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东京灵探 > 第21章 评论家
    “对不起,请问夏目老师是在这里吗?”

    看到有陌生人前来拜访,打开房门的女士不由得有些奇怪的问道:

    “不好意思,你们是……”

    “真是对不起!我们是银河映画的工作人员,目前正在拍摄一部关于野间千代老师的纪录片。今天冒昧前来,是想采访一下夏目老师,听说……夏目老师以前经常在媒体上评论光代老师的作品!”

    “哦,原来是这样啊!亲爱的,有客人来找你哦!”

    那名女子听到桂毅说明了来意,于是便打开了房门,将众人让进了房间里。

    “看来,您就是夏目老师的妻子了,请问……我们可以采访一下夏目老师吗?”

    “嗯,当然可以了!家里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客人了,真是让你们见笑了!”

    那位夏目太太一边收拾着家里沙发上的东西,一边招呼着桂毅他们坐下,直到众人就坐之后。夏目太太才默默地走到了房间里,随后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者慢慢的推了出来。

    “这就是夏目老师吗?他这是……”

    “去年因为血栓被送进了医院,回来之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你们是……”

    “亲爱的,他们是映画会社的人,说是为了给野间光代拍摄一部纪录片!”

    “噢……哈……真是没想到,你们居然会找上我!”

    “嗨,夏目老师!我们从吉永编辑那里听说,您是关注野间老师作品的几位文学评论家中最有影响力的。”

    “你们过奖了,我不过是仰仗小说家的作品混饭吃的家伙!野间光代,她不是已经去世很久了吗?”

    “嗯!今年是光代老师去世二十周年纪念!所以我们才会策划这次的记录片!对了,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光代老师的作品的!”

    “这个吗?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从野间光代第一部作品问世开始,我就已经在关注她了。当时我在《周刊文春》上发表了几篇关于她出道作品的个人见解,作为新人的野见光代还很客气的给我回了一封亲笔信表示感谢!”

    “原来还有这样的交流啊!那……您和光代老师的关系并没有外面流传的那样糟糕吧!”

    “呵……怎么说呢?身为评论家的我,从不会把私人关系掺杂在工作里。该指出对方缺点和不足的时候,我可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评论家夏目略显骄傲的说了一句,就在这时,她的妻子端过了茶水来,随后送到了众人的面前。

    “对了,忘了跟您介绍了,这位是日本电视台的主播东云麻衣小姐。等一下她想跟您沟通一下关于光代老师作品方面的话题。请问……我们可以在您是书房拍摄吗?”

    “可以……”

    看得出来,评论家夏目先生是一位很好说话的人。在经过简单的沟通之后,夏目便让自己的妻子帮着自己换了一件新的外套,随后还专门把书房安排给了桂毅当做临时的拍摄地点。

    从某种意义以上来说,也许夏目先生才是最了解野间光代的人。因为就算是伊藤嘉一,也不一定会认真的读完野间光代的所有作品。这也是桂毅执意要来拜访夏目先生的原因。当大家收拾停当之后,桂毅便走出了哲也镜头所能拍摄的范围,随后将自己连夜修改好的关于这次采访的提纲交给了麻衣。

    “我想清楚地知道野间光代在作品风格上的变化!这一点尤为关键!”

    “明白!”

    麻衣听到桂毅的提示,心中自然是心领神会。于是她默默地走到镜头前,看到哲也的示意之后,便开口问道:

    “夏目老师,一直以来您都在关注着野间光代老师的作品吗?”

    “嗯,从他刚刚开始跻身新人小说家时,我就已经在媒体上开始评论她的作品了。这期间,她还曾经跟我通过几次信件。”

    “这么说,您和光代老师私下里也有一些联系了?”

    “嗯?怎么说呢?我的工作是为了帮助小说家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如果看到作品中的不足,自然会毫不客气的指出来。不过……却并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得了,新人作家或会虚心接受我的建议,可是一旦作家开始成名,她们就会格外的爱惜自己的名声。野间光代的作品,说实话,我认为她后期的几部作品实在是大失水准,尽管书卖了不少,可是却走上了创作生涯的下坡路!”

    “等一下,请问……您说野间老师的作品开始失去水准,是从哪一部作品开始呢?”

    “是……从《湖中情缘》那本书开始的吧!本来光代的作品充满着对男女之间那种微妙情感的深刻思考,可是从《湖中情缘》这部小说开始,以前的那些引人深思的观点开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些平庸的恋爱戏码!以及一些毫无意义的对话!那种小说,根本就是平庸至极!”

    “可那本书是光代老师婚后的第一部作品吧!”

    “是的,其实在那之前的前一本书《烛火》中,就已经开始有所征兆了!我想……这就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吧!只有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光代,才是那个充满才华和灵气的小说家!嫁为人妇的光代,只不过是一个幸福的主妇罢了!”

    “可是……吉永前辈说,您的评论让光代老师一度感到非常的痛苦!”

    “痛苦?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我和她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我们只通过文字来交流,探讨共同关心的小说!对了,我记得那短时间,我还收到过光代的来信,她在信里向我质问到底如何才能让我对她的作品感到满意……”

    “那您是如何回答的?”

    “我跟她说,如果不能找到过去的创作状态,继续留在小说界,只能是挥霍她以前的名声。总有一天读者会回过味来,到时候,她就只能自取其辱了!”

    “自取其辱?”

    “是啊!在我看来,野间光代早就死了,从《湖中情缘》开始,她就已经离开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