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东京灵探 > 第43章 直子的记忆
    “您好,请问是直子小姐吗?”

    当桂毅走出了地铁站,来到了约定见面的咖啡店之后,才刚一进门,便看到一位主妇打扮的女子正坐在靠窗的座位旁,翻着杂志打发着时间。

    “嗯,您就是电话里联系过我的桂毅先生吗?”

    “嗨咿,初次见面!”

    ……

    听到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桂毅便走到对方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随后默默点头道谢道:

    “谢谢您愿意抽出时间来跟我们见一面,请问……您还记得您高中时的同学,安达樱吗?”

    “嗨咿,那时候大家关系非常的要好,基本上每天都会玩在一起。不过后来毕业之后,就渐渐的没什么往来了!”

    “那……您知道安达樱和藤井太步之间的事情吗?他们好像还交往过吧!”

    “嗨咿!其实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也算是见证者吧!不过,后来藤井君对樱酱实在是太绝情了,说实话,我直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他们之间为什么会闹成这样。”

    “原来是这样啊!”

    听到直子的这番说法,桂毅已经可以断定她似乎并不知道安达樱出卖身体的事情。于是他话锋一转,就先换了个话题,转而问起了关于小柳孝彦的事情。

    “那个……可不可以再向您咨询一件事情!请问……您有没有见到过,安达樱的身边出现过其他的男子,年纪的话,应该和安达樱是同岁!”

    “其他的男子?”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可能还有一个妹妹,当时大概是十三四岁的年纪!”

    “诶!您要是这么一说的话!我好像有些印象了!”

    “您果然有印象吗?请问,您都知道一些什么,关于那名男子的!”

    “我记得,有一次在路上遇见了阿樱,他当时画着妆,身边正好跟着一个没见过的男生。当时阿樱跟藤井还没有分手,我看到她之后,她的神情好像也有些不自然。不过我也没有太在意这件事,因为阿樱跟藤井君的关系真的非常的好。然后我就直接了当的问她那个人是谁了!那个男生自己说是阿樱的表哥,最近放暑假,从老家到东京玩!”

    “表哥吗?”

    “嗯!当时阿樱就是这么称呼他的!然后,因为我还有别的事情,所以就先走了。”

    “等一下,你刚才说安达樱那天还化妆了,请问……他平时也是这样吗?”

    “这个……阿樱平时很少化妆,所以那一天我才会特别有印象。说起来,我一直很佩服慕阿樱啊!不但人长得好看,而且还非常的勤快!不过,如果不是有那种母亲,恐怕阿樱也不会在高校时,就过得那么辛苦吧!”

    “那种母亲,安达樱的母亲您也了解吗?”

    “额……毕竟是一起度过了高校时光的好姐妹啊!老实说,他家的弟弟妹妹好像都是阿樱在照顾的,所以她平时非常的辛苦。除了在学校上学之外,周末还要去便利店打工。所以我也很惊讶她居然会有钱买化妆品!”

    “诶?她还要去打工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从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就开始了!后面她妈妈好像在外地赚了些钱,阿樱的生活才渐渐好了一些!”

    “您说……她的母亲后来去了外地?这件事是她告诉你的吗?”

    “不是的,有一次学校运动会,只有阿樱的妈妈没有来,然后我就问了她!”

    “对了,能不能再问您一个问题!”

    桂毅说到了这里,便从自己的公事包里拿出了笔记本,随后递到了对方的手中。请您看一下这张图上的画像,请问……您对这张画像上的男子有印象吗?

    “这个……看起来点像小猛!”

    当直子接过桂毅递给他的笔记本之后,之时略微的打量了一下,随后便迅速的说出了一个名字来。

    “小猛?”

    “就是阿樱最小的弟弟了!不过这张画像只是眉眼还有鼻子这里比较像,小猛的样子看起来好像还要更瘦一些,而且,他的这里,好像还有一颗痣!”

    “您是说这里吗?”

    “嗨咿,就是在眉毛末梢这里!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不会注意到的!”

    直子一边说着,便用手指向了那颗痣大概的位置,桂毅见了,便赶忙又拿出钱笔来,大致的修改了一下。

    ……

    当桂毅和直子的见面结束之后,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东京去了!

    只见桂毅一离开咖啡屋,就立刻拨通了美纪的电话。随后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警部大人!那具尸体,河滩上的那具尸体!已经可以确定……确定是安达宪次的弟弟安达猛的尸体了!”

    “什么?桂毅,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额……您还记得我拿到的那些资料吧!尸检报告中有一张头骨的照片!我刚才咨询了一下以前在中国时的同学,其中有一位好像现在是颅骨成像方面的专家,然后我就得到了一张根据那张颅骨照片生成的死者生前的画像。刚才我已经向安达樱以前的闺蜜直子确认过了,她只是看了一下,就一口说出了那张画像是安达猛的。我想,现在您应该可以有理由向地检署申请DNA鉴定了吧!如果安达樱知情不报的话,她将会被当做是同案犯处理!”

    “你真的确定?颅骨成像……这种东西连鉴识课都没有几个人掌握!你怎么……会!”

    “警部大人,难道您忘了吗?我可是中国人啊!我认识的同学里恰好有研究这方面的专家!所以我才会凭借关系得到死者的模拟容貌的!”

    “好吧!真是……让人惊讶的技术!”

    ……

    美纪听到桂毅的这番解释,虽然依旧感到有些匪夷所思,不过还是选择了相信。而桂毅还说了,他在直子那里还问到了更加重要的事情。不过因为还要赶飞机,所以就只能等回到东京再说了。

    就这样,桂毅才刚刚见过了直子之后,便连忙乘坐地铁赶往关西国际机场。而解开所有谜团的真相,现在正被关押在东京拘置所里,静静的等待着死刑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