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附身曹丕 > 第009章 特为借兵而来!
    在曹丕的想象中,陈留太守张邈是个文官,即便不是羽扇纶巾,士子风流的形象,也不至于外形太差。

    可是,当一脸横肉的张邈就站在曹丕面前,曹丕也只能接受想象和现实之间的落差。

    “贤侄,哈哈,贤侄!”张邈见到曹氏兄弟,不禁爽朗笑道。

    此时张邈身上穿着厚重的铠甲,头上却做一个巾帻,两鬓有几丝银发,骑马来到渡口之后,下马迎接曹氏兄弟。

    “曹昂见过明公。”曹昂先向张邈行礼。

    曹丕闻此,立刻跟着行礼道:“曹丕见过明公。”

    明公是下对上,晚辈对长辈的尊称,称呼太守还可以用专属称谓“府君”。

    至于“伯父”、“叔父”这种称呼,一般只用于亲戚之间,毕竟带个父字,就表示是父亲一级别的尊称。

    没有血缘关系,可以用亚父,尚父,以示尊重,而带伯仲叔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张邈是曹操的好朋友,年纪跟曹操差不多。

    按理说现在年龄应该不会太大,就在四十岁左右,可现在已经有了明显的白头发。

    曹丕见着张邈之后,心中暗道:“世家的生活真是荒淫无度啊!”

    张邈的家庭应该很有钱,而此番看张邈的体格也还行,那么在四十岁左右就开始白头,除了肾虚之外,没其他什么好解释的了。

    这让曹丕想到一个段子:你以为肾虚的生活是你想象中那么快乐吗?肾虚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看的出来,张邈直到此时此刻还非常快乐!

    “贤侄,与我上马!”张邈突然对曹丕说道。

    张邈原本驻守封丘县城,在曹丕一行人抵达封丘之后,曹昂派人去封丘城送信,告知张邈,他们兄弟俩来封丘了。

    张邈收到消息,直接带着小股部队前来迎接。

    最近黑山贼袭扰兖州,封丘这边虽然还太平,但此地不宜久留。

    张邈示意上马回城,看到曹丕这个小不点之后,就表示要载曹丕一程。

    至于曹昂,都十六岁了,哪能不会骑马?

    张邈身为陈留太守,胯下也是一匹名马,在张邈的帮助下,曹丕第一次坐上了“宝马”,心情非常激动。

    然而片刻之后,曹丕就激动不出来了。

    此时还没有高桥马鞍,曹丕屁股虽然坐在马鞍上,屁股底下有一层布垫,但抗震效果非常差。

    而曹丕双脚离地,手上抓着马鬃,还是没什么安全感。

    张邈虽然抓着缰绳,双臂护着曹丕。

    可在骑马过程中,张邈肥重的身子时不时压向曹丕,曹丕感觉自己的后背不断在被野猪乱拱。

    特别是张邈还穿着铠甲,铠甲上的甲片不断在给曹丕敲背,曹丕感觉这是在承受八十大板的刑罚啊!

    在这一过程中,曹丕领悟了,什么叫做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抵达封丘之后,曹丕侥幸没死。

    张邈看着曹丕脸色不好,以为是小孩子身体差,受不得骑马时的颠簸。

    张邈对曹丕还算照顾,立刻找奴婢过来照顾曹丕,而张邈则带着曹昂却商议要事。

    封丘距离陈留不远,曹氏兄弟还没到封丘,陈留已经有官员派人过来,告知张邈昨晚在陈留发生的事情。

    张邈知道曹昂来意,自然就拉曹昂去大厅谈借兵一事。

    “贤侄此番前来,所谓何事?”宾主落座,张邈明知故问道。

    曹昂闻此,开门见山道:“特为借兵而来。”

    “家父数日前领兵出征,至今渺无音讯。我观黑山贼势大,甚忧之,故来陈留借兵。”

    “明公或许不知,陈留借兵乃我家三弟之见,其人虽小,却知孝义,今忧家父,特亲自跟我前来借兵,还请明公全我兄弟拳拳孝心。”

    曹昂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大汉以孝治天下,而张邈又是士族中颇有声望的党人名流,按理说借兵不会太难才是。

    不过,从一开始,张邈的行动就表明,借兵不难只是曹氏兄弟的空想罢了。

    天下大乱,群雄相争,谁都不会嫌自家的兵太多,只会嫌兵不够用。

    张邈争雄的野心虽然不多,但也有守土自保之心。

    如今黑山贼来袭,张邈自然不愿意凭三言两语,就将麾下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将士转交给曹昂。

    张邈想了一下,回答曹昂道:“贤侄可能不知,我陈留亦有难处。

    数月前桥瑁、刘岱相争,东郡易主,我陈留随之动荡一番。

    我身为陈留太守有守土之责,今黑山贼势大,我不可轻易分兵与人,视陈留百姓危险于不顾。”

    张邈以大义推辞,我手下兵力不够守黑山贼,如果把兵借给你,那么我陈留百姓又该怎么办呢?我这个没兵没将的陈留太守拿肉身去守吗?

    曹昂听得出来,张邈是什么意思。

    而曹昂也知道,张邈光是张家的门客仆僮就有数千,更别说陈留数十万人口的大郡,张邈手下兵将少说也有数万之多。

    光以张邈手下的兵力,外加陈留世家、豪强自守的兵力,就足以将黑山贼解决掉。

    可现在曹昂没办法将心底的话说出来,也不敢揭穿事实。

    其实张邈被曹昂看着也有些羞愧,借曹昂一两千守城、运粮民夫,将此刻借兵之事应付过去,这也不是不能操作。

    但张邈就是不乐意将兵借给曹昂,即便现在到张邈面前借兵的是曹操,张邈也不会借。

    因为袁绍,袁绍对张邈有仇恨,而曹操跟袁绍走的太近了,张邈怕曹操对他不利。

    所以,此时张邈看到曹操进攻黑山贼,还有坐观成败的想法。

    曹操死在黑山贼手中,这对张邈来说还是有利的,反倒是曹操击败黑山贼,在东郡站稳根基,那么曹操很有可能会成为张邈的心腹之患。

    此事让张邈很纠结,此事成了张邈的心病。

    不过,毕竟曹操还没有对他不利。

    所以,为了名声着想,张邈还是不得不应付一下曹昂,希望曹昂能够知难而退。

    可曹昂呢,作为曹操的长子,之前十几年岁数也不是白长的。

    曹昂不提借兵,转而道:“既然如此,昂也不强求借兵之事,昂只愿明公能支援一些兵甲器械。”

    “这……”张邈显然是没料到曹昂会换个角度讨救兵。

    曹昂想要武器和铠甲,甚至还包含一部分粮食的意思。

    而这些都是能够壮大军队的军需物资,张邈自己还嫌不够多呢,怎么肯给呢?

    张邈有些焦急,此事一道声音突然传出,帮张邈渡过了这道难关。

    “非也非也,但求明公一份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