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嫡女:冷王溺宠嚣张妃 > 第826章 给我打
 四处都没有找到小花,韩守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小花会不会被这里的人给抓住了。

他刚要起身再去找找,府上的巡逻家丁已经走了过来,他急忙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你们说这公主殿下是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整个府上都没有找到人,公子可生气了。”

那一群举着灯笼的家丁,开始议论。

“不知道啊,总不能跳进池塘了吧?

不过池塘里面公子也让人找了很久,没有见到公主殿下的身影。

这公主看着柔柔弱弱的,断然的不可能会自己游出去的。”

“就是,可是就是奇怪,都说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忽然就什么都没有了,想着都觉得可怕。”

家丁们没事闲聊着,从韩守业的面前经过,然后走远了。

韩守业再次出来,刚才的人说了那么多,只是说没有找到公主殿下,却始终都没有提起小花。

小花是被他们抓住了吧?

韩守业想到这里,他翻身出来,跟在那些人的身后。

家丁们打着灯笼往前走,嘴里继续在议论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都怪这两个女人,要不他们是可以好好的睡觉,现在却整的大家都不能睡觉。

家丁们只是单纯的在院子里巡逻,并没有去其他地方,也没有提起过小花。

两队家丁碰头的时候,总算是有了一些儿发现。

“你们几个跟我到地牢去,其他的人继续巡逻。”

一个看着好像是管家模样的人,从两队家丁里选出了几个跟他走。

巡逻继续,管家带着选出的四个人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韩守业等那些人走了一会儿,才跟着过去。

前面的人拐进了一个院子里,韩守业也跟着拐了进去。

这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花草树木。

院子里有好几个门,韩守业不知道该从哪个门进去,借着月光,他发现自己面前的那个门上都是灰尘。

再看几个门上,也都是灰尘。

只有靠右的一间房门的把手上是干干净净的。

就是这里了!韩守业正要伸出手去推门,忽然感觉到背后的风声,他的头一躲,躲过后面的木棒,伸手一抓把后面的那个人撩倒在自己脚边,然后一脚踏了上去,另外一只手捂住对方的嘴巴。

一切太突然了,那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事,就已经被撂倒,还阻止他喊出声。

韩守业拖着那个人来到了旁边没有人的房间里。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要不然,这个就是你的下场。”

韩守业把那个人打自己的木棍“啪”的一声给掰断了。

胳膊粗的木棍啊,说掰断就掰断了,那个人觉得自己的脖子应该没有那个木棍结实。

“好好,你说什么我都回答。”

那个人吓的脸都白了,急忙点头。

“被抓回来的两名姑娘,都在什么地方?”

“回大侠,一个不见了,还有一个从水里捞出来,正关在地牢里。”

“地牢在什么地方?”

韩守业问。

“就在你刚才准备推开的门里。”

“你们把那姑娘怎么样了?”

“没,没,我不知道,我才进来。”

那个人见韩守业的目光变了,他说话都结巴起来,真怕眼前这个人一生气把他的脖子给拧了。

韩守业急着去救人,地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他一个从地牢里出来的人,当然懂得那种苦。

他把那个人的衣服给撕开,连城绳索按照部队捆人的方法捆的结结实实的。

然后点了那个人的穴位。

“我点你的穴,你在一个时辰之内不能说话,过了一个时辰就可以喊救命了。”

韩守业说完,转身就出了那间屋子,他要去救小花,小花是姐姐身边的人,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再次来到门口,韩守业推开房门迈了进去。

屋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在门口适应了一下,韩守业可以判断出大概的方位。

这里肯定不是地牢,地牢应该还在里面。

韩守业的目光适应了黑暗,他大步朝着下一个门口走去。

连续经过了好几道门,来到房屋的尽头,屋里却什么都没有,不对啊,都说是地牢,怎么会什么都没有?

而且空气中那种腐尸的臭味是不会骗人的。

他蹲下身子在地板上敲着,想看看是不是地牢的入口在这里,整个屋都敲完了,也没有发现什么地方是空心的。

站了起来,韩守业的目光在屋里四处巡查着,到底地牢的入口在什么地方?

怎么一点儿破绽都没有。

屋里什么都没有,地面也都是实心的,倒是有一扇窗户。

窗户!不知道窗户的外面会是个什么样的景象。

韩守业修长的手指放在窗户上,没有犹豫推开了窗户。

一支箭飞了过来,他眼疾手快的把箭抓住。

紧接着就有人舞动着手里的刀枪棍棒朝着韩守业打了过来。

韩守业就凭着手里的那支箭,从窗户里杀到了窗户外。

那些恶奴,平日里都是狗仗人势,其实真正的本事没有什么,被韩守业几下就都给打的趴在地上。

韩守业很聪明,为了防止那些人跑,他抢过一把刀,把他们的腿都戳了个窟窿,让他们只能在地上躺着,不能再做坏事。

地牢口的人给收拾了,韩守业提着刀钻进了地牢。

地牢里的味道是越来越浓,韩守业的手紧紧的握住刀柄,这里的隔音效果非常的好,地牢里发生的事情,外面听不到,外面发生的事情,地牢里也听不到。

“说,公主殿下藏在什么地方了?”

一个恶狠狠的男人的声音问道。

然后里面死一般的沉寂。

“哼,嘴硬是吧?

看你长的花容月貌的,如果在你的脸上和身上烙下印子,会不会影响你嫁人呢?”

那个男声又一次的冒了出来。

“不知道。”

小花坚决的声音也从里面传了出来。

小花在里面就好,韩守业放心了,有了目标他就可以救人了。

“不知道?

哼,你这丫头真是嘴硬,看样子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还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来人,给我继续打。”

话音刚落,就听到里面传出鞭子抽在肉上的声音。

地牢里的味道就更加浓郁,这里不知道屈死了多少人,这府上的主人真是作恶多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