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锋戾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抵达东瀛
    原来神州大地上无故涌现了许多妖魔鬼怪,搞得百姓民不聊生,大唐盛朝为降妖除魔耗尽了国力,许多大城市都故步自封,不管城外灾民死活。
    天灾降临,人祸接踵,到处都是无法厮杀,老实人根本就没有活路。
    为了逃避这场灾难,很多人都流亡到了海上,有能力者便占据岛礁,独立一个小王国。
    “你们要是多找几个男人,没准儿又能繁衍成像东瀛那样的王朝。”狄云枫笑着打趣道。
    川女名叫小银,今年二十一,如花似玉的年纪,三年前本有个门当户对的情哥哥,无奈死于非命,后几次辗转,遇到了能干的红姑,恰巧自己也有些打架的本事,便跟着在海上流亡。
    “我见过东瀛人,他们的个子普遍都矮我一个头,估计是老祖宗不高的原因,”小银献媚,大胆开放,直接就坐在了狄云枫的腿上,道:“老乡,像你这么高大英俊的男人,后代也一定生得乖,不如就留在我们岛上。岛上的女人你想要哪个就有哪个。”
    狄云枫轻轻丑开小银,婉拒道:“当年有个传说,说是一位炼丹师得罪了皇帝,逃到海岛上建立了东瀛王朝。你们谁也没得罪,不过是暂时避难,为何就考虑繁衍的事情呢?再说了,我也不是配种的马儿,哪能这么随便?”
    小银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眼睛大的姑娘一定是机灵智慧的。她遗憾地望着狄云枫,突然凑上前去,一口含在狄云枫嘴巴上,疯狂的吮吸了几口,也不贪婪,也不眷恋,一步轻功便踏出船头:“那么再会了,老乡!”
    狄云枫到是好笑起来,他也亲过不少女人了,可头一次这么强烈,自己的舌头险些都要被吸出去。
    “啧啧啧……”叶尘在一旁边摇头边啧嘴。
    “怎么了?嫉妒还是羡慕?”狄云枫打趣道。
    叶尘似笑非笑:“凭你的本事,躲过一个凡人的攻击绰绰有余,可你并没有,你很期待那个女人的亲吻对不对?”
    狄云枫承认道:“我们老家有一句古话,老乡见老乡,衣服脱光光。在这样一个混乱的世道里,连生育都被当成了繁衍,谁还在乎这个亲吻?”
    叶尘道:“方才她也说了,很多人都流亡到海上避难,我们再驱船前行,一定还会遇到很多麻烦。”
    狄云枫抿了抿嘴,点头道:“你分析得没错,那咱们就火力全开,先去东瀛看看情况!
    说完他挥手打了个右满舵,放下风帆,稍加一点灵力,仙船也从一头慢爬的乌龟变作一头猛冲的野牛。
    “东瀛是什么地方?”叶尘临风向往道。
    狄云枫笑道:“东瀛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国家,若你的双儿能活过来,不妨带她来这里旅游一番。”
    他看着叶尘,试问道:“你懂得什么叫做浪漫?”
    叶尘轻声道:“只要有双儿在时时刻刻都是浪漫。”
    狄云枫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反驳叶尘这句话,确实如此,有爱人陪伴,即使天荒地老也不会觉得枯燥。
    ……
    ……
    东瀛一样萧条。
    港口基本是死了,船只横七竖八地停靠着,码头上不见一丝人烟。
    天还未黑,凉意嗖嗖。
    “你确定这里曾经是个国家?”叶尘在码头上走了几步,干净的靴子上便沾满了灰尘。
    “只是这个码头荒废了吧,神识中城里是有人烟的,”狄云枫又不确定道:“只是不晓得城里人欢不欢迎咱们。”
    叶尘冷声道:“方才你的老乡也说了,城里人都故步自封,他们不会放我们进城的。”
    狄云枫叹道:“既然来了,怎么也要待上一晚再走。妖魔鬼怪只在晚上才敢出来作祟,也不知东瀛又是怎么个光景。”
    叶尘道:“再低级的鬼怪也比凡人要厉害得多,若这里的真的有大批鬼怪作乱,那数量也一定不多,否则这个国家早就没了生气。”
    狄云枫反驳道:“这你就恰恰错了,人间还是有很多真本事的道士,神婆,阴阳师,我是亲身体验过才敢断言的,而且你最好祈求能多遇到一些这样的得道高人,他们才是拯救你媳妇儿的关键。”
    叶尘轻哼道:“这不用你说,我自然懂。”
    “你有没有马?”狄云枫突然问道。
    “什么?”叶尘疑惑道。
    “马!骑马,你可明白?就是在真武军营里的那种,四条腿的。”狄云枫还专门比了个抓住缰绳的姿势,好让叶尘更加懂得些。
    叶尘冷声道:“下等坐骑,我怎么会有?”
