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万龙战尊 > 第1661章 魂魄
    不过,对于所有人的震惊,苏昊是一副非常淡然的模样。

    本来,这种事情,对于苏昊而言,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对于妖兽这样的存在,想要收服,一点都不困难,如果说,是有什么能够让人意外的,苏昊觉得,也是不可能,这些人看到,因为,现场还没有强大到那样程度的人,可以造成那样的结果。

    既然是有那样的实力,那么,也是没有任何的必要隐藏,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直接肝就对了,还有什么别的可说?

    当然,对于那些弱小的,自己并没有打算怎么样的存在,苏昊也是不会轻易的进行什么的,毕竟,如果是不惹到自己的头上,又是何必,去做那样的事情呢,只不过,是像那位,白底王朝的皇子唐梵天那样的,自找麻烦,那么,就不要怪自己了。

    今天,无论是发生什么,那么,都是对方咎由自取,是自寻死路的结果,也是怨不得任何人,只能说,这个家伙,是活该有这样的下场。

    “如果还有什么本事,就尽快的使用出来,没有时间和你浪费。”苏昊淡淡的说了一句。

    毕竟,和对方废话,也没有什么意义,今天的事情,尽快解决,然后,就打算离开这里,彻底的离开。

    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更是没有什么价值,他可懒得在这个地方耽搁。

    “嘶。”

    只是,这话一出,苏昊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当然,这本来,就是出于他内心的想法,也是很自然平淡的一件事情,但是,对于周围那些八卦和观望的武者来说,都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无论如何,无论这位白帝王朝的皇子唐梵天,在苏昊的眼里,是个多么的不值一提的存在,但是,在这些人的眼中,就不是那么可有可无的东西了,哦不,是不是那种可有可无的人,可有可无的存在。

    大家一直以来,都是觉得,唐梵天,是个非常了不得的人物,如果说,唐梵天不是如今这个年纪,大家可能还会觉得,也没有特别了不起的,不算是多么的让人觉得注目,不算是多么特别的,让人觉得了不起,怎么都是,没有那个可行性。

    但是,以唐梵天这样的年纪,可就了不得了,能够有如今这种,让人仰望的实力,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的。

    但是,眼前这个青年,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存在,展示了一个又一个的,让人觉得震惊的,难以立刻消化和接受的实力,这也就算了,还特别厉害的,让所有人想象不到的,抛出了犹如炸弹一般的,让所有人都觉得无法平静的话,这等于说是,让所有人的内心,都是在这一刻,像是被一个巨大的石头,投入了湖心,然后,泛起了让人想象不到的涟漪,正是那样的感觉,大家都不知道,这个青年,是不是疯了,难道,真的要比唐梵天还要,更加的厉害么?

    这在大家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虽然说,苏昊刚才,就在刚才,的确,是展现出来,让人想象不到的那种手腕,而且,是让人觉得非常的震惊,几乎是,难以相信的那种震撼,可是,震撼归于震撼,长久以来,在大家的心目当中,还是觉得,真正厉害的,应该是那个唐梵天,那位白帝王朝的皇子才是,而不可能,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也只能是说,大家的看法,有些过于的狭隘了,只是觉得,苏昊在他们,没有听说过,所以,就是那种,根本没有什么值得觉得厉害的存在,但是,小人物,却只是一个,他们的判断罢了。

    如果,将眼界,放得更加长远一点,就会想到,在他们的位面之上,还有,更加强大的位面,他们,所不知道的,那个世界,只是,对于他们来说,是以目前的眼光,无法想象到。

    如果是在圣域,虽然说,以苏昊的年纪,还是不可能,遍地都是那种,非常强大的存在,但是,还是有那种了不得的存在,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

    所以,从根本上,他们还是觉得,苏昊并不如对方,也就是那位白帝王朝的皇子唐梵天,更加厉害。

    所以,在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唐梵天如果是和苏昊有什么冲突的话,那么,最后如果说,有那个底蕴,有那个实力,胜利的话,应该,还是唐梵天。

    但是,明明是在这种,所有人都觉得对于苏昊来说,很不利的情况之下,苏昊却是一点那种担忧的感觉都没有,相反,是一副,特别游刃有余的状态,就好像是,对于那个唐梵天的存在,根本不在乎,丝毫的,不为所动,也是不觉得,那个唐梵天,是自己的对手,如此情况,又怎么可能不让众人觉得震惊、觉得不可思议呢。

    在这个情况之下,自然的,大家都是觉得,相当的不可思议。

    不过,处于这个状况之下,[ABC小说网 www.abcwx.xyz]别人,可能还搞不清楚情况,对于唐梵天来说,是能够搞清楚,这个眼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之下。

    他渐渐的,在巨大的愤怒之余,已经是意识到,这个苏昊,要比自己所想象的不简单,更加的不简单,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要真的,认真的对待起来。

    否则的话,如果是,稍微有哪怕是一点点的轻敌,也会造成想象不到的糟糕后果。

    因为那样的话,一旦轻敌,就很有可能,会让自己,在这一次的情况之下,出现落败的可能性,因为,对方看上去,真的是挺强大的。

    在他这个位置上,非常清楚,一点,就是,凡是,有一个不小心,不谨慎,一个弄不好,都容易,万劫不复,当然了,从一开始,到底也不是谁,都能让这位皇子有那样的想法,其实,如果认真说的话,这位皇子一开始,也是没有将苏昊放在心上的,只是后来,或许说,不仅仅是后来,也就不是,之前找人去杀苏昊的那个时候,而是刚才,这位白帝王朝的皇子,亲眼所见,苏昊是有多么的厉害。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然,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在有了,这样的想法,和打算以后,自然的,便是立刻手一甩,顿时,一个巨大的罩子,便是出现在了这个所在。

    然后,从那东西里面,不断的出现一个个黑影,密密麻麻的,将苏昊围在了中间。

    “魂罩!”

