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体面I > 016 倒打一耙
    隋婧想她这辈子最后的念想就是,她要等着瞧那些人会不会有好下场。

    她相信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

    白勍这段时间胸口一直发闷,上不来气。

    原因她自己大概晓得。

    无法启齿的原因。

    周檀他妈对她是真好,她也是真的拿着周檀他妈当做亲妈妈的一样爱,原本是两好换一好的事情,现在搞的躲她。

    周檀也好,他妈也好,讲句话真的有那么难吗?

    她谈了四年的恋爱,分手就收到一微信,他们全家避着她,就连阿姨也这样对她,想不通。

    她以为阿姨是真的拿她当亲女儿一样对待的。

    她付出的真心,就是她妈嘴里的笑话。

    心口有一口甩不掉的郁气。

    她必须要和周檀当面说清楚。

    知道周檀他妈会去医院复诊,白勍就挑复诊的那天去堵的。

    早早就去了,结果等到中午也没见人来。

    周檀他妈挎着包,脚刚落台阶上,往前那么一扫,马上拽着丈夫往回缩。

    “干什么?”丈夫一脸无语。

    有追债的追你啊?

    走的好好的,干什么神神叨叨的。

    “小声点,白勍!”

    周檀他爸一脸不耐。

    白勍白勍,这孩子怎么就没完没了呢。

    “我出去说说她去。”也是顶着一股怒火。

    他们成天不出门,原因你不知道啊?

    谈恋爱谈不到一块儿去,拿人父母撒什么气啊。

    “得了。”

    “那今天怎么弄啊?”

    “不看了。”

    “你这不行啊,她总这么骚扰算是怎么回事儿。”

    掏出来手机打给周檀。

    你这头都准备要结婚了,那就把话讲明白,有金钱上的来往那就算清楚,省得这一天和警察抓小偷似的,成天堵他们,他受不了啊。

    白勍坐在安全门里,上来人她一准能瞧见。

    ……

    “白勍。”有人站在白勍身前,身体的阴影把白勍罩在里面。

    白勍抬头。

    “肯出现了?”

    “你有病吧。”周檀脸上带着几分不耐和愤怒。

    他爸来电话叫他过来解决干净,周檀一听就火大了。

    干什么呀你?

    我欠你的?

    “你堵我妈做什么?你想干什么?”沉着声质问。

    白勍的目光犹如钉子,冷笑两声:“我堵你妈为什么你不清楚?你不和龟孙子似的,我有这时间干什么不行偏要来堵你?”

    “我都告诉你分手了。”

    非要把场面弄的这样难堪吗?

    他不信白勍没听她家里人说他已经带未婚妻回家了。

    “告诉?微信发给我一条信息转身就直接关机,打电话要么不接要么关机,人干脆直接躲起来,没做亏心事你躲什么?”语气里充满了压抑的愤怒。

    她这头第六感刚觉察点东西出来,人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马上发微信通知分手。

    周檀:“分手就没必要再见面,还有什么可讲清楚的?”

    白勍勉强压下心口即将喷发而出的怒火。

    “分手的原因呢?”

    周檀沉默了会儿,才开口道;“什么原因都没有。”

    他不能讲。

    讲了叫晴晴以后怎么住进来。

    楼里那些嘴碎的这都不少闲话呢。

    什么原因原本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不合适才会分手。

    “你撒谎!”白勍声音拔高了几个音儿。

    周檀好半天才说;“信不信由你吧,反正也闹成这样了,你别去堵我妈了,你堵她也没用,她原来对你那么好你这样未免有点不好,你要是恨我把我拉黑删除都行,随你高兴,我们俩之间也没有算不清楚的东西。”见白勍似乎听了进去,又添上两句:“你已经影响到他们的正常生活了。”

    现在提到白勍他妈就保持沉默,曾经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伤心。

    白勍的嘴唇抖着,很努力瞪眼睛才能避免眼泪掉下来。

    “你欠我句对不起。”

    周檀脸色阴郁。

    他就不明白了,讲句对不起你就能舒服吗?

    周檀没给那句对不起,他自认自己没有对不起白勍的地方。

    走之前扔下一句:“以后见到我妈就当做不认识吧,省得大家都难堪,我妈为什么躲你你不清楚吗?你是我家的谁?她对好的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这个人。”

    咣当!

    白勍一脚踢到了楼梯扶手上,周檀转身就走了。

    连踢了三四脚,她这心头的怒火才勉强压抑了下来。

    有脚步声。

    整理好自己的包,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准备离开,她明明不该回头的,可惜她回头看了。

    荣长玺拎着笔记本从楼上往下走,不幸见识到了刚刚的那一幕。

    管理不好自己的脾气,拿着楼梯扶手撒气的人叫什么?

    疯子!

    所以讲,人丑就得多笑,这样别人才能勉强夸你一句气质好。

    从她身前经过,从安全门离开。

    白勍哪里有闲心去观察一个外人,长得再好看的男人此刻在她的眼里也都是王八蛋一伙的。

    *

    “妈,和你借一万块钱,回头过两个月我还你。”白庆国对白奶奶张了嘴。

    家里实在拿不出来钱了,不张嘴借,那白歆真的就不用念书了。

    虽说考的不好,那也得读书啊,不然这年纪能做什么?念了书将来没有好的前途,父母曾经为你尽全力了,你怪不到父母的头上。

    “那你写个欠条吧。”白奶奶说。

    隋婧轻轻咬牙。

    “哎。”

    白庆国拿着纸笔写了欠条,白奶奶说;“信得过我就明儿一早我给你送过去,信不过我就跟着我去趟老三家。”

    白庆国脸红:“妈,我没什么信不过你的,是儿子没本事叫你为难了。”

    “你也别和自己过不去,人生哪能没有个坎儿呢,跨过去就好了,白歆毕业日子就好起来了。”

    白庆国抹了把脸。

    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是在老娘前。

    隋婧的眼睛很是随意在屋子里看,看了一圈突然看到了桌子上的电脑包。

    起身。

    她伸手去拿电脑包,白奶奶也刚刚走过来,手按了下来。

    儿媳对上了婆婆的眼。

    “妈,这是谁的电脑啊?”

    老太太是不可能用电脑的,买给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