    狄云枫叹道:“在人间,那可是重要的交通工具呢,唉……用脚杆子走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你不是有只麒麟么?”叶尘又嫉妒道:“你小子运气可真好,我一直都想收服只麒麟来当坐骑,数万年连影子都没找到过。”
    “哈哈我本想带来的,可那帮姑娘不肯放,它喜欢钻胸脯,我也没有呢,”狄云枫苦笑着,又问:“你有八部天龙,还寻什么麒麟?”
    “龙是给你骑的?”叶尘又道:“妖是妖,兽是兽,若你的哈哈能变成人,你觉得他愿意给你骑?”
    狄云枫道:“人还愿意当牛做马呢,何况是妖?”
    叶尘摇头道:“这样走实在太慢了,那座城离我们有上百里路,天黑之前赶不到。”
    “轻功会么?”狄云枫笑问道。
    “我实在不理解,为何有灵就不能用灵?非要身体力行?”叶尘显然不会轻功。
    狄云枫笑道:“蝴蝶展翅产生气流效应,从而引发海上的暴风雨,并不是叫你别用,但这样不好。比如说你用灵力杀了鬼魅,那些道士就不会出现,那么你也遇到他们,然后你双儿就少了一次被拯救的机会,你说是不是呢?”
    叶尘不安逸地撇了撇嘴:“你总能把一些荒唐的话说成事实。”
    “好了好了,你就用点灵力,跟着我的脚步,以防万一嘛,对不对?”
    “对!”
    “那就来了!”
    狄云枫脚尖轻点,一跃十几丈远,码头要么是紧密的矮房,要么是枯黄的树林,都是能施展轻功落脚的好地方。
    叶尘脚下生风,用灵力做踏板,无论狄云枫拉了多远,一步便能赶上去。
    就这样,二人前呼后继,大约只过了两刻钟,狄云枫在一座相对密集的村庄前停下了脚步。
    “有情况。”
    “有生迹。”
    叶尘放低了步子,以免打草惊蛇,他指着清一色的白色矮房道:“你老乡说东瀛人都不高,难道住的房子也不高?”
    狄云枫忍不住笑道:“那倒不是的,只是东瀛这个地方时不时就会发生地震,他们的建筑水平也并不精良,就很容易塌,”
    “你不用把步子放得这么轻,白天不会有鬼魂的,人能躲在村子里,想必你再怎么吵闹他们也不会出来。”
    人烟可以绝迹,但杂草从来都不会消亡。东瀛人的村落相对比较贫苦,房屋多由用原木建成,杂草能从房子外边儿长到里边儿。
    狄云枫顺着乡道检查了几间平房,除了逮住几条毒蛇之外便没发现其他生命。当然,这个村子里一定是有人的,他们隐藏在哪里,数量如何,甚至是男是女,一切都被狄云枫和叶尘的神识瞧了个明明白白。
    叶尘道:“我们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躲起来的人,你不去抓他们,他们是绝对不会出来的。”
    “不,我会停下目的并不是要找人,而是这个东西。”
    狄云枫摊开手掌,几张新鲜的符纸出现在叶尘面前:“这东西叫做符纸,作用可能是驱邪,海边潮湿,它却并没褪色,这说明符咒是近两天贴上去的。”
    叶尘挑眉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里很有可能存在道士?”
    狄云枫点点头:“在大燕叫做道士,在东瀛好像叫做阴阳师,”他又摇了摇头,“但你别抱有太大的期望,这符纸好像并没什么卵用,即便有阴阳师存在,那他也一定是个麻瓜。”
    “有总比没有,希望是一点一点累积的。”
    “不错,一句好话。”
    “那我这就把那阴阳师给抓出来!”
    叶尘撸起袖子就要干,狄云枫赶忙拉住他道:“你先别激动,我有办法让他们自己出来,毕竟此地是别人的国家,太粗鲁万一人家阴阳师不帮你呢?”
    叶尘冷声道:“没人敢不帮我,除非他不想活了。”
    “咱们我把这些符纸全都撕下来,我敢保证,他们很快就会自己出来。”
    越往村子深处走,符咒就贴得越多。东瀛人有自己的一套习俗,他们用红绳子打结并挂上一个小铃铛,铃铛绑上符纸,这样一有邪灵靠近,铃铛便能猛烈摇晃……
    狄云枫与叶尘各抓住两条红线,一个劲儿地摇晃——“叮铃铃叮铃铃……”吵得他们自己都觉得烦躁了。
    “我看这群人是摆明了要躲着我们。”
    叶尘再也没了耐心,把绳子往地上一扔就准备发怒,这时只听“嗖嗖”两道破空声——
    “暗器!”
    狄云枫与叶尘急速反应,各自伸手夹住了偷袭的暗器!
    两只灰羽木箭。人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