢,白三儿夹着包出来了。

    叫:“小童童你给我站住。”

    可叫他给逮住了。

    白勍从她爸手心里收回手;“爸我先走了……”

    白勍拔腿就跑。

    白老三是觉得在这种地方追着一个小丫头玩,这有点丢人,就没追。

    兄弟俩站外面讲两句,白三儿就吐槽自己二哥。

    “……疼爱就没她的份儿,你还要她的钱,她刚大学毕业新衣服都舍不得买一件,你说房租还贷什么不用钱啊?你要她钱。”

    没办法说老二。

    白庆国看手里的钱,念叨着,是啊,不应该要的。

    可你不知道,这供个孩子日子太难了!

    白庆国把白勍给的那两千还了白奶奶,还点压力就小点。

    车上-

    隋婧问白庆国:“白勍现在住哪里呢?”

    问也是问的满脸不情愿。

    不情愿在,这个头她还是先低下了。

    但不问不行,她有点不放心。

    “这个作货的丫头啊,和别人没本事闹就和家里有本事闹,你说你被分手你有什么可光荣的吗?服个软讲两句低气的话,那就回来住呗,能赶你还是能打你?”

    就和自己妈要强,这辈子真是该了她的。

    白庆国:“什么话都被你讲了,你没赶她,她能连我都躲着?”

    “叫她躲,有本事一辈子别回来。”

    “你这张嘴啊,什么时候能为别人考虑考虑,讲话过过脑子行不行?别和炮筒一样的什么都往外倒,有点怨气就对着孩子发泄,你说说吧你对什么满意过?全家就找不到一个叫你满意的人,还有白蔷啊,以后愿意给就给家里点生活费,其他的钱不许给你妈。”

    隋婧大吃一惊。

    这这么能行呢。

    这些年都是白蔷帮衬着她把这个家支撑起来的,她自己没工作,出租车现在这生意也不太好,一个月就那么两个钱哪里能养活全家啊?白歆又念书。

    隋婧:“以前也没见你管过家里,以后也不用你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