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24 带着机灵
    白勍干了两个月满,销售成绩已经是店里最佳。

    店里一共三位销售员,过去两位老大姐成绩一直领先,突然间被一个小妹妹撵上,说替白勍开心吧,那确实挺高兴的,说生气嫉妒吧好像也达不到那种高度。

    这种结局似乎早就预料到了。

    好在大家平时处的挺好,酸不酸的面儿上恭维两句,妹妹承让两句,那股子的酸劲儿也就过去了。

    今儿下大雨。

    店里生意特别冷清。

    从八点半开店到现在十一点整,店里愣是一位顾客都没有。

    白勍看看时间,“我去买午饭,你们要吃什么呀,用不用带?”

    刘姐爱干净的人,今儿一早穿了一条白裤子,当然不愿意出门了。

    “帮我带个煎饼果子。”

    “我要玉米面条。”

    “好嘞。”

    白勍拿着伞冲了出去。

    刘姐和另一位老大姐闲聊天:“瞧瞧人家,才来两个月眼见着要把我们比下去了。”

    老大姐只是笑。

    刘姐个性多少有点咬尖儿,叫白勍超过去心里隐隐约约地不痛快,但她这人心眼不坏,什么事情都好讲出来,讲出来回过头也就不生气不酸了。

    “到底人是年轻,以后提拔也会提拔这样的。”

    上次赶上店长来巡店,那天就正好白勍卖的特别好,店长夸了白勍好几句,也是闲聊,聊出来白勍是农大毕业的。

    刘姐就对这事儿有点耿耿于怀。

    明明一开始来店里说的是高中毕业,现在又说是大学毕业,你大学毕业来卖这个,有意思吗?现在大学生就连这种饭碗都抢啰,哪里讲道理去。

    她这种家庭妇女,因为上有老下有小才不得不出来工作,图家近才不嫌工资低,小年轻给这种工资也愿意干,不好讲哦。

    再一个就是,她觉得白勍有点狡猾。

    嘴里没有实话。

    老大姐说:“那是一定的,人家多念好几年书呢。”

    你都四十好几了,有家有口的,人领导也得各种权衡不是。

    刘姐:“我来这店里都六七年了……”

    其实她是泛酸,她是老员工,她在同一家店工作长达六年之久,店里是不是也应该对她表示点什么?就一个月业绩超她,结果店长马上就各种点名说白勍多优秀。

    “就是提拔你,叫你去市内店做,你能去吗?”老大姐发问。

    刘姐闭上了嘴巴。

    那肯定是不去的呀。

    抛家舍业跑到市内区,每天光是坐车就要浪费两个钟头以上,来回就是四个钟头啊。

    有这四个钟头她干点什么不好?

    一样的工资一样的提成,她干嘛要和舒服过不去。

    白勍买好饭菜送回来,外面雨势实在是有点大,溅了一裤腿的雨点子,雨水顺着伞淌下来就是一条小河。

    “还干嘛去啊?”刘姐见白勍又要出去,问了一声。

    “我回来的时候碰上餐馆老板娘了,说是炉灶出点问题叫我帮着看看,你们先吃。”白勍指指袋子里:“我买了两杯奶茶,你们拿出来喝吧。”

    刘姐拽白勍,结果伸手伸晚了,白勍已经出去了。

    刘姐忍不住道:“这个傻妞儿!也不是我们家买的灶具,你管她那么多呢……”

    这种闲事管了也没有任何的好处,大下雨天的,何必呢。

    老大姐一字一句道:“所以说白勍是个聪明的孩子呢。”

    白勍帮了忙一会就回来了,灶具这东西除了牌子不同其实大多数原理都是相通的。

    三个人站了一整天,就连一单也没开出来。

    五点多收拾收拾店内卫生,这就准备家去了。

    白勍是回宿舍,今儿宿舍回来的人最齐,大家也都不往外面跑了,干了两个多月当初一同住的室友换了两批。

    有些是外地过来,先找个地方落脚,做着这份工作然后时刻准备跳槽,遇到更好的也就拎着行李马上走人,还有些老实的呢,就是在厂里做工,白勍见过几个,那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然后攒下来的钱全部寄回家里。

    蒸了条鱼,掀开盖子闻了闻。

    旁边的小姑娘探头说:“这鱼就蒸啊?”

    她觉得不一定不好吃!

    白勍:“这样吃比较鲜。”

    说着话呢,手机响。

    是她成交的第一单客户。

    就是当初在店里和孩子商量了两个多小时都没下单的那位,后来没听孩子的话,据说还和女儿吵了一架,还是在白勍这里下单买了。

    “阿姨您好。”

    客户:“你好,我这灶今天怎么都点不着火,能找个人来帮我看看吗?”

    白勍看看外头。

    又是风又是雨的,而且时间也不早了,马上都快七点钟了。

    “行的呀,阿姨你稍等一会儿啊,我马上过去。”

    顾客挂了电话。

    家里孩子正在发脾气呢:“我就说不买这种三无产品可你就是不肯听我的,这才多久啊就不好用了……”

    阿姨:“售后人员马上来。”

    孩子脸色还是有点难看,不过说人马上来,她这怨气也就减少了些,等人来看看确定一下是什么原因吧。

    白勍那鱼根本就没时间吃,只能便宜别人了,带着伞背着工具包就赶紧走了。

    路上给维修师傅去了电话。

    “……哎我这边先去瞧瞧,如果我能解决就不用您再跑一趟了……”

    维修师傅特别烦下班后搞这样的事情,他也是个人也忙也累一天,也需要休息,要是换个人可能他脾气也就上来了,但是白勍……这一片的售后维修都归他管,按理说售后人员是接触不到销售的,但白勍不知道哪里打听的找到了他,请他吃过一回饭,一来二去的也就熟悉了,熟悉了有些事儿就难办了,人家张嘴你不好拒绝的。

    特别是眼前这种,话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人没说用你去。

    叹口气。

    “我这也吃过饭了,我开车过去一趟吧。”

    白勍:“赵哥,开着视频我能行的,我也跟您学过几手呢。”

    赵哥果断:“这是能闹的啊,这是要出人命的。”

    两人前后脚到了顾客家,毛病不大很快就维修好了。

    回程赵哥就吐槽白勍:“你这为了卖货也挺拼啊,售后你都连带着跑了。”

    白勍笑:“糊口嘛没办法的,现在市场上灶具多少家呢,只能拼拼服务了,东西都是差不多的,我们的服务好一截就会有好口碑,口碑好了我这头货就好卖了。”

    说着话掏出来电话,打电话给赵哥的老婆秦姐。

    “姐,我是白勍……嗯嗯,赵哥刚和我做完售后,你看这大晚上已经下班的时间还麻烦我哥我这心里怪不落忍的,我给孩子买点零食……别别别……那姐姐你和我说咱大外甥需要什么?……那不行,那这样吧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小学生的功课我还能辅导辅导,以后我去给大外甥辅导一个小时的作业你看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