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这个皇子有点潮 > 第九十一章为朕分忧

若要人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萧奉先一伙人祸国殃民,也只有天祚帝这傻瓜还拿他当宝,萧太后虽有心除贼,却也无法越过儿子那关,所以才想出这个办法。

从古到今、历朝历代,变法就没有不是血雨腥风的,因为变法会触动一大批老顽固的利益,偏偏这些老顽固还掌握着最强大的军队。

所以萧太后才一力怂恿萧奉先主持变法,一旦生乱,皇帝就可把所有罪过推给萧奉先,而为了平民愤,势必要拿他开刀。

想明白这些后,赵玉心里却是微微一叹,萧太后的想法或许是好的,但如果真那么办了,怕这个国家会灭亡的更快。

出乎赵玉意料,在将玩累的萧太后和天祚帝一伙人送到门口时,却突然又被天祚帝叫了过去。

“妹婿啊!朕跟母后商量了一下,给你三个月时间,看能不能把你母后从汴梁接过来,这三个月中,你先待在幽州,三个月后,朕另外委派你任务”

幸福来的实在太突然了,赵玉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脸上却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道:“太后和陛下的恩典,臣感激莫名,只是这件事还是算了吧!我父皇不可能让我母后出宫的,再说,这边还有一大摊子事呢!”

天祚帝拍了拍赵玉的肩膀,笑道:“事在人为,而且汴梁又派人来找你了,你还是去见见吧!”

天祚帝最后这句话顿时让赵玉醒悟过来,这家伙那是什么好心让我去接老娘,怕还是在试探我吧?

汴梁又来人了,会是谁?你这消息可是够灵通的...

相比上京这个热热闹闹的春节,汴梁皇宫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原来是江南方腊趁着大年三十,偷袭杭州得手,占领杭州后,兵封直指扬州,并封锁了运河。

江南那些深受生辰纲荼毒的百姓,在知道方腊占领杭州后,都踊跃报名参军,在极短时间内,叛军人马就超过了十万。

要知道汴梁的物资十有七八来自漕运,方腊掐断运河,就等于是掐住了大宋王朝的脖子,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消灭方腊,就是困,也把汴梁困死了。

同时宋江一伙人在山东也不消停,攻城略地,异常的活跃,不过好在还没打出山东,不然就更够官兵忙活的了。

徽宗皇帝勃然大怒,严令拖拖拉拉的童贯即刻调转人马去江南平叛,否则军法从事。

之前包括徽宗皇帝在内,都没把方腊等人放在心上,却不想他们会闹出这么大动静,这回想不重视都不行了。

试问这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思过年?甚至喘气都不敢大声,生怕触了徽宗皇帝的霉头。

“童贯走到那啦?怎么还没有战报传来?他要是灭不了方腊,朕灭他九族...”

大殿内回荡着徽宗皇帝有些歇斯底里的吼叫。

玉阶下的文武大臣们都跟鹌鹑似的,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没一个敢吭声的。

梁师成算是彻底瘪茄子了,童贯北伐是他一力主张,现在童贯因为还想在封王的美梦,所以才延误了军机让方腊做大,这时候他若再胡乱发话,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徽宗皇帝发了一会脾气,瞪了梁师成一眼,然后目光转向太子,冷冷道:“太子,童贯也算是你举荐的,你有什么想说的?”

“儿臣、这个...”

赵桓本就缺少急智,在老爹的威压下,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转眼间汗水就打湿了地面。

徽宗皇帝现在对这个太子是越来越失望,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这么大的国家,怎能放心交给他?

“儿臣觉得可以找八弟回来平叛!”

憋了半天,赵桓终于憋出一句话来,却不想这句话差点没把皇帝老爹气翻白眼了。

用手指着赵桓,颤抖着道:“你、你、你给朕滚出去!”

“陛下息怒,其实太子所说,也未尝没有道理,毕竟方腊贼子打出的旗号是迎益王,我们可以对外宣称,朝廷将派益王率大军平叛”

关键时刻,还是李纲站了出来。

徽宗皇帝都被气糊涂了,经李纲这么一提醒,也顿时醒悟过来,不过醒悟过来有什么用,就算是赵玉答应回来,怕是也来不及啊!

谁也没注意,赵楷偷偷向高俅使了个眼色。

高俅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然后开口道:“启奏陛下,臣有一策可为陛下分忧”

关键时刻还得是自己的好基友啊!

徽宗皇帝欣慰地看着高俅,温言道:“爱卿快说”

“招安宋江,然后让宋江前去剿灭方腊,不管成功与否,起码可以为朝廷大军争取时间,到时候两路大军合围,必可将方腊消灭”

“陛下,据臣所知,宋江在江南的时候,就已经表明要为朝廷效力,却在益王殿下离开后,流窜到山东挑起反旗,此事足以表明这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所以老臣不建议用之”

说话的是尚书左仆射周景隆,也就是差点成为赵玉老丈人的那位。

见有人反驳自己,高俅的脸立刻沉了下来,冷冷道:“大敌当前,难道周大人还有别的好办法吗?”

“陛下,老臣认为李大人所言有理,先造成一种假象迷惑叛军,同时调西北种家派兵抄方腊后路,方腊此时虽然贼焰嚣张,但部下多为乌合之众,而朝廷这边有长江天险,叛军想要短时间攻破长江防线,怕也没那么容易”

别看周景隆不管军队,说出来的话却也头头是道,一时间让优柔寡断的徽宗皇帝也犹豫起来。

“周大人此言差矣,谁不知道西北种家轻易调动不得,西夏狼子野心,万一趁种家调动之际偷袭我边城,这个后果谁能负责?”

“父皇,儿臣赞同高太尉的建议,好处有三,其一可以拖延叛军脚步,为朝廷大军争取时间,其二,不论宋江和方腊谁胜谁败,都对朝廷没什么损失,甚至可以说是渔翁得利的好事,这其三,则可以显示父皇广阔的胸怀”

赵楷终于忍不住跳起来说道,还别说,他说的这三条都挺有道理的,尤其最后一个大大的马屁拍上去,让徽宗的脸顿时由阴转晴了。

自己这个三儿子真的是越来越有长进了。

想到这再看眼呆傻在那的老大赵桓,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厌恶。

“高爱卿,招安梁山一事,就由你来具体操作,朕只要他们尽快南下平叛,你懂朕的意思吧?”

“陛下放心,老臣这就派人去安排”

躬身施礼后,高俅不由暗暗长出了口气,然后悄悄跟赵楷交换了下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