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巫师禁忌 > 第6章 棍老的炫耀
    离开木巫族的领地,路上只有巫源与棍老两人。

    他们的目的地是遗荒,好在即便是被巫神诅咒的遗弃之地遗荒,依然属于巫族的领地范围。

    只是地理偏远一些,在悲伤草原的东北部。

    所以巫源在路上,经过的都会有巫族族人存在,基本上都是安全的。

    越往东北方向走,越是荒凉,慢慢的原本的草地都渐渐消失,不管是山林还是平地,草木变少,看起来光秃秃的。

    “巫源,你不要听你父母的话,既然无法修炼源术,就修炼体术,体术一样非常强。”

    棍老自从提议让巫源修炼体术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之前在巫族对巫源的父母答应的很好,只是到了后边,就不断怂恿巫源修炼体术。

    “虽然我只是人族微不足道的存在,但是我在人族学到了完整的体术,要不我教给你吧。”

    “在这个世界,要是没有修为,是真的很难活下去的,尤其是我们即将到达的遗荒,那里的人饮毛茹血,环境更加残酷。”

    他一直劝说巫源修炼体术,一路上就没停过。

    在他看来,修炼体术真的没什么。

    “好了,你赶紧给我闭嘴吧。”

    “你都说了一路了,你不知道修炼体术是我们巫族的禁忌?”

    “我是不会修炼体术的。”

    巫源忍不住呵斥棍老,让他闭嘴,他听烦了。

    虽然他确实对体术很好奇,可是既然父母都说过,体术是巫族的禁忌,肯定是有原因的。

    即便是他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是父母肯定不会骗自己。

    对于棍老的怂恿,巫源无动于衷。

    讨了个没趣的棍老,不在多说,扛着包裹走在巫源身边,抬头向远处看了一眼,便侧过头对巫源呲着黄牙灿灿一笑。

    “还有十天左右我们就要到遗荒了。”

    听着棍老信誓旦旦的话语,巫源明显露出惊讶的神色。

    不解的看向棍老那微微驼背的身影:“看样子你很了解遗荒,你去过遗荒?”

    这个被巫族俘虏的人族,似乎知道的东西挺多的,反正一路上棍老谈吐不凡,说起整个源界任何地方,都能够说的头头是道,就像是他亲自经历过一般。

    老家伙眼睛闪了闪,立马点点头,无比得意的样子:“那是当然,我虽然是人族,但是我去过很多地方。”

    “我们人族的仙都大陆就不说了,南面我去过天海族的南部海,往东我去过龙族的东方圣山,往西去过灵族的婆娑世界,还有火族火焰谷。”

    “嘿嘿,你们巫族的悲伤草原暂且不说,往北,我还去过沉睡森林深处,不过那里挺危险。”

    巫源是越听越心惊,这老家伙还真的了得。

    要知道,源界虽然很大,但是版图也基本上被各大种族瓜分。

    巫族与人族占领着最中心的区域,人族的仙都大陆与巫族南部领土接壤,更南方便是天海族的南部海。

    东方有龙族的东方圣山,西边是灵族的婆娑世界与火族的火焰谷。

    北方便是兽族的沉睡森林与巨人族的巨人国度。

    这并不是全部,在地下世界,还有魔渊族的魔渊存在。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种族占领着一些领地,只是相比而言,他们的领地就小一些。

    所以巫源默默算了一下,棍老没去过的似乎也只有魔渊族的魔渊,还有巨人族的巨人国度了。

    几乎是踏遍了整个源界大部分区域。

    他很意外。

    “这么说,你除了魔渊与巨人国度,其他地方都去过?”

    老棍呲着黄牙笑道:“不,我还没说完,其实魔渊与巨人国度我都去过。”

    他似乎是炫耀一般,嘴脸无比得意。

    深吸一口气,巫源没想到棍老去过那么多地方。

    要知道,每一个种族的领地之内,都很难容纳其他种族存在,棍老要去那么多地方,岂不是会遇到很多的危机。

    难得的,他对棍老高看了一眼。

    作为一个俘虏,还有这么丰富的经历,确实值得另眼相看。

    不过也因此,巫源心中对棍老有些怀疑。

    既然他去过那么多的地方,也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就算是这个世界的超级强者,也都不敢轻易涉足其他种族的领地。

    每一个种族都有强大的超级强者坐镇,其他种族的强者出现,一般都会视为入侵,会被攻击。

    所以这个老家伙似乎有些问题。

    巫源不得不这么想,毕竟老家伙虽然是他们家的仆人,可是一般的仆人总是想着逃跑。

    而棍老却安安心心的呆在他们家,一点都没有逃跑的心思,倒是挺忠诚的。

    再者,这么一把年纪的老家伙上战场,以人族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派棍老这把年纪的人上战场当炮灰。

    据巫源所知,人族的实力比巫族只强不弱,顶尖高手更多。

    所以人族也没有理由派棍老上战场。

    他眉头皱了皱:“你是不是故意进入我们巫族,有自己的目的?”

    思前思后,巫源觉得棍老一定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族,他身份有问题,甚至在巫族之内做俘虏也是另有目的。

    下一刻,棍老立马摇摇头:“我能有什么目的,其实我是人族,膝下无儿无女,而我最喜欢的便是浪迹天涯,满世界跑。”

    “一般我进入其他种族的领地,也都是以战俘的方式混进去。”

    他似乎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巫源自然是不相信的。

    “你难道不知道上战场当俘虏容易被杀?”

    面对巫源的连续质疑,棍老却依然说的有依有据。

    “谁愿意杀我这么一个老家伙。”

    老家伙脸不红气不喘,神态轻松的走在巫源身边,弓着腰,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仆人一样,一点都看不出他对俘虏这个罪恶的身份有任何抵触。

    反而有种我是俘虏我开心的架势。

    巫源再没有追问,知道自己追问下去也是毫无意义。

    棍老要做什么他也懒得理会。

    而他现在还需要尽快找到自己无法吸收源力修炼的问题所在,这才是他的第一重任。

    至于棍老,就随他吧。

    “呜嗷………”

    忽然,远处出来一声兽吼声。

    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递过来,惊动了巫源与棍老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