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极限变身 > 第三章:走投无路
    陈赫身体骤然僵硬,浑身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龙妈,你在搞什么鬼?”身后传来的熟悉声音,让陈赫顿时放松了下来,汪志,自己的好哥们,他私房卡法律意义上的主人。

    每个人遇到了麻烦之后,总会凭自己的直觉去寻求帮助,有的人会找父母,有的人会找伴侣,陈赫会找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汪志。

    所以,在公司调查每个人的身份背景时,陈赫毫不犹豫在社会关系这一栏填上了汪志,他们当年一起上的小学、中学、大学,一起在变身军服役,真正的同生死、共患难的友情。

    “走,找个地方慢慢聊。”陈赫拍了拍汪志的手,两人缓缓撤出了小区,来到了附近一座街心公园里。

    汪志退伍后,没像陈赫一样,应聘到大公司里就职,而是自己开了家侦探所,全民变身以后,乱七八糟的案件很多,汪志觉得可以大展身手一番,还一个劲地劝陈赫入伙。

    陈赫当时父母还在,老人家总觉得固定工作收入稳定,再说瑞晴那可是整个祖星知名的大企业,进这个单位可比在外面瞎混强得太多了。为了满足父母的要求,陈赫还是进了瑞晴。

    当时,两人有过约定,只要汪志的侦探所打出了名号,能够付得起五险一金,陈赫立马辞职加入,成为汪志的合伙人兼头牌侦探。

    可汪志的侦探所一直经营惨淡,而陈赫在瑞晴一路高歌,这事儿两人就都没再提起过,只是陈赫办理私房卡时,特意替汪志办了张副卡。

    “尽管用,兄弟的就是你的。”陈赫把卡塞进汪志的口袋,汪志也没拒绝,这些年更没少用,兄弟之间有的时候不需要太多言语,心领神会就好。

    “这么说,你知道凶手是谁?”汪志喝了口公园门前买的饮料,他还是老样子,喝不了白水,只钟爱碳酸饮料。

    “嗯,根据射击的角度,不可能是别人。”陈赫重重点了点头。

    “那就简单了,直接把他抓了,审问出原因,再顺藤摸瓜就是。”汪志的头脑一如既往地清醒,直接理出了行动计划。

    “我怕公司会通缉我,行动难度太大。”陈赫点了点头。

    “我去就是,你接应我,我在郊外有个临时蹲点的地窖,人抓来就在那儿审讯。你得想想怎么审,变身熊的耐受力不会差。”汪志若无其事地说道。

    “我晚上约了宋梅见面。”陈赫说道。

    “不碍事,抓了人之后,我押去地窖,你接了宋梅一起过来,这两天风声会紧一点,你们就躲地窖里,我安排人送食物过去。”

    “你也小心一点,公司知道咱俩关系不错。”陈赫提醒他。

    “咱俩在部队怎么分工的?我可是侦察兵,对付这种事情有经验,那个什么方晋的,家在哪里,平时行动有什么规律?”汪志微微一笑,开始谈起了正题。

    当增援的变身枪手进入街心公园时,陈赫与汪志已经先后离开了这里,瑞晴公司的行动规律陈赫很清楚,既然向外出动了变身枪手,就意味着事情已经不归防卫组管,而是全权交由行动组负责。

    在瑞晴这样的公司里,保卫工作从来都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系统,整个系统由董事长直管,下面又分防卫组、行动组、纪律组、内审组、外勤组。

    一般来说,防卫组负责整个公司的安保工作,行动组则负责对其他公司以及本公司突发的情况进行应急处理。

    纪律组负责监控除安保系统以外的整个公司的人员,内审组负责监控所有安保人员,外勤组则负责对其他公司进行间谍活动。

    从每个小组的分工就可以看出来,他们的职责多有交叉之处,与防卫组发生最多矛盾的就是纪律组,而行动组和外勤组也经常会出现打架的情况,内审组与纪律组有时也会发生问题。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其实有老板的考虑在内,公司面临的经营环境越来越复杂,太各行其是不利于公司防卫力度的提高,只有每个组都如绷紧的琴弦,才能保卫公司不受任何侵害。

    想一想,如果一个内奸被防卫组查出来了,纪律组是不是大跌面子?而行动组将一个间谍安插进了国兴公司,外勤组的是不是觉得自己都是吃干饭的?

