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崛起记 > 第57章 虚惊一场
    几滴冷汗瞬间在丁正义的额头上浮现,不过他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急忙上前两步,将丁忠元等三人挡在自己身后。

    与此同时,丁正义也激发了中品防御法器,这件一直挂在他胸前的玉佩,此时灵压微微波动,其体表立刻便浮现出了一层薄薄的毫光,这就是能够抵挡练气后期修士法术攻击的元气盾。

    随着防御法器的全力运转,体表的毫光渐渐稳定下来,丁正义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他转头对丁忠元夫妇和小秋做了个手势,提醒他们前面可能存在危险,要其做好应对的准备。

    三人见丁正义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全部脸色发白,摒住了呼吸,丁忠元还好一些,他立即警惕的看向四周,吴氏和小秋则一脸茫然的愣在当场。

    丁正义见他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立即回过头,开始凝神感应起来。

    虽然他没有像筑基修士那样的外放神识,但丁正义练气后期的神魂强度,加上平时注重制符布阵的练习,其感知的敏锐度直达练气圆满修士。

    随着丁正义沉下心来,竭力感应,正前方的那一丝妖气波动,在他的感知中越来越清晰。

    丁正义原本还指望着,之前的发现只是自己的错觉,心怀侥幸下反而使他忐忑不安。

    如今事实就在眼前,丁正义的心神却随即快速安定了下来,他又恢复了往日的沉稳,没有犹豫,立刻按照以前制定的计划开始行动。

    丁正义先回头与丁忠元对视了一眼,示意他照顾好吴氏和小秋俩人。

    然后他立刻从储物袋中摸出几颗下品灵石,在三人周围布置出一个隐匿阵,随着阵法的开启,他们的身影和气息,便渐渐消失在原地。

    准备妥当后,丁正义捏了捏手中的一叠中级符篆,保持着随时都可以激发的状态,施展敛息术后便缓慢前行。

    丁正义不是没想过四人一起进退,不过他稍微思索了一下,很快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因为如果妖兽实力强大,丁忠元三人和他一起前行,并不会提供太多的助力,反而他们脆弱的肉身会让丁正义顾此失彼。

    而假如四个人一起后退,很可能会被妖兽趁势追击,到时候混乱中难免会发生意外,导致不必要的伤亡。

    以丁正义此时全力激发的中品防御法器,加上手上的数十张中品符篆,以及锻体有成的防御,即使是面对三级妖兽,或者数只二级妖兽,他也能全身而退。

    而且在隐匿阵的保护下,丁正义还能从容的把危险从他们身边引开,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他,在敛息术的帮助下,规避危险将会更加的容易。

    短短片刻工夫,丁正义便做出了万无一失的选择。

    随着他不断的前行,小瀑布的“哗哗”声更加响亮,一直被丁正义感知锁定了的那股妖兽气息,也越发的明显。

    此时丁正义心静如水,紧握着灵符的手纹丝不动,首次面对妖兽的他,既没有兴奋,也没有恐惧。

    半盏茶的工夫后,丁正义已经隐约能看到小瀑布下面的水塘,而水塘边的一抹火红之色,格外的显眼。

    再慢慢移动了几步,他定睛仔细一看,脸上先是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接着又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妖气是出自于一只火锦鸡,这是一种最低级的妖兽,和青甲牛一样,都是从野兽晋升而成,最多也不过能达到一级妖兽的境界。

    火锦鸡在修真界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就是其肉质美味,因此倍受高阶修士的推崇,一只成年的火锦鸡有二尺高,十斤重,在坊市价值五十颗下品灵石。

    丁家也养殖了数十只,只不过由于火锦鸡脾气暴躁,并且能够随意的发出火球,虽然威力不大,但其本身防御更低,混养的话往往是十不存一。

    因此在家族内,都是将火锦鸡单个养殖,不过这样做损失是小了很多,但占地和人力消耗却都大了不少。

    而且那些随时出现的火球,也让饲养火锦鸡的族人灰头土脸,甚至会遍体鳞伤,一般一个族人照顾两三只火锦鸡便是极限。

    丁家每年能长成的火锦鸡极少,正常不会超过十只,这有限的火锦鸡也不是族人们所能享用的,都会被家族统一运至玄南城的坊市中售卖,每年在这上面所得的数百颗下品灵石,也算是家族的一项固定收入。

