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修罗战神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助兴
    “好了,灿灿,你带着侠尘去好好玩玩,顺便认识一下我们屠家的人,稍后可以来三楼坐坐。”

    “是三爷爷!”

    夏成龙礼貌地退出去,这会儿才算是解脱。

    房间里,几人相互看了一眼,大长老说话:“你们觉得这年轻人怎么样?”

    “先不管对方是否真心想要留下,单单在气质方面绝对没话说!”

    “没错,此子不骄不躁,不俾不亢,是个人才!”

    几位长老你一言我一言,说了半天,都是夸赞的词语,对于此夏成龙自然是不知道的,否则还可以稍微放松一下,说明他对于之前的伪装非常成功。

    “老三,那小子就交给你了,只要将对方的身份查清楚,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好好培养一下,说不定对于我们有很大的帮助。”

    屠志点点头:“我也这样想着,而且还可以让家里的那些小子看看,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两人从二楼下来,重新进入人满人患的一楼,那些千金们看到夏成龙,眼睛一下子亮了。

    夏成龙本身没什么,但屠灿灿反而不乐意了。

    凭什么呀!

    这好说歹说也是她带来的人,怎么就被其他人白嫖了,索性直接带到另一边去,这里有几位年轻人,相貌与气质都是出类拔萃,眉宇间带着自信。

    几人看到夏成龙和屠灿灿过来,也转身露出笑容。

    还不待屠灿灿介绍,其中一位已经伸手:“你好,相比你就是龙侠尘吧!”

    “你好,请问……”

    “哦,我叫屠炎,很高兴认识你!”

    屠灿灿白了一眼:“这是我二叔的公子,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超凡境武者,左边的是我三伯的公子,右边的是我四舅的少爷,至于这个就不用我介绍了吧!”

    屠灿灿嫌麻烦,索性一口气将周围的人介绍了个遍,最后一位自然是屠白,他作为带领屠家队伍,取得联合大会冠军的人,今儿个自然是要出现的。

    夏成龙无语,这屠家还真是枝繁叶茂,大伯二舅的一撮一撮,他还在想一个问题,这么多屠家人,要是平日里见面叫错了怎么办!

    “尘兄,怎么样,在这里还住的习惯吗?”屠白上前关心的问道。

    夏成龙点头:“非常习惯,而且让灿灿小姐服侍我,真是受宠若惊!”

    ……

    夏成龙突然来一句,让众人无言以对。

    即便他们都是同一年代的人,但是“开车”这种事情也太快了吧!

    什么叫做“服侍”,还受宠若惊?

    屠灿灿咬着牙,她自然知道这是夏成龙报复之前不敲门便进来的事情。

    士可忍孰不可忍!

    “不用客气,毕竟很多米还不懂,第一次还是要教教你的。”

    “咳咳咳!”

    对于两人暗度陈仓的话,众人只有尴尬的咳嗽来掩盖此刻的气氛了。

    第一次是什么鬼?

    “那什么,两位就先逛着,我还有些事情,就不陪两位聊了。”

    “我也是,肚子疼,先走一步!”

    “后会有期!”

    第三位更加果断,抱拳立刻走人,头都不回!

    对于此,屠灿灿表示很开心,因为在大家的严重,夏成龙已经完美地被印上了“小处男”这样的称号。

    屠白也尴尬的咳嗽,对于屠灿灿他还是知道一点的,这个比他大两岁的表姐平日里顽皮的很。

    “那个,尘兄,我也有事就先行一步了,如果有什么需要便跟我说,我会尽量帮忙!”

    “多谢!”

    夏成龙确实有需要帮忙的,不过他还没有那个能力。

    “灿灿小姐,怎样,开心吗?”

    “啊?”

    屠灿灿一脸无措,丝毫不知道夏成龙的意思。

    不过这会儿他们在相对偏僻的地方,夏成龙大胆起来,一个转身,用后背挡住一侧的众人视线。

    使得他们在后背与墙的中间,然后身子慢慢向女人靠去,显得极为暧昧。

    这种感觉和那屠辉耍流氓截然不同,屠灿灿的心竟然在扑通扑通的跳,双手抱在胸口,一副警惕地样子。

    “你,你想要干什么?”

    “这句话不应该是问灿灿小姐你吗,怎么,特意将其他人支开,不就是为了这一时刻?”

    此刻的夏成龙完全就是个勾女人的浪子,和杀伐决断,黑夜修罗之类的字眼完全挂不上关系。

    “放屁,我什么时候支走其他人了,不要血口喷人行不行?”

    “不是吗,难道我理解错误了,那灿灿小姐教教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

    夏成龙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随便发出的音符落入耳中,都能让人的耳朵怀孕,此刻地屠灿灿脸皮已经发烫。

    “我,你,混蛋……”

    发慌的屠灿灿完全不知所措,这种情况她以前根本没有出现过。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作为一名超凡境的武者,她完全可以一脚踢开,或者一拳冲过去的。

    但这会儿对方脑子里啥都想不起来……

    “哦-~我知道了,是不是这里不方便,那我们回去你再教我。”

    “混蛋,滚开!”

    屠灿灿实在受不了这种云里雾里的话,挣扎着剥开夏成龙的身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着离开的女人,夏成龙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想要和他斗还差了点。

    将众人支开,自然不是为了耍流氓这么简单。

    今天到场的人很多,如果宗雪琴真的在凌霄城,在屠家,说不定会在这样的场合出现。

    所以他必须要去注意每个人,这种事情自然是不需要有人在旁边,否则他奇怪的动作很快会暴露他的目的。

    夏成龙毕竟只是一个小人物,在一阵骚动后便隐沉在人群中,此刻一股淡淡的金属性向周围展开。

    金属性可以很好的隐藏在周围的建筑中。

    一个人的相貌可以改变,但是他本身的灵气是独一无二的,像夏成龙这样拥有多属性的武者必然可不多。

    而且他只需要知道宗雪琴的灵气便可以,其他的还不是此刻的目标。

    各色各样的人出现脑海中,一楼并没有宗雪琴的气息出现,二楼是属于包房类型,这里的房间材料很特殊,如果他强行进入,必然会打草惊蛇。

    灵气继续向着楼上蔓延,直到将整栋别墅都勘察一遍,依旧没有发现对方的气息。

    难道说宗雪琴根本没在凌霄城?

    不可能,既然连封不休都说了,那必然和这里有些关系。

    只是从他来凌霄城开始,没有察觉到那女人的丝毫气息,这就有些伤了。

    看来这种事不能着急,或者说他还没有进入到屠家的核心,那个女人在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后会更加小心。

    “尘兄!”

    夏成龙正分析着当下的局势,屠白的声音出现。

    “有事?”

    “嗯,这里没什么好待的,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

    屠白见夏成龙不解,又解释到:“在三层有凌霄城的各大风云人物,我们也去凑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