    而评判各组绩效的大权,则被老板牢牢的捏在手心,他不断地在各组之间做着平衡,像一个挥着鞭子的牛仔,驱赶着自己的牛群,让他们一刻也不得歇息。

    不过每个组还是有自己的特点,例如内审组多用新人,陈赫才进公司时,第一份工作就是内审组。原因就是新人与公司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更容易做到六亲不认。

    而行动组的特点就是大批的变身枪手。变身枪手这种东西是全民变身以后新出现的,每个生物科技公司都在不断地研发改进之中。

    全民变身之后,有许多人的变身并不实用,譬如变身工具、生活用品的,虽然可以带来身体强度的大幅度提高,但是无论从战斗力还是灵活性来说都毫无优势。

    通过生物科技公司的研究,利用这些人的变身特性,与枪械的使用相结合,这样就产生了全民变身以后的第一批特种人,变身枪手。

    由于有了变身特性,变身枪手的射击精度普遍很高,而且由于是真人操作,应变能力也极为出色,最起码不会有出现故障的情况发生。

    但是,变身枪手有一个极大的弊病,那就是智力会不断地退化,经过瑞晴公司长期不断的研究,也只能延缓这种退化的速度,却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几乎每一个变身枪手都是老年痴呆症的潜在病人。

    陈赫首先赶到方晋家附近,他也没其他地方可去,那一枪只能是变身棕熊的方晋打出来的,也只有他和自己接触频繁,有可能换了自己的配枪,而自己毫无所觉。

    他以为自己已经够了解方晋了,没想到还是走了眼。方晋比他迟了两年进入的瑞晴公司,一路走来和自己的晋升之路没什么区别,但是这小子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的舅舅是公司的董事。

    不过方晋在工作中,倒从来没摆过董事外甥的架子,一直算是勤恳踏实的,这也是陈赫愿意接纳方晋进防卫组的原因。

    自己的变身是干防卫这一行独一无二的,所以他从来也没担心过方晋会抢了自己的权,这个世界,最可靠的还是自己的本事。

    有时候想到方晋的未来,陈赫只会猜想他哪一天会提出离开防卫组,去公司其他部门另谋高就,在防卫组,陈赫是不可替代的。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在陈赫的叹息之中,太阳开始渐渐西斜,瑞晴公司的下午下班时间是18点,但是防卫组的下班时间比较自由,原因自然是他们经常会彻夜加班,所以不太受正常作息的影响。

    不过方晋的作息时间一直都很规律,没事的情况下,17点25分准时下班,18点左右到家,然后会在停车之后,去小区附近的冠菲牛排店,吃一个双人份的牛排,一般会在19点之前回家。

    方晋没有女友,除了牛排,他也没有其他嗜好。另外就是看书,他正常每晚都会看书到22点,绝不熬夜,准时睡觉。陈赫不止一次听他自得的提起自己规律的生活。

    不过今天情况特殊,方晋暗杀了瑞晴公司的董事长,做下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心里没有一点波澜,所以他一定会提前回家,在那个双人份的牛排之前,喝上几杯酒,好好地平静一番。

    而且,防卫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短期内不可能再被委以重任,除了在大厅里追赶自己,陈赫相信,方晋再没有其他事情可做,所以,他今天回家的时间应该会早许多。

    果然,当时针指向17点的时候,方晋的车就停在了小区的露天停车场,陈赫注意到他下车后,似乎犹豫了一下,冲四面看了看,方才迈步走向冠菲牛排店。

    汪志没有把自己的计划告诉陈赫,陈赫也没去问他,这是两人多年来形成的默契,他们之间,只要用到对方的时候,都是出麻烦的时候,行动计划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突然性。

