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25 家宴齐聚
    接触赵哥之前,白勍就对这个人做了调查,自然也就知道赵哥两口子都是厂子里的员工,夫妻感情较好育有一子。

    秦姐这人大家的评价都不错,要说有点什么小毛病呢,那就是容易拈酸吃醋。

    白勍想要占些便利势必就得在秦姐的身上下功夫。

    老实讲有给秦姐孩子辅导功课的这一个小时,她出去找份家教的工作干干也比这样赚的多。

    可干一行就得想方设法把眼前的活儿干明白咯。

    白勍的脑子不死,性子更是不死,这种活动活动的事情,她做的很溜。

    赵哥开着车,感慨一句:“我也干这些年的售后了,你这样的人物可了不得啊,将来能有大造化。”他干活的时候就见白勍拿着抹布给客户擦理石台面,就连灶具台面也给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白勍抱拳:“多谢哥哥夸奖哎。”

    赵哥就笑:“我讲真的,那些孩子和你比不了。”

    别说那些来打工的孩子们,就是一些卖了几十年货的都不如眼前这个会。

    在哪个行业估计都不会混的太差的。

    那天以后,白勍就真的给赵哥家的小孩儿充当上家教了,孩子的父母确实教不了但白勍能交。

    白勍和秦姐好的就跟一个人儿似的,作为报答秦姐偶尔留白勍吃晚饭,赵哥那边几乎算得上是随传随到了,哪怕是下了班只要不是跑不动,不是家里有事情,能拖到第二天的维修单也尽量给排到当天弄完。

    *

    白三儿这弄到白勍电话,打了两次也问不出来所以然。

    当叔叔的是有心,可孩子不想借你的东风,你也是没招没招的。

    白奶奶生日,白三儿搞了挺大一个排场。

    烧钱玩场面这种事儿白老三最擅长了,订了个包间,然后里头又是小提琴又是钢琴演出的,气氛弄的是相当之好。

    “妈,觉得还成吗?”

    白奶奶瞪老三:“多浪费。”

    儿子有她知道,但觉得浪费在她的身上她这心里怪过意不去的。

    “我就一个妈,多浪费都应该。”

    坐了一会,该来的都来了,白勍差不多是最后才出现的,她一出现就被崔丹叫到旁边聊天。

    白三儿今儿挺高兴的,酒还没喝呢就嗨起来了。

    “最近不是出新手机了,借童童的光儿,一人给搞一部。”

    雷磊是白四白菁的儿子。

    他这一听,可高兴了。

    他三舅家可有钱了!

    白蔷摆手:“可不用,三叔别买别买啊。”

    白蔷也不好白要人东西。

    工作这些年了,如果见便宜就上,是事不懂那就混不到今天这样了。

    白勍正好回座,听见了静静道:“可别,我对我这手机有感情着呢,三叔可别拆散我们。”

    白三儿幽幽叹气:“有福都不会享。”

    这一茬就此也就掀过了。

    雷磊想要!

    新手机谁不想要?

    家里不是买不起,可买得起是要花钱的,这份钱留下来干点什么不好?

    看了自己妈一眼。

    “那她们不要,我要!”

    雷磊一出声,白三儿就接话茬儿了:“童童不要那就不送了啊。”

    崔丹久久不语,心里长叹一声。

    心想这肯定又得得罪人。

    你瞧着吧!

    果然,白菁那头儿眼神闪了闪,道:“这外甥就是不如侄女亲啊,你看你三舅,过去总叨叨着白勍要是没工作他就想办法联系联系人给安排一份固定的,到了我们这里就没人管咯。”

    崔丹开口说:“他就是吹牛,他认识几个人啊。”

    认识还真的认识。

    那时候认识个卡在关键位置上的,当时也是讲,只要白勍愿意去参加个考试,这头家里给准备点钱,当然这钱也不是个小数就是了,安排是不成问题的。

    可小姑子不明白的是,童童是童童,雷磊和童童还不一样!

    童童从小养他们家养了好一段,且不说这养没养的问题,是不是一个姓的问题,就单说童童逢年过节都能记挂着三叔三婶,去到哪里都能给三叔三婶带份小礼物,是便宜就不肯占,这种孩子没人会不喜欢。

    雷磊呢?

    一年也就见这么两次面,有些时候还得大人和他打招呼,这能一样吗?

    白菁;“我哥可不是吹牛,他还真认识不少能办事的人呢,哥,雷磊想进银行,你有没有门道帮一把啊,你也是孩子舅舅,可不能心太偏了啊。”

    “你哥我就是吹牛。”白三儿到不介意往自己身上泼两盆脏水。

    要是童童要了,那三个孩子就一块儿给买了,可那俩都不要这大外甥还能开尊口要,他还偏不给了!

    桌子上白国凡各种甜蜜话说到飞起。

    对着自己妈各种糖衣炮弹扔过去,好话儿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各种砸。

    白奶奶想起来白琳琳,心里不是滋味,那念头还是有几分的,还没断彻底,便开口说:“老大啊,你和琳琳妈还有没有联系了?问问琳琳现在在哪里工作呢。”

    白国凡哼哼道:“没联系,我这都成家了还和她联系什么。”

    白奶奶;“孩子总是你的吧?”

    白国凡冲口而出:“是我的,那又怎么样呢?就我这个当爹的想人家,人家想我吗?长这么大了过去有她妈把着不让回来看,那现在谁还把着她?怎么不想着回来看看爸爸?她爱回来我就给她准备钱,她要是不回来那就拉倒,我也不是缺她不行。”

    白奶奶脸上掩饰不住失望。

    白国凡:“我现在这女儿女婿对我,那就和亲的一样,要啥给买啥,我这住的房子开的车都是她出钱买的,亲的后的能有什么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