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混世农民工 > 第0252章 离别的站台
    任天飞这时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这消息是楚生财透露给魏刚的,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的人,就有他们什么样的活动圈子。

    张月明一步上前,冷冷的说道:“魏刚!你也别太过分了,大家都是同学,没有你这样的”

    “闭嘴!你这个懦夫。李菲说了,她曾经脱光了给你,你都不敢上。你说你这样的男人,还好意思在我这儿说话吗?”

    魏刚的这话一出口,跟在他身后的哪两个男子便大笑了起来。张月明气得脸上的颜色都变了。

    魏刚变着法子的羞辱张月明,还不是他得不到李菲而妒忌。这一点任天飞早就看清楚了,他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他连李菲的边也没有沾上。

    在大街上羞辱自己最好的同学,任天飞岂能不管,他一步上前,用手指着魏刚的鼻子说道:“你再敢胡说八道,休怪我无理”

    魏刚身后的哪两个男子一看任天飞如此嚣张,这两人立马围了上来。任天飞指在魏刚鼻子上的手并没有拿开,而是声冰冷的说道:“就你们三还敢跟我动手?”

    魏刚扭动着脖子,一脸的诡笑。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出手,而是朝身后挥了一下手,和哪两个男子都往后退了一步。

    “任天飞!能打不是本事。你打我的哪一拳,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我今天不想和你动手,我要看着你这次输的连女朋友也要让给别人,到时候没有人接手时,你完全可以来找我”

    魏刚一边说着,一边退着往后走。任天飞气坏了,他双拳一握,就要往上冲时卢慧跑了过来,她紧紧的抱住了任天飞的胳膊,死活也不松手。

    直到魏刚走远了,张月明还在哪里瞪着眼睛,看来他真是被气坏了。这也难怪,哪个男人被说成这样,还不生气的话那岂不是成了傻子。

    任天飞长出了一口气,给卢慧使了个眼色,让她前边先走,然后他走到张月明跟前,伸手在他的后背轻拍了两下说:“行了!别和这种垃圾人生气了,真的划不来”

    “我现在真后悔,怎么会和李菲这样的女人谈恋爱呢?没想到她竟然是个疯子,什么狗屁话都往外说。说句心里话,我真为你感到庆幸,还好你和她什么事情也没有。看来你倒是有点先见之明”

    张明月长叹了一口气,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子来和任天飞一同往前走。为了安慰老同学,任天飞伸手搂在了张月明的肩膀上。

    任天飞看了一眼张月明,然后呵呵一笑说:“李菲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女人,她哪里能看上我这么一个老农民的儿子。你们现在分开了,我倒是可以说了。她能看上你,大部原因不是你本人,而是你的家庭背景”

    “你说对了,这事我到了后面才知道的。刚才哪混蛋说的没有错,李菲是脱了衣服让我上,但她的条件是让我妈帮她在天北市公*局安排一份工作。我一时无法答应她这条件,她就跟我分手。为这事我还有点怨我妈,后来才慢慢想通,这女人还真要不得,她的野心和贪心一样让人害怕”

    张月明越说越激动,忽然挥起一拳,砸在了路边的铁护栏上。

    任天飞赶紧的拍了他两下说:“好了!这事你算是幸运儿,还好和她分了手,否则你这辈子也别想着安宁”

    两个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已走到了龙西北路,这儿离张月明的单位只有一条马路之隔。在任天飞的劝说下,张月明这才去上班了。

    看着张月明恋恋不舍的样子,卢慧笑着说:“你们俩的感情还挺深的吗?”

    “嘿!上了一趟大学,只交了这么一个朋友”

    任天飞说着,颇感失望的摇了摇头,然后带着卢慧去了天北市的步行街。这里卖什么的都有。人家卢慧这么远的跟着他来了,总得买点东西回去吧!而且喜欢买东西也是女人的天性。

    虽说天北市的发展和S市来比简直有着天壤之别,可是天北市买的一些小玩意儿S市并不一定有。不是说物以稀为贵,卢慧一看到这些东西还是挺感兴趣。

    两人从下午的三点多钟,一直逛到了六点多钟,这才吃了点东西,然后带上卢慧在步行街买的一些稀罕玩意儿,两人这才去了火车站。

    取上行李,考虑到安全起见,两人在外面也没有过多的停留,直接拖着行李进了候车室。

    在候车室等车,也是百般无聊。两个人偎依在一起,说着情话。不知道为什么,卢慧今天的话特别的多,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说,而任天飞只是听着,时不时的答应上两句。

    大概七点多的样子,任天飞在上厕所时,忽然透过候车室的落地玻璃,他忽然看到张梦正在伸长脖子往里面看。

    任天飞一激动,没有给卢慧打招呼便跑了出去。

    “张梦!你怎么来了?”

