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会抓鬼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组合的强大(三)
    二满哥揉揉自己好几天没正经吃肉,有些自己觉得缺钙的胳膊,蓝毛变回红毛:“wdnmd!老弟儿,你又胡思乱想啥呢?”

    “嘿嘿嘿……白富美……啊?我没寻思啥!”我简单擦一下哈喇子,一本正经的抚了抚衣袖,道貌岸然装作没被看破的说道。

    “切!活该单身!”

    二满哥凭借他对我的了解,分分钟知道我刚才是在YY,摘下非常卡鼻梁的墨镜。对我做人这方面,很不满意的说道“老弟儿,让你买戴牌子的墨镜,你说你没钱,我能理解,那你买个正常点的行不行?!这青蛙墨镜是什么鬼?吓鬼用的啊!?”

    “啊?我觉得挺好的啊!戴着多有气势,况且咱们出来抓鬼,买那老贵的,多容易磕了碰了的就坏了。”我也摘下粉色镜框,黑色镜片。在两元店买的,七八岁小孩戴的青蛙墨镜,开口感叹。

    二满哥捂着脸:“你这西服是什么鬼?咋还一个袖子长一个袖子短呢?就算你在路边摊买衣服,那也得挑个像样的啊!这是啥啊?”

    “这不挺好的嘛,便宜,这件才二十五块钱,穿坏也就扔了,还不心疼。”我摸摸材料还算不错的黑色贴身加厚西服外套,心满意足的没太在意二满哥的吐槽,毕竟便宜。

    一个袖子长一个袖子短,更能突出我穿衣品味跟他人相比略显独特,挺风骚的。

    “得得得,不跟你说了,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那钱挣了不就是花的嘛,你这么省干啥?咱这高危行业,说不定哪天就翘辫子死翘翘了,该花就花呗。”二满哥开始给我灌输不要太在意钱,钱只是个数字的想法理念。

    我脑袋里的思想,完全守旧,对钱很在乎,所以拿出老生常谈的一套说词:“那不得攒钱买房子嘛,就算没买到房子。我就死了,也要给我妈留一笔养老的钱啊!坚决不能瞎花,攒着存着就行,赶明儿钱多了,我就放银行吃利息。”

    “行吧,你说啥是啥。”二满哥是知道我从小到大穷怕了,所以不再试图掰弯我根深蒂固的思维。

    “哈哈哈……”

    我天然呆的哈哈一笑:“走吧,这个解决完了,还有下一个呢,下一个解决完还要再下一个呢。”

    “是啊!无穷无尽的。”二满哥伸出爪子让我攥着。

    我左手灵伞,右手握着二满哥的爪子,跟握自己家没长大的孩子似的,而且我俩有一样的斜挎包,走路姿势同样特别像,都是外八字。

    要是二满哥没有毛的话,真容易被外人当成我儿子。

    至于他腰上的斜挎包,是早上求着嫂子给他现缝的,幸好当时旭哥让嫂子给我缝包的时候,剩下点边角料。

    要不然二满哥得作一上午,动作和表情跟小孩在商场橱柜里看见自己钟意的玩具,说啥要买说啥走不动道,一样一样的。

    我抬头大喊:“老王大哥!老王大哥!这边又完事了。”

    “行啊!天亮!本事没少涨啊!”老王大哥神出鬼没,从街边一旁停靠的轿车车盘底下蹿出来,对我点32个赞的说道。

    我谦虚的说道:“还行吧,主要是他们太菜了。”

    “在场的各位都是辣鸡。”二满哥在一旁补充我心里的想法。

    我拽了一下他的手,示意让他别瞎说话,又冲老王大哥问道:“老王大哥,现在这片那不太平?”

    “唔……天亮……你能帮我个忙吗?”老王大哥薄脸皮的对我请求道。

    我把老王大哥真当好朋友,所以很热心肠:“咋的了?有啥事你说,是想抽烟了还是咋滴了?”

