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杀手女婿 > 第7章 狗眼看人低
    被许老爷子从族会上赶出来,一家人饭也没吃。许昕红着眼睛,打开冰箱门,取出剩下的一些菜做饭。

    沈飞默默地过去,搭把手。

    二人沉默无言,只是做着手里的活儿。沈飞喉咙里像被什么东西噎着……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许昕怎么会受到这样的委屈?

    刚刚想开口说点什么,沈飞却蓦然听到许昕细若蚊呐的声音。

    “对不起。”

    沈飞怔怔地抬眼看着许昕。

    “我爷爷他们太不讲道理了,让你这么受委屈,对不起……”

    当下,沈飞的心田像被暖流浇灌一般,他深吸一口气,一把把许昕抱在怀里。

    “哐当!”在一旁切菜的冯惠,把手里的菜刀一丢,眼睛一白,嘴里就骂开了。

    “做个饭怎么还搂着了!”

    “赶紧给我松开,不争气的东西,一天天想着占我闺女便宜,迟早把你赶出家门!”三年来,沈飞每次和许昕亲热的时候,冯惠就各种阻拦。

    结婚三年,两人还是分居。

    正骂着,门铃“叮叮咚咚”的响了,冯惠一边解围裙去开门,一边还在对沈飞指指点点,“谁啊?”

    一开门儿,只见一短发长裙的妇女站在门口,看模样,四十多岁,五十岁不到,眉眼和冯惠有些相似,眼白多。面色倒是没冯惠好,有些蜡黄。大热天的,精心化的妆,隐隐有化掉的迹象。

    “哟,霞儿啊,快进来里边坐。”冯惠嘴上说的欢快,一转身,嘴就瘪了起来。

    这冯霞是冯惠的堂妹,俩人从小长到大,后来冯惠机缘巧合,认识了许家的公子许天远——也就是许昕离世的父亲,算是嫁入了豪门。

    冯霞就一般了,嫁的老公是个老实人,跑长途的,一年到头开个卡车,风里来雨里去,赚不到什么钱。

    人有钱了,感情就变味儿,冯惠也慢慢不待见这个昔日的小姐妹了。

    眼下,这冯霞来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来求她办事的,冯惠更不乐意了。

    “来得巧啊,我们刚从族会回来,昕儿和小飞正在做饭呢!来,在姐姐家先吃顿饭。”

    冯惠一下坐到沙发上。

    “不了不了。惠姐,我们这次来……有个事儿想问问您。”冯霞说着,从门外拖进来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二十岁出头,个子不高,堪堪一米七;浅绿色的T恤和卡其色的短裤,脚上拖了双拖鞋;剪了个小平头,圆眼蒜鼻厚嘴唇,架了双黑框小眼镜。

    正是冯霞的儿子——汪凯。

    “哟!”冯惠脸色登时变了,“小凯啊,来坐坐坐。”

    进了门,汪凯也不打招呼,自顾自地坐在沙发边缘,低着脑袋看手机。

    冯霞一脸讪笑,搓着手,“惠姐,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

    “小凯这不是刚毕业嘛,想进盛天集团……你今儿族会,那认识的人排场一定很大吧……兴许认识盛天老总……”

    冯惠一听提起族会的事儿,翘起二郎腿,瘪着嘴不说话。

    沉默许久,冯霞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冯惠,“惠姐……”

    “妈!”汪凯摁灭手机屏幕,把手机揣在兜里,“这事儿别问姨妈了,我自个儿办,咱回家吧!”

    “你这倒霉孩子!”冯霞眉毛一皱,手一甩,“你给我坐下!”

    汪凯“切”了一声,不情愿地坐下了。

    再次拿出手机,自顾自地玩起来,好像眼前的事,与他无关。

    冯霞笑道:“惠姐,小凯是你看着长大的。他打小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大学全国前三,奖学金拿了无数。”

    “这不是眼看着要毕业了,市里那些公司给的实习工资太低,只有盛天集团的待遇不错……你看,能不能帮个忙?”

    越听冯惠心里越烦躁,这个冯霞,一天天见她家富贵了,就跑过来求这求那。也不掂量掂量自家怂儿子,人家盛天集团,那可是近几年东海市崛起的顶级集团!

    人集团老总,别说她了,许老爷子都没机会见上几面!