    任天飞一跑过去,便热情的问道。

    张梦粉脸微微一红说:“我有个朋友要去外地出差,我过来送送他。哎!我哥说你今晚也要走?”

    张梦说这话时,显得有点紧张,很明显她是在撒谎。

    看着她有点可爱的样子,任天飞呵呵一笑问道:“要不要我带你进看看?”

    “不了,他可能还没来吧!”

    张梦说着,便把脸转了过去。

    看惯了张梦的刁钻和任性,现在一看她如此温婉的样子,任天飞都有一种认错了人的感觉。

    为了不让卢慧看到他,任天飞只好壮着胆子说:“开车还有一会儿时间,要不咱们去哪边坐坐?”

    张梦没有吭声,而是低着头朝西边走去,走到花坛边上,她从小包里掏出一张报纸铺开了,然后坐了下去。

    一看任天飞站着没有动,张梦便呵呵一笑说:“坐下来吧!我又不会吃了你。不过你怕你哪位看到的话,倒是可以站着”

    任天飞呵呵一笑,屁股一扭,便坐在了张梦的身边。

    “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这个问题有点大,我一时还真回答不了你。你哥可能给你说了,我现在的女朋友是HN的,将来怎么发展,我也说不清楚”

    任天飞压低了声音,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梦呵呵一笑说:“你这么大的人了原来是闹着玩?记住!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衣服,穿上了有时候你想脱,也有可能就脱不下来了”

    张梦说完这句话,忽然猛的站了起来,冲任天飞挥了挥手。一蹦一跳的消失在了幕色之中。

    任天飞愣在哪里好一会儿时间,他根本无法理解张梦忽然来找他的意思。尤其她后面说的这些话,更是云山雾罩的。

    等他再次回到位子上时,他们所乘列车的旅客已在车次牌下面排队。卢慧很显然是等急了。她一看到任天飞,便没好气的质问道:“你这是拉长江还是尿黄河?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肚子有点痛,在里面多蹲了一会儿”

    一看情况不妙,任天飞只好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卢慧眉头一皱,轻声问道:“现在怎么样?你要不跑出去跑点吃肚子痛的药,还有二十多分钟才开车,应该来的及”

    “不用了,上趟厕所好多了”

    任天飞说着摇了摇头,他便拖起密码箱,拉着赶紧去排队了。

    卢慧从后面追了上来说:“排啥队啊!我们最后进去得了,哪硬卧车箱应该没有几个人上,不着急”

    卢慧说着,便把任天飞拉着又坐在了候车室的椅子上。眼看着又要离开老家了,任天飞的心里忽然又开始不好受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任天飞心里如油在煎,说句心里话,要不是为了生活,他真的不愿离开家乡。

    当检票一开始,他便拉着密码箱,跟在队伍的最后走进了站台。整个过程,他显得很木讷,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似的。

    卢慧的分析非常正确,倘大的天北市,坐硬卧的人只有四个人,而且还是分在两节车厢的。但是坐硬座的人还是不少,光队伍弯来绕去的就排了好长。让任天飞搞不清楚的是,这些人的行李永远都是那么的多,出去是大包小包,回来是更加夸张。

    就在他正想着这个问题时,他们乘坐的列车鸣着笛声缓缓的开进行了站。排在硬座车厢的人群忽然在这个时候乱了队形,大家一涌而上,朝着还未停稳的火车便扑了上去。

    站台的工作人员大声的叫骂着,甚至还动起了手。可是这个时候的人群就像是疯了似的,谁也不听他们这些人的话。

    “走啊!你应该庆幸才对,否则和这些人是一样的”

    卢慧拉了任天飞一把,她微微一笑说道。

    任天飞长出了一口气,他什么话也没有说,而是提起密码箱朝着空空的车门走去。卢慧说的没有错,他应该感到庆幸才对。他如果没有在东升厂干出了名堂,他现在就是刚才这些人群中的一员。

    就在任天飞刚登上火车的这个时间,楚生财的办公室里已吵翻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