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总裁明明超A却过分沙雕 > 第204章 总裁暗中布局
    席画走进去,递上退学申请,对院长说:“院长,我不能再进行学业了。”

    院长接过申请表,点了点头。

    在此之前,院长和副院长,席画的辅导员,包括学生会的成员都开过会。

    席画身上的风言风语实在太多,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学校的声誉。

    作为一所国内首屈一指的学校,这样劣迹斑斑的人,早退学也是对学校好。

    只是……他这么大年纪,见过太多因为一时走错路,而一生都毁掉的学生了。他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学生。

    所以他在校长面前为席画争取了选择的机会,让她自己选择是退学还是休学。

    没想到最终还是让他失望了。

    院长收下退学申请,站起来向她伸出手:“席同学,祝你前程似锦。”

    席画也连忙伸出手和院长握了握。

    握完,院长笑笑说:“你可以离开学校了。”

    席画点点头,往办公室门外走。

    心里却窒息般的难受。

    她想到两年前考取这样的好学校时,她父母和高中老师的开心,他们那个时候都是以她为荣的。

    现在呢?她是火了,她是一线流量。

    但她深深知道自己是靠什么火的。

    她的父母,她的老师,看见网上那些关于她陷害同学、玩弄男生、在校怀孕的消息时,还会以她为骄傲吗?

    她又想到上一次陷害陆岑岑没有成功时,白莲是怎么对她的。

    自己真的能依靠白莲出道吗?白莲真的会一直帮助她?

    陆岑岑刚才的话在脑海中浮现……

    假如,这一次,她也没有了利用价值,白莲是不是还要十万块钱买断她往后的人生?

    席画鼻子一算,眼睛也模糊了,忽然回头,哭着对院长说:“院长,请您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想暂时休学。”

    ……

    席画没有把自己退学改休学的事告诉白莲,主要是白莲也没问。

    马上夏天到了,她心想可能还要在训练营地住一整个赛季,她申请完休学后,就回宿舍收拾了一行李箱夏天的衣服和鞋子。

    收拾完回到营地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她站在宿舍门口,推了一下门,发现被室友从里面反锁了。

    席画只好敲门,敲了几分钟,室友才一脸怨气地过来开门。

    给她开门的室友什么也没说就回床上去了。

    另一个室友翻了一下身,不耐烦地说:“刚刚睡着又被吵醒,有病吧!知不知道考虑别人?”

    席画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怼那人说:“我在群里给大家发了我今晚回来得晚,让你们给我留门,你不留怪谁?”

    “大家训练那么忙,谁有空看手机?你以为是你啊,训练期间还能跑出去害女同学?”

    席画本来心情就不好,室友语气又冲,她“啪”的一声把灯打开:“既然不想睡那就别睡了!”

    她本来还想体贴体贴室友,明天白天抽空整理衣服的,结果室友这个样子,不值得她体贴。

    她现在就打开行李箱整理了起来。

    宿舍里其他三个室友都从床上坐了起来,相互望望对方,脸上都是不满。

    刚才那个说话的室友,看见席画箱子里都是夏天衣服,忍不住嘲讽道:“白费力气,留不到夏天就要走的人,还带这么多夏天的衣服过来。”

    席画回头冷冷扫了她一眼:“我是上一期的第二名,你是二十名,要走也是你先走。”

    “你第一名都没用!自己不上网的吗?不在网络里看看你什么评价?你以为你真的有实力就可以留到最后?上一届的吕茶儿不比你更厉害?她现在糊的都没影了。”

    席画叠衣服的动作一滞,低着头,默默说了句:“今年和去年不一样了。”

    “什么时候都一样,自己作恶多端还想出道。”那个室友冷笑一声,满脸嘲讽地说,“我的老板和我说了,节目组已经安排你下一期就淘汰了!”

    她这话一出来,另一名室友立马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紧张地说:“你别乱说话!”

    对方立马捂了一下嘴巴,被这么一提醒也反应过来了,高层决定的事,还未公开最好不要乱说。

    要是席画真的因为提前知道自己要被退赛,而故意在比赛中闹什么事,影响到节目和背后的公司,那就完了。

    她偷偷看了一眼席画,见她好像也没有相信,还在整理自己的衣服,这才松了口气。

    也不敢说再多了,往床上一躺,拉上被子把头蒙起来,继续睡觉了。

    席画垂着脑袋,继续叠手上的衣服。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泪在眼眶里转了会儿,滴落在她的手背上,炸开一朵小小的水花,便再无动静。

    这晚之后,席画的心情似乎完全没没有受到影响,丝毫不颓废,甚至比以前更加努力的训练,准备新一期的比赛。

    比赛当晚,她要上台之前,白莲的经纪人单独把她叫到了化妆间,像前几次一样鼓励她:“待会儿比赛加油啊。”

    席画点点头,微笑着说:“我最近训练的很勤快,一定不会让白老师失望的。”

    经纪人点点头,眼神透露一丝不忍,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却最终沉默了。

    过了会儿,席画主动问:“老师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准备上台啦?”