    “我生前有个妹妹,我妹妹家有个孩子,是我外甥女,比你小几岁。现在这孩子青春期,挺叛逆的,学习也不好好学,在学校瞎胡混,抽烟喝酒处对象,成天就知道作。今天晚上把我妹妹家饭桌子都给掀了,离家出走正在江边闹自杀呢,我妹妹也没找着她。你俩岁数差不多,我领你过去,你能劝劝这孩子吗?”

    老王大哥说出实情,语气有些着急,又有些怕我不愿意去,还有些难为情。毕竟他死了好多年了,虽然留在阳世,但是不应该去接触生前的家人。

    这因为外甥女的事,没少给自己妹妹托梦,让自己妹妹别跟孩子生闷气,气坏了身子可咋整,青春期的孩子都叛逆,过了这段就好了。

    即使再托梦也没用啊!人和人的正常,不是一个鬼能劝住的啊!

    我对于当长辈的,还是挺理解的,谁家孩子大半夜离家出走,谁都得着急,索性直接同意:“你知道地方吧?领我俩去看看吧,我不一定能劝明白,但是二满哥能卖萌啊!谁看着他心情都好了。”

    “我妹妹她现在都快找疯了,我又不能在她面前现身,怕孩子没找到,先给她吓医院里去了。”老王大哥急迫的说完话,就在前面带路:“那我先谢谢你们了,我现在就领你们去。”

    “行,你也别着急,孩子不能有事,就是装个样子,表现一下自己倔强的内心,过了这个口气就好了。”我傻呵呵的牵着二满哥跟着老王大哥走。

    老王大哥说出心中所担心的事情:“我都当鬼好久了,我了解鬼的想法,这人心情不好想自杀,就容易被鬼给缠上,我就怕这孩子现在身边……我死的时候,那孩子才那么大点,长的可漂亮了,谁想到能是现在这样。”

    “那快走吧。”我抱起二满哥,催促老王大哥。

    老王大哥果断是快速飘起来:“好!”

    ……

    江边沿岸,一个穿着蓝白色相间外套的小女孩翻过护栏,坐在江边,寒冷刺骨的江水触手可及,浪花拍击打石头剩下的的水,洒湿她的鞋面。

    此时小女孩身边坐着一个瞅着能有二十五六出头的男子,这男子从头到尾穿着一身黑,下巴长有点络腮胡,背后背着一柄黑红色,剑柄刻有太极的细长木剑。

    他俩身边还有几道灵符燃烧过后所留在的纸灰。

    男人坐在地上懒散的伸个懒腰:“小妹妹,早些回家去吧,真挺晚的了,哥哥也不能一直保护你啊!哥哥还有别的事要干呢!还有更多人需要哥哥保护呢。”

    “哥哥……”小姑娘怯懦的叫了一声哥哥,手腕上的旧刀疤清晰可见,画着粗糙眼线的眼睛此刻无神,死亡八字眉到是显得很叛逆,下身穿的单裤,脚踏粉色豆豆鞋。浑身湿透,双腿被江风冻麻到颤抖,实在没有力气起身。

    男子微微一笑让人如沐春风:“还是我送你回家吧。”

    “哥哥……你是会抓鬼吗?刚才那个是鬼吗?”小姑娘拧巴的说到。

    脑海想起刚才自己坐在江边,突然一个女人,那女人伸出干枯的手,抓住她的脚腕,一下一下往下拉。

    她大喊大叫,双手扣在沿岸的石头缝里却毫无作用,江水快要淹没脖子的时候。

    一个男人出现在她身后,伸出大手坚定不移的拉住她肩膀,硬生生将她提上了岸,包括抓她脚腕的女人。

    随后一剑配合几张符咒,把那个女人干的魂飞魄散。

    “算是会吧。”

    男人没有任何想法的揉揉小姑娘头,接着要脱下外套给小姑娘披上。

    “你个死变态!未成年的小姑娘你他妈都欺负!”

    衣服刚披上,他刚要起身,另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接着一个45号的大脚蹬在男人背后,男人猝不及防的被一脚踹进了松花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