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东京灵探 > 第47章 文艺春秋的转载
    “《被遗忘的,流浪少年杀人事件真相!》”

    两天后,当新一期的《周刊VIBES》刊登出对流浪少年杀人事件的调查文章之后,媒体界顿时一片哗然。

    而紧接着,作为NTV力推的当家女主播,东云麻衣也在自己所主持的晨间新闻节目《闹铃新闻》中回顾了这一起发生在十年前的严重暴力案件。在报道中出于对当事人的保护,电视台方面隐藏了安达一家的真实姓名。但是安达一家悲惨的经历还是引起了许多观众和读者的同情。一时间,各大媒体质疑者有之,相信者有之,而半信半疑者更是大多数。直到警方公布了关于小柳孝彦的供词之后,各大媒体才纷纷开始转载和引述《周刊VIBIES》的相关报道。而随之而来的,则是关于社会保障制度的弊端以及父母遗弃子女等社会问题的深刻思考。

    看到相关报道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共识,NTV立刻就邀请桂毅再次登上电视节目讲述了关于流浪少年杀人事件的相关调查工作。而这期节目的主持人便是桂毅的熟人东云麻衣,当他在电视上出示了一件件揭开当年事件背后真凶的调查证据之后,很多普通的民众都被当年的那场悲剧引起了关心。于此同时,还对几名当事人的父母进行了深深地声讨。

    就在那一期的专题节目被播出之后,一件天大的好事突然降落在了主编和泉的头上。于是他便赶忙找来了桂毅和桐谷,将这件喜事告诉了他们。

    “您说什么?《文艺春秋》要全文转载我们这一期的报道?”

    “是的!刚才接到电话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桐谷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们的报道……得到了业界第一的评论杂志的认可?我真是太高兴了,那可是《文艺春秋》啊!我们的文章,要放在总理大臣的案头上了!”

    “是啊!桐谷君,你和桂君写出的文字,会被放在总理大臣的桌案上!真希望《周刊VIBES》也能有这一天啊!”

    一部发行量最高也还不到一万的小杂志,所报道的文章居然能够登上发行量几十万的严肃杂志《文艺春秋》。这本身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而更让大家觉得唏嘘的是,杂志社几乎所有的编辑,在参加大学入学考试的时候,都有一段苦读文艺春秋的经历。毕竟大部分大学的文学部都喜欢从《文艺春秋》的报道中选择历年的论文题目。越是名校就越是如此。桂毅当年报考庆应的时候,几乎就订阅一整年的《文艺春秋》,谁能想到现在他的文章居然也会登上这本杂志!

    “桂君,你现在可是我们《VIBES》的招牌人物了,你和桐谷君的专栏可是我们杂志希望啊!”

    “是啊!如果我们《VIBES》有一天能够像《文艺春秋》一样,那我这辈子就知足了!《INSIGHT》以后只会被我们落的越来越远!”

    短短的一通来自《文艺春秋》的电话让整个《VIBES》都兴奋了起来。连带着壬生副主编,也因为这次的报道而兴奋不已,因为负责商务的他已经可以预想到那些大牌赞助商将目光投向《VIBES》的样子了。要是能找到几个长期合作的金主,《VIBES》就不会有被废刊的顾虑了!

    “诶,千惠呢?她怎么没来啊!”

    就在和泉主编打算对相关人员论功行赏的时候,他却突然看到了桂毅身后工位上空荡荡的样子。听到主编问起,桂毅这才向主编解释道:

    “主编大人,千惠说她想集中精神将这一次的采访经历撰写城剧本!恐怕以后就不能再到《VIBES》实习了,明天她会回来向您当面道谢,感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

    “唉,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听到桂毅的话,和泉主编有些惋惜的说了一句。随后便没有在继续问下去。而此时此刻,作为当事人的千惠,却独自一人静静的站在安达樱公寓的门外,将一封信亲手交到了对方的手里。

    “这是小柳孝彦先生拜托我们转交给您的……”

    安达樱有些诧异的看着千惠,当她接过那封信的时候,眼中的泪水便不受控制的落在了信封上。

    “姐姐,你……”

    “请……先进来吧!谢谢您……没有在说出我们的名字!”

    ……

    听到安达宪次关心的询问,姐姐安达樱没有理睬他,反而客气的将千惠让进了房间里,随后才问道:

    “孝彦他……还好吗?”

    ……

    “这个……我其实也不太清楚!不过既然已经发现了新的证据,警视厅的中山警部已经向地检署提交了重新调查当年案件的申请。到时候,只怕你们还要为小柳桑出面作证才是啊!”

    听千惠突然说到了这里,安达樱不由得有些沉默了下来。一想到自己少女时出卖身体的事情即将暴露,安达樱就没来由的感到了一丝恐惧。一直以来,安达樱一直在怪罪小柳孝彦害死了自己弟弟的事情。可是,当小柳真的要被执行死刑的时候,安达樱却又感到难以言喻的痛心。毕竟……大家可是在最困难的时候,相互扶持着,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日子啊!

    “安达桑,您……会出面为小柳君作证吗?”

    听到对面山田小姐的询问,安达樱的眼角再次涌现出了一些泪水,只见他仰起头来叹了口气,随后才对山田千惠子说道:

    “其实,小猛的死……也不能全怪他!他已经被关了这么多年,已经足够了!”

    ……

    说完了小柳孝彦的事情,千惠话锋一转,突然正襟危坐的向安达樱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安达桑,其实今天来,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得到你们的允许!你们当年的遭遇,在这个国家也许并不是个例,这个世界上,也许还有很多向你们一样,被父母遗弃,被社会保障制度遗忘的孩子,他们的事情无人知晓,我想为了像你们这样被遗忘的孩子拍摄一部电影,希望能为大家做些什么!”

    “电影?”

    “嗯!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先看一下这个……”

    “千惠一边说着,随后便从自己的公事包里拿出了一打厚厚的稿子,然后交到了安达樱的手上!”

    “这是你们的故事,我想……可以得到你们的允许!如果您有什么不想让我拍出来的,我会一一删除,直到得到您的认可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