    经纪人又笑了,不过笑容却似乎有些伤感。

    她拍拍席画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席画,人生中有很多不可控,但是我想说,只要你努力了,哪怕没有结果,你也对得起自己了。”

    席画点头,笑得没心没肺:“我知道的,既然是我选择的路,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

    经纪人没有再说别的了,让开路,目送她去舞台。

    很快就到席画的表演,她在台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耳麦,深呼一口气,走上台去。

    她要表演的是古风飞天舞,音乐响起的时候,她单手拉着绸带从高处飞下来,衣袂翩翩,仙气飘飘,坐在评委席的白莲不自觉地坐直了些,她竟觉得惊艳。

    不过很快白莲的脸色又恢复如常。

    可惜了,一个好苗子,却只能成为多方的牺牲品。

    台下观众并未买账,嘘声不断,甚至有很多辱骂的声音,叫着让她下台,让她退出节目。但席画脸上的笑意丝毫未见,坚持完成了这场极具异域风情的飞天舞。

    也是她娱乐圈生涯的谢幕舞。

    结束后,评委席上一位外号“喷子”的评委,先说了一句:“你今天的舞蹈还不错,但是我们需要的选手应该是一个德艺双馨的偶像。”

    然后就抓着之前网上的那些事严厉地指责了她好几分钟。

    席画全程面带微笑地听完,时不时插一句“谢谢老师”。

    那位喷子评委原以为席画会在台上哭的,结果她居然一直在微笑,弄得他心里发毛,更觉得毫无成就,气得说了句:“果然没脸没皮,说这么久还摆着张笑脸。”

    然后把话筒往台子上一摔,不说了。

    这要是被节目组一剪,又是一个爆点,能火好几周。

    评委示意席画可以先到后台休息,让别的选手上台,席画乖巧地冲评委鞠了个躬,然后退回了舞台后面。

    她到卫生间,拿下双耳里塞着的内置耳机。

    这里面很大声地循环播放着刚才那台舞蹈的背影音乐,她一拿下来,好半天耳朵还还突突的疼,好像有小针在扎她的耳膜一样。

    她对今晚的一切早有预感,她不敢接受,不敢听外界的声音,所以才想到这样的主意。

    她实在没有办法强大到坦然面对一切。

    今天果然没有出现奇迹,她以最低票数被淘汰。

    结束后,白莲的经纪人把她带到比赛现场后面一个最隐蔽的休息室,给她发了一条编辑好的文案,让她发出去。

    文案特别的官方,去掉铺垫和辞藻,总结下来就两句话:我的行为确实给公众带来了不良影响。我诚挚道歉并承诺退出娱乐圈。

    她丝毫没有反抗,听话地发布了出去。

    然后直接把微博给卸载了。

    她估计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上这个平台了。她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网络上是怎么议论她的。

    幸好,她现在还有书可以念。

    经纪人还要在这间休息室里等白莲,就让她先离开。

    席画听话地从办公室里离开,在经过隔壁的休息室的时候,她隐约听见里面传来白莲的声音:“……你小心点,我官方的朋友和我透露,南洙决最近好像在查你的账。你在这个位置上这么多年,想出点事太容易了。”

    “呵呵,我想到了。”天真的声音。

    席画下意识地脚步放缓,又听见白莲说:“是我们俩轻敌了,没想到我们俩都没伤到陆岑岑分毫。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暂避风头?”

    天真说:“既然南洙决开始查我,留给我的时间就不多了。我可不想什么都还没做就去坐牢,起码坐牢之前要再做点别的事啊。”

    “比如呢?”

    天真哈哈大笑,说:“我开游轮的朋友说,鸣世一个游戏团队下周要去他们游轮上团建,陆岑岑就在名单之中,你说我到时候想办法把她迷晕,再直接把她丢到海里喂鱼,是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她们居然要直接杀人!

    席画倒吸一口凉气,吓得猛地往前跑了两步,却不小心踩到裙摆摔到地上。

    天真立即问了一句:“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