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继承千万亿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睁眼说瞎话
 柳海诚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是想好了说辞。

想要一口咬死,说是今天才知道的这些事情,把自己摘干净在说。

毕竟!他只有说自己是刚知道这件事情,然后便第一时间过来处理,这样才会显得自己多有诚意。

至于张丰那边,他也想好了,就说是因为张丰上午去找他,在离开之后他询问了自己的儿子,这才是知道了这件事情。

这边是柳海诚的打算。

不过柳海诚小看张丰了,他的这套说辞能够糊弄苏琳琳这个单纯的姑娘,却糊弄不了张丰这身经百战,经历过诸多大风大浪的老油子。

别说是张丰了,就柳海诚这破绽百出的说辞,糊弄有些经历的人,都是糊弄不了的。

更何况今天上午,张丰还亲自去找过他。

当时张丰便是从柳海诚的表情当中看出,柳海诚的心虚和故意包庇,所以柳海诚想要用这个借口糊弄张丰,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哎呀,柳海诚你上午不说实话也就算了,可现在都到这份上了,你还在这里满嘴跑火车的扯淡,你真当我们都是傻子……非常好糊弄吗?”

便在柳海诚话音落下,苏琳琳不知道如何应答的时候。

一道让柳海诚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

这道声音落入柳海诚的耳朵里,也是让柳海诚浑身一个激灵。

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去,便看到张丰迈着优哉游哉的步子走了过来。

这一次跟在他身后的,并非是赵无常,而是赵无常安排过来保护张丰的两位高手。

虽然现在张丰已经是古武者了,强大的一塌糊涂,但赵无常还是不放心故而便安排人跟着张丰,以防万一。

“柳海诚啊,你这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的是够可以的啊。”

“明明是做错了事情,却还在这里一个劲的嘴硬。”

“明明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故意包庇你儿子,还派人过来威胁苏家不要闹事,可现在你却是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你真是够可以的啊。”

张丰走了过来,说话间便是对着柳海诚竖起一根大拇指。

柳海诚看到张丰过来,听到张丰的这些话,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紫,最终变得苍白起来,腿肚子都在打哆嗦。

上午他见张丰的时候,不知道张丰的身份,所以还敢耀武扬威的嘚瑟一下。

可现在他已经见识到张丰的手段了,所以现在面对张丰,对他而言就如同是面对一头吃人的老虎一般,让他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心里也充满了恐惧。

“苏学姐,不要听他们在这里胡说八道,他们现在过来道歉……只是因为我让人对他们柳氏集团做了点事情,他们扛不住了。”

“所以迫于压力来道歉了,但实际上他早就知道他儿子撞了你弟弟的事情。”

“但他却包庇他的儿子,非但不给你们进行赔偿,还亲自派人来威胁你们家不要闹事。”

张丰看着苏琳琳,平静的说道。

苏琳琳听到张丰的这些话,紧紧的抿着嘴唇,看向柳海诚的眼神已经跟刚才不一样了。

与其相信柳海诚说的那样,她更愿意选择相信张丰,毕竟从一开始就是张丰在帮她,而且她也相信张丰没有必要骗她。

“张少……误会,真的是误会啊。”

“我没要包庇我儿子的意思,这一切都是误会啊。”

柳海诚听到张丰的这些话,脸色愈加的苍白,连续深吸几口气后,连声说道:“我是真不知道小杰撞人的事情,我是今上午才知道的。”

“哦,是吗?”

张丰笑了笑,声音里充满了讥讽。

柳海诚道:“这不是上午你去找我来吗,你走后我便是找小杰询问了一下情况,这才知道真的有这么会事,我在弄清楚只有便第一时间过来道歉了,我说的都是真的啊,还请你相信我。”

他这话说的,当着你是无比的诚恳,诚恳至极。

如果是没有太过社会经验的人,听着柳海诚这般具有诚意的声音,还真的会毫不犹豫的就选择相信。

但经历过太多事情的张丰,却不会被这些鬼话骗到。

“呵呵,柳海诚你真的是睁眼说瞎话的典型啊,你难道真的把我当成是傻子了,觉得我好欺骗?”

张丰冷笑着道。

柳海诚脸色苍白,还想要解释什么。

然而不等他说话,赵无常安排给张丰的保镖,便是在张丰的示意下往前一步,沉声道:“柳海诚,从张少离开你们公司后,你的手机便只跟于光有过一通电话,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电话……你儿子的手机也没有任何一通电话。”

“你联系你儿子,也是在你决定要来医院道歉的时候,才联系的。”

“所以凭这点来说,你找你儿子询问情况的谎言不攻自破,当然……如果你是通过别的渠道联系的你儿子,那就把证据拿出来。”

唰!这些话一说出来,柳海诚和柳海元哥俩的脸色,直接变成了死灰。

张丰摇了摇头,嘲讽道:“柳海诚你的手机早就已经被我们黑掉了,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视线当中,你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真以为我都不知道吗?”

蹬蹬蹬!柳海诚说不出话来,面如死灰的倒退几步,双腿发软完全的站不稳了,仿佛随时都会跌倒。

他原以为自己能糊弄过去。

可谁知道自己竟然被人家看得透透的,根本就没有糊弄过去的可能性。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手机竟然都被监.听了,他联系过那些人对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就让他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了。

“柳海诚,上我的时候我就给过你机会,可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

“现在你过来赔礼道歉,说是来赔礼道歉的,可是你还在这里谎话连篇试图瞒天过海,你到底寓意何为?”

“难不成你觉得我们就这么傻,只是听你三两句谎话,这事就能过去吗?”

“如果你是这样以为的,那我只能说你真的是太白痴了。”

张丰目光淡然的看着柳海诚,声音缓缓说道。

柳海诚听到张丰的这些话,脸色苍白无比,无法形容,冷汗更是早已经湿透了全身。

而他的弟弟柳海元,此刻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同样苍白浑身上下也是被冷汗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