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宠妻 > 第788章 他突然想放弃了
 北冥深在听到‘荣家’二字的时候,脸上就涌起了一阵恍惚。

到了此刻,他是真的相信了那句话,苍天轮回终有报。

荣家?

早已经被他们北冥家族给灭了,如今唯一存活的只有宋子恒。

前天,宋子恒入住海晟的事情,北冥深也知道了。

他也明白,宋子恒身后有宫凌夜,宫凌夜也知道他们北冥家族不会再对宋子恒赶尽杀绝,所以才敢放宋子恒独自进入海晟,面对天下人。

可是,宋子恒活着又怎样?

北冥深清楚地知道,宋子恒对医学一窍不通,甚至就连宋运成,擅长的也不过是西医罢了。

荣家那些古老而神秘的药方,早已随着先辈们的逝去,而尘归尘,土归土了。

显然面前的医生谈及过往,还格外感慨唏嘘:“如果我们能找到当初荣家的药方,再用西医的病理学和药理学配合着分析,恐怕事半功倍。

家主,放射治疗的确比较慢,这个是局限,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北冥深淡淡点头,思绪也是飘远:“好,我知道了。”

他从医院出来,来到一楼的时候,刚好有工人用消毒水拖过地,北冥深嗅到那个味道,胃部一阵恶心。

在今天之前,他好几次突然恶心想吐,还以为是最近压力过大,可是此刻才明白,是颅内长了东西。

忍住胃里的翻滚,他快步出去,在门口缓了缓,让脸色变得好了些,这才拉开车门上了车。

他没有去集团,而是直接回了家。

家族依旧是日复一日一成不变的模样,可是今天却无端让人觉得萧瑟。

已经过了元宵,可今年竟然比往年都冷,天空里也飘起了雪花。

北冥深站在腊梅树下,梅花早已开过了花期,只有光秃秃的枝头,上面积着些许的雪。

丝丝缕缕的冷意钻入呼吸,此刻反而让沉重的大脑变得清明了许多,北冥深站在树下,发现不多时,地面竟然都已经覆上了一层雪白。

而就在这时,他感觉鼻子里有什么热意涌出,伸手一摸,指尖一片鲜红。

他快速仰头,可依旧还是有好几滴血落在了雪地上,仿佛绽放的红梅。

佣人刚好经过,见到北冥深,顿时紧张道:“家主,您流鼻血了,我马上拿冷毛巾!”

北冥深仰头望着天空,那里有雪花不断飘落,冰凉的六瓣形状落在脸颊上,很快,便化成了一粒一粒的小水珠。

北冥深在这一刻,突然觉得有种深入骨髓的疲惫。

从十八岁到现在,他撑了十多年,到头来得到了什么?

父亲去世,弟弟死在手术台上,喜欢的女孩嫁作他人妇,他的龙凤胎孩子被他亲手放弃,而现在,他的身体似乎都快撑不下去了。

心头竟然涌起一个念头,如果他脑部的肿瘤是恶性的,是不是更好?

这样,或许只用几个月,他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北冥深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这么脆弱的时刻。

他靠在墙面上,用佣人给他的冷毛巾敷了一会儿鼻子,见没有再流血,于是将毛巾扔在了一边。

佣人见他穿得单薄,于是又拿了一件大氅,给他披在了身上。

丝丝缕缕的温度,一点点唤回北冥深的理智。

他扛了这么多年了,就算再累,也不能死。

江小溪生死未明,孩子也不知是不是还在,他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哪怕是瞎着,也要撑到孩子能够继承家业的这一天。

北冥深转身回到房间,拨出了一个电话。

千里之外,宁城的沈喻手机响了。

他是之前帮北冥深治疗烧伤的中医大夫,对于病人的身份也是完全不会探究,所以手机来电显示,也只有一个代号。

他滑了接听:“先生。”

北冥深道:“沈大夫,我有事情想要向您打听……”听北冥深要荣家的那个古老药方,沈喻也是有些叹息:“先生,您这个难度很大。

且不说荣家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就说这个药方,也不知道是真有还是传闻。

不过我可以将它发布在药品拍卖会上,正好又是新的一年,过阵子也会有拍卖会了。”

北冥深应道:“好,那谢谢沈大夫了。”

“不过先生,您还记得当初我那位赫连小友吗?

就是你治疗那天,弹琴的那位。”

沈喻又道:“听说她之前无意间得到过荣家药方,如果你要得急,或许也可以找她打听一下。”

北冥深问道:“赫连青?”

“对,就是她。”

沈喻道。

“好的,我知道了。”

北冥深挂了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北冥沫发了一条消息。

“沫沫,你有赫连青的联系方式吗?”

北冥沫那边回复颇快:“有啊,深哥,你要看中医?

是哪里不好吗?”

“没事,就是找她问个药方。”

北冥深回复道。

“哦,好,你等我给你她的微信名片哈。”

北冥沫说罢,直接将名片推送了过去。

北冥深望着那个头像,上面的照片赫然是在一个灯会上的,照片上没有人,却有两道靠在一起的影子。

他申请加了好友,附言:北冥深。

赫连青是见过北冥深的,除了那次,还有北冥沫的婚礼,只是,两人几乎没有说过话。

不过还好,北冥深只等到了晚上,就收到了好友通过的提示。

他开门见山,直接道:“赫连小姐,我想请问您是否知道哪里能够买到荣家药方?”

网络那端,赫连青望着这句话,心头不免有几分警惕。

荣家药方简直连城,觊觎的人不在少数。

而这个人,她和他不熟,显然宫陌宸对他也没有任何好脸色,所以,她自然不可能完全不设防。

于是她回复道:“北冥先生,我师承苜蓿,和荣家没有接触,并没有荣家的药方。

您如果是身体有什么问题,我倒是可以提一些建议。”

北冥深也明白对方就算真有,不可能直接告诉他,于是,他道:“我有个朋友,得了脑瘤……”说罢,将自己的脑CT报告发了过去,只是隐藏了姓名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