    沉默半晌,冯惠瓮声瓮气地说:“好妹妹啊,不是这个忙我不帮……”话说一半,留一半,拿眼瞥冯霞,意思很明显。

    后者脸上的讪笑一点点消失了,嘴唇哆嗦着,“好姐姐,你就想想办法吧……”

    话说到这里,许昕沈飞那边的饭菜也做的差不多了,冯霞的事儿,从头到尾,沈飞都看在眼里。看见两个老女人对峙着,汪凯在一旁坐立难安,颇像今晚族会上的一幕。

    心理对汪凯有些同情,他想进的盛天集团沈飞倒认识,秦升的产业。当年当杀手的时候,那家伙就喜欢研究金融理财,拿佣金经商,盛天集团就这么过来的,据他说,规模还可以。

    汪凯这事,和秦升打个招呼就行。

    沈飞走过去擦了擦围裙,“妈,霞姨,饭做好了,先来吃饭吧。小凯的事儿……我兴许能帮上忙,我有朋友在盛天上班,吃完饭,我打个招呼。”

    空气里死一般的寂静。

    冯惠转过头来,哆嗦着嘴唇,难以置信地挤出一句话:“你多嘴什么?滚下去!”

    沈飞也不吃惊,冯惠骂他骂惯了,随她去,他能帮到汪凯就行。没想到,一转眼,沈飞的心里就笼罩上了一层寒意。

    那汪凯坐在沙发上,小眼睛扫了他一眼,立马翻出一个白眼儿,厚嘴唇一扯,重重地“嗤”了一声。

    再看冯霞,短暂地愣神之后,看也不看他,拉着冯惠的手不停地摇,“惠姐,行行好……”

    母女两个,完全没有把沈飞的好意当一回事。

    许昕悄悄走了过来,温软的手拉住了沈飞的手,沈飞回头看,许昕凄苦一笑,对着他摇了摇头。

    随她们去吧。

    沈飞苦笑一声,也不说什么,和许昕去一旁用餐去了。

    那边,冯霞还在纠缠,冯惠的脸色越来越差,汪凯忍不住了站起身,大喊一声:“妈!来之前咱就跟你说了……咱没钱没势,谁会当咱是亲戚!”

    “你看她从头到尾,给咱好脸色看过吗?你不用低声下气的求她,咱可以凭实力进盛天,到时候……让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羡慕死!”

    一番话,把冯惠和冯霞都惊了。冯惠也撕破脸,双手一抱胸,刻薄道:“是!老娘就看不惯你们那穷酸样!一个个不掂量掂量自己,想进盛天,做梦去吧你!”

    “你看你个小东西一副矮冬瓜样,给人看大门都没人要,回去给你老子跑长途,脚都不一定够得到油门吧?”

    冯霞一听冯惠骂她宝贝儿子,也气极,三人骂成一团。

    ……

    “我还就不信了,我家小凯没你,还进不了盛天了!”冯霞说完,砰地一声,摔门走了。

    冯惠在客厅里发作了一通,墙面上的钟嗒嗒嗒地指向10点的时候,她也骂骂咧咧地回屋睡觉了。

    沈飞半躺在床上,不安稳的一天,终于回归了寂静。

    拉开窗帘一脚,月夜如昼,三年前的那天,自己人生迈入转折点的那天,月光似乎也是这么亮。

    犹豫了半天,沈飞拨通了熟悉的手机号,三秒后,电话接通了。

    他微微吃了一惊,三年了,秦升这货的手机号居然一直没换。

    “还你红酒的人情。”他直接开口道。“杀谁,说话。”

    “阎罗终究是阎罗。”

    “废话少说。”

    “刀疤。”

    “谁?”沈飞皱眉。

    “过了三年,杀手之王连基本的杀手规则都忘了吗?”电话那头嘲笑道,“杀谁不用管,只管杀就是。”

    沈飞无语,酝酿了半晌情绪,开口骂道:“你他妈是脑子有问题吗?告诉我刀疤两个字,我去哪儿给你杀?目标资料!”

    “咳咳。”手机那头,秦升有些呛到了,“我发你。”

    “老子诺基亚,不是智能机!”

    手机那头,秦升顿了顿,手指敲了敲桌面,“那明天来我公司取吧……顺便喝一杯。”

    沈飞也顿了顿,“行。”

    提到秦升,就想到他旗下的盛天集团,忽然想到汪凯一家,内心纠结了片刻,沈飞叹了口气,“对了,我老婆有个堂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