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东京灵探 > 第16章 受害人的母亲
    船桥市,位于千Y县西北一带,是毗邻东京的卫星城市之一。按照桐谷前辈之前搜集的资料,流浪少年杀人事件中遇害的女孩成宫博子的亲人,目前就住在这里。

    当汽车停靠在了一片居民区外的停车场之后,桂毅便带着千惠还有麻衣一起走下了汽车,随后顺着上坡的道路朝着不远处的一栋二层的简易公寓走去。

    就在桂毅一行人路过了一个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便从他的面前一闪而过。桂毅见状,本能的便说道:

    “啊,好巧啊!警部大人!你们……你们怎么也跑到这边来了!”

    “该提问的人应该是我吧!你们几个怎么跑到船桥来了!”

    眼瞅着大家似乎是因为同样的目的碰在了一起,美纪不由得有些警惕了起来。倒是只跟她见过一次的那位女主播,突然走上前来客气的行礼道:

    “真高兴在这里又见到您了,上次……真是多亏了您的帮助啊!”

    “不必客气,我只是在职责允许的范围内,尽量的给某人一点面子罢了。你们这是……来采访成宫博子的母亲吗?”

    “嗨咿,想咨询一下当您博子被绑架的事情。警部大人呢?应该也是为了查案吧!”

    “我有些问题要过来当面问问,一会儿……”

    “啊,请您放心,我们是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桂毅一边说着,随后便停下脚步,抬手请美纪和他的下属们走在前边,看到桂毅这一次如此的乖巧懂事,美纪一时间到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桂毅就这样跟在警部大人的后面,慢慢地沿着坡道来到了公寓的入口处,当他们踩着钢骨架的外设楼梯走道二楼之后,很快便找到了写着成宫姓氏的表札。

    “咚!咚!咚!”

    “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成宫女士家吗?”

    “嗨咿!请稍等一下,我这就过来!”

    ……

    听到房间里传来了回应道声音。桂毅便站在一旁默默地想美纪点了点头,等到房门被打开之后,只见一位四十岁左右画着浓妆的女人笑盈盈的从房门里探出了头来,随后脸上便流露出了惊讶地神情。

    “你们是……”

    “不好意思,我们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特搜系的,这些是我的下属,有关当年博子遇害的案子,有些事情我想向您咨询一下……”

    “诶……警察?”

    “您好,我们是漫谈社旗下《VIBES》的记着,这两位是我的同事,昨天约好了跟您做个采访的事情您还记得吗?”

    眼看着警部大人做完了自我介绍,桂毅便赶忙掏出名片来也递了过去。当那位住在这里的女士接过双方的名片之后,她这才有所顾忌的将众人都让进了房间里。

    “请进来吧!我这里的条件不太好,房子很小……我去给你们泡茶吧!”

    “不必了,成宫女士,既然您今天还约了别的客人,那我们就长话短说,我注意到当时您是在博子的尸体被发现之后,才到警察那里报告说自己的女儿被人绑架了的,请问……您为什么不在博子被绑架之后,就第一时间报案呢?”

    “……我……我还不是担心博子的安全吗?要是被那些人知道我报警了,博子不就……”

    “是这样啊!那您是怎么确定博子是被人绑架的?”

    “这个……我下班回到家里,看到了博子留下的字条,然后我就到处去找她,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如果不是母亲的话,是不会感受到我当时的心情的!”

    “对了,您当时的工作……好像是在新宿那边的俱乐部里舞蹈演员吧!”

    “嗨咿!”

    ……

    正在美纪正要继续询问的时候,一旁的千惠突然开口插了一句说道:

    “真是太可怜了,要是您能请个保姆来照看博子的话,应该就不会有这种悲剧发生了!”

    “说的是啊!可惜我当时……实在是负担不起……”

    “怎么会,舞蹈演员的收入,应该很高吧!”

    ……

    千惠话音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顿时都看向了她,包括刚才还在擦拭着眼泪的成宫女士。

    “啊……真不对起,我的同事……说了奇怪的话!”

    桂毅看到千惠惹出了麻烦,便赶忙打起了圆场。一旁的成宫女士听过之后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

    当美纪简短的提了几个问题之后,她便低头向成宫女士表示了感谢,随后便打算告辞。就在美纪正打算离开的时候,看到一旁的桌案旁摆着博子的灵位,便提出想要为博子上一柱香。

    “嗨咿!”

    成宫女士听到了美纪的要求,便赶忙从一旁的抽屉里取来了线香和打火机,随后帮美纪引燃了线香。

    美纪双手持香,轻轻的低头祷告,随后将线香插进了香炉里,敲打了一旁的僧磬,然后双手合十默默地祷告了一番。

    “那么……我们就不打扰了!”

    “嗨咿!难得让您们还专程来这边!”

    ……

    当成宫女士送走了警察之后,她这才又回过头来招呼起了桂毅一行。回想起警部大人刚才问到的那个问题,桂毅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道:

    “请问……您当时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报警呢?”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那个孩子……当时我如果报警的话,只怕那个人会伤害博子!”

    “那……您还记得博子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吗?”

    “嗯,博子是个聪明,而且十分乖巧的孩子……她好像还特别喜欢画画……”

    “那……她都喜欢画什么呢?您还记得吗?”

    “这个……实在抱歉,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有些事情,我好想记得不太清楚了!”

    “啊,没事……”

    “这位母亲好像不太了解自己地女儿啊!”

    正当桂毅还想继续按照来之前设计的采访大纲接着和成宫女士交谈下去的时候,一直都在沉默的灵探却又一次给桂毅提了个醒。

    “诶,灵探桑,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这位母亲说博子是个聪明,而且十分乖巧的孩子,还非常喜欢画画,难道你不觉得这句话套在任何一个小孩子身上,基本上都说的通吗?”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