    陈赫只需等着,到时随机应变就好。

    一辆皮卡就像被酒醉的人驾驶着,歪歪斜斜的开了过来,骑上了人行道,刚好挡住了方晋的去向。

    果然还是汪志的风格,宁愿赶早,不愿推迟。皮卡驾驶室的门被推开,一团黑影扑向了方晋。

    汪志的变身是影武士,一种极为罕见的变身类型,隐匿、潜伏、暗杀算是神加成,用来绑架,有点大材小用了。

    面对汪志的突袭,方晋似[澳大小说网 www.aodazw.info]乎有些意外,他愣在了那里。

    陈赫瞧得连连摇头,自己教过他多少次,面对突袭时应该采取的应急动作,方晋一样也没有采用,只是那样看着汪志,似乎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似得。

    突然,陈赫的脸色大变,他一跃而起,就要向不远处的牛排馆扑去,可迅速发生的一切,让他定住了身子,再也动弹不得。

    只见方晋的脚下像安了机簧一样,以不可思议的敏捷迅速向后退去,汪志影武士的速度居然追赶不上,紧接着,方晋刚刚站立的地面骤然隆起,一只肉滚滚的大虫子钻出了地面。

    弹簧地龙,纪律组组长钱柏的变身。

    汪志陡然刹住脚,知道自己的绑架行动已经失败,地龙出现,他遁地的技能也自然失效。只得身形一晃,向着街对面奔去,他应该知道陈赫躲藏的地方,逃跑的方向有意避过了陈赫的位置。

    可还没有奔出两步,迎面一连串的刀光逼得他连连退后,行动组上官兄弟的组合变身神刀力士。这个时候方晋已经完成棕熊变身,向汪志扑了过来,一时间汪志陷入了三面包围之中。

    “噗”,原地一阵黑烟腾起,汪志的影分身技能发动,留在包围圈中一个残影,自己真身已经出现在包围圈外,可就在他的真身闪现之时,一只从空气中浮现出来的透明大手捏住了他的脚踝。

    无形手,这是外勤组周可的变身。

    汪志蓦地停了下来,他怔怔地低头看向自己的前胸,那里捅出了一把利剑,剑锋依旧有黑烟萦绕,汪志的身形闪动,开始恢复人形,身体也跟着跪倒在地。

    云里剑,乔山明的变身,实施了必杀的一击。

    整个击杀过程耗时不到两分钟,教科书般的干脆利落,陈赫根本来不及上前,这就是瑞晴公司安保系统的必杀阵,只不过霸王龙换成了棕熊。

    “啊!”尖叫声传了过来,冠菲牛排店前的行人直到此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大家纷乱地四散奔逃。陈赫热泪盈眶地看着变回了人形的汪志。

    汪志的前胸已然鲜血淋漓,只见他勉强抬起头来,向陈赫的方向看了看,嘴角惨然一笑,那脑袋便重重地垂了下去。

    陈赫紧咬着牙关,一步步倒退着,渐渐地没入人流中,隐藏起了身影,远处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警笛声。

    漫无目的地走了好几分钟,陈赫依旧感到身体一阵阵的颤栗,他还没有从好友死亡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他不敢相信多年的好友汪志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直到暮色四合的时候,陈赫才猛地回过了神,他发现自己正不知不觉走向与宋梅约定的老地方。时间还早,但陈赫真得无处可去了,自从加入瑞晴,他的社交圈子就迅速地变窄。

    到此时他才发现,除了女友和汪志,他在这个世界上居然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相信的人了。

    所谓老地方,是陈赫与宋梅刚刚恋爱时经常约会的地方,锦鳞湖岸边有一块突出的大石头,掩映在数株垂柳之间,当初陈赫和宋梅经常一个坐在大石这头,一个坐在大石那头谈天说地。

    在俩人关系升级之前,他们都喜欢这种老派的相处方式,一方提出约会请求时,不自觉就会说:“去老地方?”,另一方便会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难得宋梅还记得这些过去的老黄历。

    大树的隐蔽效果很好,陈赫坐在石头上默默地等候着,越想越觉得这事蹊跷,他可以肯定,方晋看见汪志时的发愣,是在诧异,袭击他的人怎么不是陈赫自己,这说明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