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79章 铁精护具
    辅助锻体的方向确认无误后,那接下来就是该想方设法,行之有效的来保障,这种锻体修炼方式的顺利实施。

    只靠丁正义负重奔跑,来强行消耗体能,促进锻体修炼的方式,不仅耗时不菲,有些得不偿失,而且家族内人多眼杂,也显得太过高调。

    丁昌明左思右想了好一会,考虑了多种方案,逐个进行对比分析。

    既要不浪费时间,又要低调内敛,还必须能保证锻炼效果,那似乎只有一种选择切实可行,这便是极限负重修炼法。

    极限负重修炼其实是锻体的一种常用方法,通过在肉身上负载灵体所堪堪能承受的重物,来不间断的增加体能消耗,修士无需刻意花费时间锻炼,便可实现加快锻体术修炼的目的。

    很多炼体修士将此重物打造成护甲式样,由两幅护腿、护臂加上前胸后背甲片组成,这样既能在日常修炼中随意调整重量,又能减少身上所背负重物的异样感,同时还能加强肉身的防御力,简直是一举三得。

    而关于重物材料的选择,丁昌明此时却有些难以决断。

    这倒不是因为其对修真界各种灵材孤陋寡闻,恰恰相反,丁昌明虽然炼器天赋不佳,但他的身份地位在玄山国内并不低。

    因而丁昌明有资格参加一些交易会或者拍卖会,这也让他对各种炼器灵材如数家珍,表面特征和隐藏特性均了然于胸。

    在丁昌明看来,修真界的中低阶灵材至少有数十种可供选择,它们都兼具沉重和坚硬的特性,就算是排除一些稀有珍贵之物,适合打造这种负重护具的灵材也有不少。

    可接下来他又想到,用灵材来打造这些护具,不仅是价格昂贵,家族财力上难以承担,而且打造出来的护具灵压四溢,练气修士穿在身上,就如同三岁小儿抱金砖般显眼,极易招惹事端。

    就在丁昌明犹疑不定,准备先将此事放一放时,他突然想到,有一种凡物在坚硬程度上不输于普通中阶灵材,重量上甚至在各种灵材中排列前茅,而且毫无灵压,最是满足目前丁正义这种特定的需要。

    这种凡物就是铁精,铁精是修真界极少数需要用灵石来交易的凡物之一,它最主要的作用,就是用于修建宗门和家族比较重要的建筑物构件。

    铁精来源于凡铁,是筑基修为以上的修士,用丹田内的真火煅烧提炼而成。

    每提炼百斤凡铁,需要筑基真火全力煅烧半个时辰左右。

    提炼过程中还需小心控制火力,不断的进行调整,颇费精力。

    大量的法力和神识消耗,最终才能得到十斤左右的铁精,因此这种提炼对于筑基修士来说,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挑战。

    而让筑基修士如此费时费力才能得到的铁精,价值自然不低,虽然其还比不上灵材,不能用于法器的炼制,但每斤铁精出售的价格至少也在一个下品灵石以上。

    不过就算这样,一般的坊市内也极少会有铁精出现。

    毕竟筑基以上修为的修士,他们的修炼时间都极为宝贵,每个修士为了能更进一步,实现生命的跃迁,无不日以继夜的抓紧修炼。

    即使是再落魄的筑基修士,也很少会为了这寥寥无几的少量灵石,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提炼铁精。

    只有在一些宗门任务的约束下,这些高阶修士才不得不提炼很少的一些,就算是这样,他们也一直怨声载道,似乎是苦不堪言。

    不过堪比灵材的铁精自然有其独到之处,经过了筑基真火的煅烧和提炼,铁精的坚硬程度与凡铁有着天壤之别,一些质量上乘的铁精,仅凭其本身就能抵御中级法器的攻击。

    而过度沉重,则是铁精附带的一个缺点,拳头大小的一块铁精,往往足有百余斤重。

    因为有这个弊端的存在,才使得铁精在其他方面的应用,受到了不小的限制,再加上市场上几乎看不到铁精,以至于不少修士对此物完全是闻所未闻。

    而恰恰就是沉重这个缺点,再加上其坚硬的特性,两者结合,正好满足了打造丁正义所需护甲的要求。

    想到这里,丁昌明不再犹豫,他下定决心,就用铁精来为丁正义打造炼体所需的护甲。

    不过根据丁正义目前的锻体进度,他负重数百斤都问题不大,而且随着其炼体的精进,就算是上千斤,也为期不远。

    可是要提炼千斤重的铁精,材料成本虽然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至少也需要花费丁昌明近一个月的时间,而且在此期间内,他所耗费的精力将难以估算。

    再加上丁昌明还要注重调理自己的伤势,提炼如此大量的铁精,势必会成为他的一个极大负担。

    不过为了丁正义的成长,丁昌明还是认为此事不可或缺,最多将提炼铁精的时间跨度再延长一些,优先保证伤势的恢复进度即可。

    心中有了定计,丁昌明也就没有再浪费时间,他快速的从思索中走了出来。

    而此时的丁正义并没有因族长的沉思而心烦意燥,正兴致勃勃的把玩着那支破甲锥。

    “小义,我刚才将你对锻体的发现总结了一下,觉得利用负重来消耗体能,从而促进锻体修炼的方式,很适合你目前的情况。”

    见丁正义颇为专注的盯着破甲锥,丁昌明感到老怀甚慰,不过时间已经不早,他也就没有再在此事上耽搁,直接说起了锻体修炼的事。

    “我准备用一种特殊的材料为你打造一副护甲,平日里穿在身上就能大量的消耗体能,无需再浪费时间做剧烈的运动,不过护甲打造不易,估计要三个月后才有所成,这期间你先专心练气修炼,争取在丹药的辅助下突破到练气后期。”

    丁昌明见丁正义没有开口的意思,其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他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

    “好的,我也觉得该是加快修炼进度的时候了,不然在面对危机时,只能是束手无策,那种坐以待毙的感觉,实在是难以言喻。”

    再次听到丁昌明提及修为的事,丁正义脸色也严肃了起来,他似乎能感觉到,悬在家族头上的那把利剑正发出森森寒光。

    “你也不用太过担忧,目前玄山国内的形势颇为微妙,玄山派师徒势力即使是一家独大,但众多的修真家族同样是盘根错节,他们哪怕是再胆大包天,也不敢与修真家族发生明火执仗的冲突,凡事只要小心谨慎,安全定然无虞。”

    丁正义将戒备都写在了脸上,丁昌明自然也不能熟视无睹,他从大局观上进行分析,安慰着说道。

    说完正事,两个人又闲谈了一会,丁正义顺便将他培养的几个年轻后辈情况,与族长一顿分说。

    丁昌明开始还听得津津有味,可没过多久,便渐渐发觉刚才强压下去的法力反噬之伤,又开始蠢蠢欲动,急需静心调理,他这才示意今天就到此为止。

    接着丁昌明又快速的交代了几句,除了让丁正义三个月后来拿铁精护具外,还叮嘱他凡事小心,以防再出意外。

    确认再无遗漏,丁昌明这才向丁正义摆摆手,示意其自行离开,而他自己也从坐椅中站起,走到蒲团上盘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