    看到那个东西,以及里面所释放出去的那些存在,在场的,还处于观望的那些人,此刻呢,都是一个个的,眼睛瞪的,比铜铃,还要更大。

    所有人,都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好像是,见到了什么特别不得了的事情。

    在这一刻,也是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觉得既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也是,觉得在这件事情上,那个青年,也就是苏昊,恐怕是要遇到麻烦了,别人不知道,也就不能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震惊,但是,苏昊作为被包围在中心的那个存在,是非常清楚,究竟是个怎么回事,对方是要,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这一点,已经从自己刚才所感知到的情况,苏昊就已经明白了。

    灵魂攻击。

    是的,根本不需要,任何其他的人,来说明什么,也不需要,使用通天手套,进行感知什么的,因为,在刚才,那种无孔不入的,想要彻底将自己灵魂,进行掌控的感觉,就已经是,真的能够在一开始,就明白了。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此刻的情况,对于自己,是相当的不利,苏昊也是没有任何的,觉得有什么,需要让自己,觉得那种危险的。

    在这样,特别悠闲的心情之下,苏昊也是非常淡然的,朝着那些个对于自己围攻,或者说,按照那个白帝王朝的皇子,对自己进行围攻的那些魂魄,死死的盯着看过去。

    密密麻麻的人影,足有数万之多,看得出来,这是很长时间以来,搜集到的,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有这样的数目。

    而不用问,能够达到这样的数目,也都是,从最开始的,由一个又一个魂魄,所组合而成的。

    这些,未必都是由活人,直接的弄出来,但是,最起码的,也都不是死人,否则的话,也没有那么的容易,要知道,普通人的魂魄,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死后,凝聚不散的,都是有着那种,非常危险的,虽然会崩溃的可能性。

    也就只有,人类武者,才能够,有着那么厉害的,灵魂的持久性,哪怕是死,也是会让魂魄,没有那么容易,就会出现,那种消散的可能性。

    也正是因为,那些围观的武者们,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从刚才开始,才会觉得,特别的有种,倒吸一口凉气的那种情绪和心态。

    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不用问都知道,绝对,不是普通的存在,虽然,他们在以前,就是知道,这个皇子,绝对不是,那种普通的人,但是,是不是厉害,与那种,是不是心狠手辣,其实,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即便是,大家其实,打从内心深处,也是能够明白一点,也就是,能够知道,这个白帝王朝的皇子,既然是生在帝王家,那么,有一点,就是不会错,能够在这种帝王之家,如此风生水起,有一点,不会错的,就是必然,有着过人的本领,有着某种程度上,让人觉得,冷酷无情的一面。

    可是,如今,亲眼看到这些,仍旧是让人觉得,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有种,让人觉得,很是震惊的感觉。

    毕竟,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说的很好么,叫做耳闻不如一见,这么亲眼看到,冲击力,才是杠杠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有人才在心里面想着,一定是不能和这位皇子,有着什么龃龉,否则,到时候人家指不定的,是要怎么对待他们这些人啊。

    不过,如果是苏昊听到这些人的心声,一定会想说,这些人真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想的太多过于多虑,因为只要是自己出手的话,那么,就不会留下这个皇子的性命。

    毕竟这个小子和自己之间总是要有一个你死我活的最终的结果,活着的话对于苏昊来讲也是一个麻烦,总归是以后还要处理这个家伙那种时候,处理起来也是挺烦的,一次次都要因为这个家伙。

    一次次的还要动手,或者进行什么行动之类的,怎么说都是让自己觉得麻烦的事情,毕竟这个家伙,也是有着属于不同的,在各种地方的那种根据地,像是这样的这种地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跑到别的地方去了,不在这里了,到时候自己要去。别的地方去找这个家伙说实在的,苏昊可不觉得自己有那样的耐心,所以说今天是一定要解决的,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在这样的想法之下,在这样的想法驱动之下所好,也是没有什么可再说的,直接是朝着对方勾了勾手指那种挑衅的意味非常的鲜明,或者对于苏昊来说,并不是那种挑衅的意味,而是直接的就是让对方过来送死好了,反正对方也是打算弄死自己那么就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就可以了。

    当然此时此刻对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看到苏昊的那种所谓的,在对方眼中绝对可以称之为蔑视的那种态度和眼神,顿时便是皱了皱眉头,自然也不可能有任何的示弱,是打算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直接将事情尽快的解决,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的便是打了一个指响。

    这就好像是某种命令在这一时间启动了。

    然后别人能够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色的魂魄,就像是在天空当中炸开的那种烟花一样,有着火树银花一般的那种非常庞然的树木以及垂落的姿态。

    形成黑压压的一种状态,朝着苏昊笼罩过去,可以说这一次没有着任何任何的一点缝隙,完全就是一种汪洋一般的人海战术或者说是魂魄的海洋的战术,如果说这只是肉身方面的问题可能,还是有躲开的那种可能性,但是,只是魂魄方面的压制,便是完全的彻底的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