    丁正义久闻其美味之名,还没有实际品尝过,不过这能让高阶修士所看重的美食,想必会有其独到之处,眼前的这一只火锦鸡,让他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

    可火锦鸡机警异常,还能短距离的飞翔,在野外极难抓捕。

    挠头思索了一下,丁正义脑中灵光一闪,别的修士难抓,是因为他们的力量和反应速度都不够,并且还惧怕火球的伤害,可这些对锻体有成的他来说,那就是轻而易举之事。

    丁正义神识扫过储物袋,正想找件顺手的武器,只不过他尴尬的发现,自己并没有攻击法器,其所有的准备,都是围绕着防御和抵挡危险来做的,杀伤方面都指望着中级火球符。

    至于用火球符来攻击火锦鸡,那也不过是痴人说梦,不说远距离的火球完全可以进行规避,就说火锦鸡被火球术击中了,即使不变成一堆灰烬,也至少会成为一块焦炭,哪还有什么价值。

    就在这时,火锦鸡好像感觉到了潜在的危机,不安的左右踱步,接着就突然的向水塘外飞扑过来。

    情急之下,丁正义不闪不避,伸手从储物袋中拿出早就淘汰了的低级符笔,沉心静气,等待时机。

    当火锦鸡从他头顶飞过时,丁正义不顾其发出的火球,抓住那一瞬的机会,甩手投出手中的低级符笔,强大力量使符笔在空中发出短促的嘶鸣。

    火球与丁正义体表的毫光刚刚接触,还没有完全消融,他便听到一声尖锐的哀鸣在耳边炸响,接着就看到那只火锦鸡掉落在不远处。

    赶紧急跑了几步,丁正义一把抓住火锦鸡,手头上感应了一下,估计十斤还不止。

    随后他又拿起来仔细一瞧,赫然发现,那支符笔正好穿透了火锦鸡的两只翅膀,将它们串在了一起。

    火锦鸡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此时其胸口还在缓缓起伏,鸡嘴微微张开,正是即将要发出火球的表现。

    见比情景,丁正义不慌不忙,轻轻捏住了火锦鸡的脖颈中部,这是他从族内饲养火锦鸡的族人那,听来的方法。

    据说这样做可以使火锦鸡失去抵抗,丁正义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试了一下,火锦鸡正在酝酿的火球果然立即消失,豆大的小眼睛也不复刚才的犀利,还真是立竿见影。

    单手提着火锦鸡,丁正义又凝神感应了周围,并没有发现其他的隐患,这才快速向还在阵法中的三人跑去,免得他们担心。

    回去的时间比来时少了有数十倍,眨眼间丁正义就来到了隐匿阵外,他单手打出一道法决,丁忠元等三人凭空出现。

    三人见丁正义安全的回来了,其紧张而又焦灼的表情,都快速的舒缓了下来。

    “这是什么?”

    小秋看见丁正义手中的火锦鸡,满怀好奇的问道,不安的情绪已经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么大的一只火锦鸡,这可是好东西啊!”

    没等丁正义回答,吴氏就兴奋的叫出声来。

    “咦,这是什么?”

    小秋的视线又转移开来,她觉得插在鸡翅膀上的那截竹竿似乎有些眼熟。

    “好了,刚才虚惊一场,大家都先休息一会吧。”

    边说着,丁正义边将鸡翅膀上的符笔拔了下来,顺手收回到了储物袋内,又随手将火锦鸡交给了一旁跃跃欲试的吴氏,没有正面回答小秋的问题。

    趁着小秋他们的注意力,此时都集中在那只火锦鸡的身上,丁正义独自走到隐匿阵的位置,将消耗不大的灵石一一捡起,全部收了起来。

    然后丁正义站到路边的一块巨石旁,考虑着是不是该购置一把趁手的攻击法器,不然被人知道他拿符笔当武器,岂不是要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