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19 切割过去
    周檀要有那本事就好了。

    自己条件就一般般,结果又找了个外地的,林晴晴那老家十万八千里的,将来小夫妻过生活,娘家能帮上什么忙?不说帮忙还得拽后腿,还有她那工作她那能力。

    周檀他妈就希望儿子找个能力强一点的,自己养的孩子自己知道弱点在哪里。

    结果人压根不听你劝啊。

    林晴晴忽闪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睛看过来,正巧被周檀他妈对上。

    “都闹的这么丢人了,你贷个款给爸妈换套房,我和你爸是没有这种本事了首首付就得几百万。”冷笑道。

    林晴晴立马垂下视线。

    周檀一脸尴尬。

    什么时候自己妈也学白勍她妈那个刻薄劲儿了。

    周檀他爸沉下脸:“说话别那么难听。”

    还有外人呢,在外人面前这样贬低儿子,你让儿子将来处于什么家庭地位?

    *

    和自己妈吵翻以后,白勍咬着牙把周檀写给她的那些情书都整理了出来,还有两个人的合照,该烧的烧该撕的撕。

    都整理好了拎着行李箱就走了。

    手机卡也都换了,助理的工作也不要了,为的就是叫人找不到她。

    对家里心灰意冷,对爱情心灰意冷。

    感情的事儿,哪有可能说放下就马上放下呢。

    为了活就得赚钱,也不是纯玩硬气,就是想脱离开她妈的视线内,没有任何目的,为了求稳准快找个包住的工作,要求不能太高,只能水平线下找。

    干售货员没什么大要求,正常就按套路问问。

    小桌子前坐着男的,肚子瞧着挺大的,那裤带勒得狠狠的。

    白勍的箱子滑到桌子前停住。

    对方头都懒得抬,例行发问:“本地外地的?”

    “外地。”

    “什么学历啊?”

    白勍:“高中。”

    对方抽出来一张纸递给白勍:“包住宿一个月2500,全勤奖500.”

    “我今天就能住到宿舍里去吗?”白勍问。

    那人终于肯抬头了,瞧了她两眼,说:“行,不过得先交押金500,不干满半年可不退啊。”

    又看了白勍两眼。

    白勍从书包的夹层里掏出来500元。

    对方随意开了一张不怎么认真道的所谓押金收据。

    “好好干吧,别瞧工资少,卖的多奖金就多,销售干的可不是死工资干的都是提成。”

    例行交代,招了这么多人也没有瞧见谁干出来了,也对,人中龙凤能跑到这里来啊。

    “谢谢你。”

    对方笑了笑:“看看吧,下午要是有人去宿舍喊你,那你就跟着去做上岗前的培训,没人喊就等明天。”

    附赠一张本地地图。

    白勍拎着箱子跟着工作人员到了外面的车上。

    这车是用来接工厂各流水线员工的,当然也包括一些销售以及商场和门店的售货员。

    来之前,白勍从来不知道有家卖燃气灶的叫奥德,对这方面的业务更是一无所知,毕竟没什么接触。

    名字有点土。

    但她没什么心情去想这些。

    挑了个单人的座位,提着行李箱上车,然后一屁股坐下来,拒绝和身边的任何人沟通。

    车上有五六个人,男的有女的也有,大多数都很年轻。

    后面的人很吵,但没有人来打扰白勍。

    等了两个多小时,司机终于上了车,启动了车子。

    车上的人带着担心以及期盼开启了新的旅程。

    公司分的宿舍条件也就那样,工厂很偏,宿舍的位置也没好到哪里去,开车路过的时候司机还出声提醒了两句,卖货的明天去这里,在工厂的在那里。

    那所谓的店铺在白勍眼前一闪而过。

    白勍没特意去看过卖燃气灶的,但她见过商场里卖空调卖冰箱的,条件可不是这样的。

    她想,她这是要干什么呢?

    和自己的人生赌气?

    有点后悔。

    但想想她妈,想想周檀,白勍咬了咬牙,这口气她咽不下。

    一个大学生毕了业放着体体面面的工作不干,跑到基层去干什么销售,她想自己也是一朵奇葩。

    可谁知道了呢!

    确实是因为赌气。

    考了研究生未来也就那样,最主要的是还得花钱,她不甘心自己一辈子被人瞧不起,凭什么啊,大家一样的人,谁比谁差了?

    安慰自己一通,别的人是一路好奇,只有白勍对什么都不太能提起来劲儿,到了宿舍放好行李,她给她奶去了一通电话。

    白奶奶愁死了。

    白勍啊,打小在她这儿没少住。

    你想隋婧那是什么破脾气啊,孩子小不会跑,等到长大就知道躲了,一挨打就躲出来,挨骂也跑,上大学之前在奶奶家住的时间比在自己家住的都长。

    白奶奶能不管白勍?

    可这孩子就是犟!

    给自己奶报个平安。

    白奶奶忍不住就道:“你这手机也换号了,住的地方也换了,你三叔三婶找了你好几天你说说你。”

    老三两口子知道以后开着车找了多少回,那孩子实在想躲大人能有什么办法。

    老三当时要去打周檀,还是叫白奶奶给拦下来的。

    打不打有什么用啊,你打完该分也分了,人也不要你,为了那种人不值当啊。

    白勍:“奶,别告诉我爸妈手机号。”

    白奶奶点头:“你爸也不告诉?”

    “你就和他说叫他别担心,我挺好的。”

    白奶奶叹气,她这辈子啊,好像就没过过几天舒心的日子。

    儿女都作啊,一个比一个能作,到了下面这些也还是那样,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童童啊,要不回奶奶这儿来住,反正奶奶就一个人儿。”

    讨厌你妈,那不应该讨厌奶奶啊,一个女孩子总自己住在外面她不放心啊。

    “你放心吧,我找了新工作,等过两个月有月休我去看你。”

    白奶奶想劝,可一想孩子不是小时候了,连忙打住想法。

    问问:“你现在干什么工作呢?在哪儿呢?在本地还是外地啊?”

    白勍缓缓道了一句:“反正有吃有喝的挺好,工资也不低,干的活儿还不累。”

    “那是干什么啊?”

    “奶,我先不和你说了,回头联系你啊。”

    白奶奶应:“哎哎哎,多注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