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网游小说 > 从道果开始 > 第九十三章 陈少河的事业!【第二更,求月票!】
    这也是陈季川在道果世界中,要贪多,要三道同修,又修习诸多道法、武功的缘故——

    没办法。

    哪怕贪多都追赶的费劲,要是在道果世界中专精一道,还不知道要被甩出多远。

    兴许道果世界中能达到更高层次。

    可陈季川现实中的修为提升还是存在极限。

    纵向提升有限。

    陈季川就只能力求全面:

    在保证修为提升的情况下,尽量往横向拓展,丰富自身的各种手段。

    两者结合起来,保持一个相对平衡,才是效率最高的。

    一味拔高道果世界中的修为,赌博一般的期许着境界高了能对现实中有更多帮助,未免有些好高骛远。

    修为才是根本。

    没有修为,给你神通无法施展,给你大法无法修炼。

    都是扯淡。

    陈季川还是愿意脚踏实地,一步步来。

    他如今内功八层,先天二境,这是真气境。

    事实上。

    按照《剑图》上的描述,修士修行,在前期,大多都是从内息、内力开始,再到先天内力、先天真气、先天真元。

    然后打破冥顽,登顶炼气之境。

    真元化为法力。

    所谓‘炼气’,就是将‘真元’逐渐转化为‘法力’的过程。

    “法宝!法宝!”

    “顾名思义,就是以法力驱动的宝物。”

    “炼化也要用法力炼化。”

    “真气、真元在层次上就差了一等,不论是现在的炼化,还是往后的催动,难度都不是一般的高,消耗也大。”

    陈季川握住剑柄,真气灌注其中,往着远处山包轻轻一挥。

    轰!

    这剑就如同暴走一般,沛然大力传来,野蛮的就要脱离陈季川的掌控。

    根本不受控制,更别提施展什么剑法。

    但一剑挥出。

    远处树木应声而断,山包上也腾起一阵烟尘。

    “这威力——”

    陈季川摇摇头。

    这等威力大是大了,但不受控制,好似蛮力,对他们这些高手来说,很难有太大威胁。

    “还得继续炼化。”

    陈季川抱着剑,又回到山洞中。

    ……

    时间流逝。

    转眼七日。

    青空山,碧青崖。

    涂山计人在残垣断壁中,在他跟前,有一块冰晶立着,足有两层楼那么高。里头矗立着一头浑身灰褐毛发的暴猿。

    任何动物一旦体型超出常态,都显得恐怖。

    一丈出头的暴猿,给人极大的压迫力。

    涂山计真元激发,护住周身,这才勉强站住。将两手放在冰晶上,暗运‘驭兽术’,意图将其操控。

    战争还未打响,尚在准备阶段。

    若能在此之前,将这头‘暴猿’驯服,那么拿下邕州其他六郡,则更是易如反掌。

    苦心驯化。

    一面要竭尽全力抵抗暴猿带来的压迫力,一面又要专心运转驭兽术,当真丝毫分神不得。

    但就在这时。

    涂山计忽感一阵无名火从心底烧起,转瞬就遍布全身,烧的他头脑发热,四肢冰冷。好似堕入火窟,烧的人恍恍惚惚、烦烦躁躁。

    “热热热!”

    心神顿时分散。

    轰!

    真元一散,整个人就被掀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噗!”

    一张口,逆血喷出。

    涂山计一个鲤鱼打挺弹起来,两眼惊疑不定四顾望去,口中爆喝道:“谁?!”

    一面警惕。

    一面又暗运法诀,去唤金冠神鹰。

    呼!

    大鹏一日同风起。

    金冠神鹰就在不远,振翅间,一个起落,就到了涂山计头顶,掀起狂风,将四周警戒。

    “我们走!”

    涂山计纵身跃到金冠神鹰背上。

    驾驭神鹰,很快就出了此地,回到碧青崖上。

    “我要闭关。”

    “你在空中护法,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此处。”

    涂山计吩咐金冠神鹰一声,就到了殿中。

    他走的匆忙,却没看到,原本无比神俊的金冠神鹰,此刻脸上隐隐约约有一团黑雾笼罩,精神头也有些萎靡。

    ……

    施咒行法,将涂山计与金冠神鹰纠缠住。

    碧青崖依旧在调兵遣将。

    但陈季川知道,在没有破解掉‘煮饭煮肉法咒’之前,碧青崖绝不敢动手。

    哪怕涂山计破法得活,但只要金冠神鹰没能活命,碧青崖依旧不敢动手。

    武盟至少能得数月安宁。

    倘若涂山计束手无策,这个时间还将无限延长!

    时间流淌。

    陈季川感悟道果、修行剑气、炼化元辰剑,整个人连轴转,还嫌时间不够用。

    此外。

    他在黑狱得了宝物,尝到甜头。

    于是下令,让王泉、薛忠也各自在水府、桃源中细致排查。意图找到类似于‘元辰剑’的宝物,类似于《剑图》的仙家功法。

    但水府多是水域、沼泽,就算是熟悉水性的人,也很难将角角落落都搜寻到,遗漏之处恐怕十之八九。

    即便有宝物在其中,想要找到也不是易事。

    桃源则好排查的多。

    那里是一片肥的流油的黑土地,一马平川,阡陌纵横。若是有什么宝物在地上,很容易就被发现。

    要是在地下,也不用费心思去找,那无异于大海捞针。

    时间一天天过去。

    不论是水府还是桃源,始终都没有什么发现。

    陈季川也不着急,只心中存个念想。

    刻苦修行。

    又在关注碧青崖,关注涂山计与金冠神鹰。

    ‘煮饭煮肉法咒’不同凡响,将涂山计烧的死去活来。

    但在法咒发作的第二十四日,陈季川感应到灶火熄灭,心中一怔却也知道:“还是被破了。”

    涂山计到底是得了仙家传承,能驾驭神鹰,有破解法咒的法子不奇怪。

    “可惜了。”

    陈季川摇摇头,暗道一声。

    没能咒死不安分的涂山计,的确让人可惜。咒法被破,气机震荡。陈季川没有受伤,也没遭受反噬,但气机牵引之下,一时半会儿,也再难施展其他咒法去咒涂山计。

    还须搁置一段时日。

    好在接连烧他二十四日,涂山计的精气、元气必定大伤,近期内,只怕要当个缩头乌龟专心疗伤,很难再兴风作浪了。

    也算达到陈季川的预期。

    没了碧青崖的威胁,陈季川心中轻松不少。

    时间一晃。

    已是二月。

    这日下午,大雪飘扬。

    明堂山。

    陈季川坐在屋内,看着院中,陈少河冒着风雪,还在观察他那一小片药园。蹲的久了,身上落了一层积雪,将头发都给染白。

    他也浑然不知。

    自进入武盟,陈少河除了修行之外,就一心扑在培育灵药上。

    带着药物司衙门的十多个人,在桃源中开辟了一处药园,将整个司署都搬了过去。

    每十日一次的休沐日,回到家中也要摆弄那些药草。

    倒是专注。

    但这样也好,修行并非都是打打杀杀,用心钻研,培育灵药辅助修行,也是一条路子。

    当然。

    陈少河野路子,能不能从无到有培育出传说中的灵药,还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看着院外。

    看着陈少河。

    恍惚间。

    陈季川好似又回到去年。

    那时他们还在海棠山,陈少河也像这样,蹲在院中,却不是摆弄药草,而是堆了两个雪人,丑陋、难看。

    还似个孩子。

    一年过去,就长大成人,一心扑在事业上,令人感慨。

    “时间过的真快。”

    陈季川不由感叹一声。

    “什么真快?”陈少河正从屋外进来,没听清四哥说话,小跑过来问。

    “药材的长势。”

    陈季川指着院中的药园笑道。

    “嘿嘿。”

    陈少河现在就喜欢听别人夸他的药材长势好,见四哥也夸,忍不住就乐了起来,话匣子也一下就打开了:“这不算什么,我们药物司种在桃源中的药材,长的那才叫一个快呢。有一块药园,我跟谢涛每天去丢七八个‘植物生长’。短短一个多月,有些药材都可以入药了。”

    谢涛代号‘百胜将’,也是白玉京成员。

    陈少河口中的‘植物生长’,就是陈季川从谢涛身上临摹得来。

    陈少河在药物司站稳跟脚之后,陈季川就将谢涛调去,现在是陈少河手下第一员得力干将。

    在陈季川面前夸过不少次。

    “灵石呢?”

    “灵石对那些药材生长有促进吗?”

    陈季川问道。

    他支持陈少河培育药材,除了想让他有自己的事业之外,也是打心眼里觉得这一行有前途。

    常人看病、武人修行,都离不开药材。

    修士也是人,只怕也不例外。

    将普通药材培育成灵药,这有些扯淡,但万一呢?

    “没有。”

    陈少河摇摇头,却兴致不减,给四哥解释道:“习武之人借助灵石修行,都要依靠秘法牵引,我猜测灵石就算对药材生长有益,中间很可能也藏着什么关窍。我现在还在观察,时间太短,没什么发现。”

    他倒是有科研精神,不骄不躁,遇着难题、困境,也不气馁。

    颇有种百折不挠的架势。

    “不错。”

    “不错。”

    让陈季川看着欢喜,心底也有些自豪:这可是他教出来的弟弟!

    “一条腿走路不得行。”

    “我前段时间提交申请,将原先武胜门、漓水帮中,类似于海棠山‘灵枣树’的灵株全都移植到桃源中。”

    “准备仔细研究研究这些灵树是怎么个原理.....”

    陈少河不知道四哥在想什么。

    他滔滔不绝,跟四哥说着种植药材、培育灵药的重重难关,讲述自己种种猜想各种方案。

    陈季川也精通药理,倒也能搭得上话。

    兄弟二人讨论的热火朝天。

    不知不觉。

    天就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