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帝国星穹 > 十一、浪荡少年
    寿材早就备好,只等樊令来取了。

    不过樊令空手而来,没有驾车,让平衷有些头疼:“这寿材如此重,还得给你送回去?”

    樊令把寿材四壁拍得砰砰作响,对它的结实很满意,摆手道:“何必如此麻烦,你看我的!”

    他蹲下身,双手在寿材上一抱,嘿的一声喝,便将之搬起,架在了自己的肩上。

    赵和看得目瞪口呆:这人好大气力!

    樊令扛着寿材离开,斗鸡儿贾畅跟了上去,走了几步之后回头看了赵和一眼:“小子,过几日来找你玩儿,既然到了丰裕里,如何能不认识我们的大哥?”

    “滚,滚,滚,你敢再来,便打断你的腿!”平衷抓起一个扫帚掷了出去,只不过贾畅跑得飞快,扫帚只是落在了他的背后,没有砸着人。

    “我和你说,你好生在我铺子里做事学手艺,莫要学这斗鸡小儿一般游手好闲,更别和他们混在一起,否则日后有你的苦头吃!”平衷又向赵和吓唬道。

    “放心放心,我对斗鸡没有什么兴趣。”赵和举手道。

    他确实对斗鸡没有兴趣,也不想与那贾畅有什么往来,但事不由他,没过两日,贾畅便又来了。

    不仅自己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高壮的抱臂少年。

    平衷一见到贾畅,便要赶他走,但那抱臂少年冷笑起来:“平三,若你不想你家小子天天挨揍,最好客气一些。”

    平衷不怕贾畅,甚至不太惧樊令,但对这个抱臂少年却似乎有几分忌惮:“吉郎君,我这边是开铺子做生意,贾畅整日来勾我徒弟,我如何能不管?”

    “就是听说你收了个徒弟,我才来看看,听说还是我的本家……这丰裕里年纪相当的,怎么能不先来拜见我?”抱臂少年笑眯眯地道。

    “他又不想当游侠儿……”平衷喃喃地说。

    “他想不想,平三你可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抱臂少年一边说一边走上前来,腰间挂着的剑随着他走动摇摇摆摆。

    赵和看着这少年走到自己面前。

    这少年足足比赵和高出一个半头,良好的营养、充足的锻炼让他身体健壮,一对浓眉又黑又密,看得出他是一个极为刚强的人。

    两人目光相对,抱臂少年眼神里有明显的挑衅神情:“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吃香的喝辣的?”

    赵和不喜欢他这种神情,更不喜欢他刚才那句要决定自己命运的话语。

    因此赵和很直接地摇了摇头:“不想。”

    “哈,你在这边有什么前途?平三家的棺材铺子是要传给他的小崽子的,你给他家白做十年,便是出了师,也不过是个苦哈哈的木匠,不如跟我混,我保你日后荣华富贵。”抱臂少年有些意外赵和拒绝得如此干脆。

    “没兴趣。”赵和的第二次拒绝更为直接:“半点兴趣也没有,还请别来打扰我。”

    平衷这会儿得意了,他心中暗道:“这小子倒是个知好歹的,今晚给这小子多加一碗饭——不,半碗就行。”

    “哈哈,你会改变主意的。”抱臂少年笑了笑,然后脸色突变,飞起一脚,踹向赵和:“否则就打得你改变主意!”

    他忽喜忽怒,这一脚又踹得快,如果换了别人,只怕要结结实实吃上一下。但赵和原本多疑,又身手敏捷,猛然侧身,闪过这一脚,还抬手将他的脚架住。

    不仅如此,赵和可不是挨打不还手的性格。

    他容忍平衷,那是因为需要借助平衷给自己一个合法的身份,至于这个抱臂少年,在他心中算什么东西!

    身体迅速上前,一手托住对方之脚,另一手横肘撞向抱臂少年的小腹,然后砰的一下,将对方撞翻在地。

    虽然抱臂少年比他高出一个半头,力气也远大过他,却没有防着他这一手。仰面朝天跌倒在地时,那抱臂少年神情里还是不敢相信之色,贾畅更是呆立原地.

    他若以为就此结束那就大错特错了。

    赵和乘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猛扑过去,骑在对方胸上,一手按住对方脖子,另一拳挥出。

    砰!

    抱臂少年只觉得自己脑前办了一场庙会,钟鼓铙钹咣咣铛铛,原本就有些茫然的他,更是暂时失去了思考之能。

    “大哥,阿吉大哥!”

    斗鸡少年贾畅在旁看得反应过来,扔了自己抱着的斗鸡,冲上来相助。

    但就在他把赵和从那阿吉身上掀翻的过程之中,赵和已然连连挥拳,将那阿吉眼也打青了脸也捶肿了。

    阿吉这才回过神,一瞬间气血翻涌,爬起向赵和跳过来:“小杂种,你这是找死……”

    刷!

    被贾畅抱住的赵和伸出右手,手中一柄剑直接指住阿吉。

    “这是我的剑!”阿吉一摸自己腰下,发现这柄剑竟然是自己的,方才赵和被从他身上掀下来时,顺手就将剑拔了出来。

    他停住向前冲的步子,看了看剑,又看了看赵和,脸上的怒容渐渐收起。

    赵和面无表情,但藏在眼窝中的眼神,闪烁着危险。

    “哈,哈,没想到竟然是个没奢拦的好汉子!”站了好一会儿,阿吉哈哈大笑,向赵和挑了一下大拇指。

    赵和没有失去警惕,凝视着对方,手中的剑也握得极稳。

    “别别,放下剑放下剑,莫出了人命……阿和,快放下剑!”旁边的平衷回过神,忙不迭地叫了起来。

    不过他也只敢站得远远地叫,而不敢靠近。

    毕竟那剑可是开了刃的,一个不小心,碰上了就算不死,总也得受点伤。

    “罢了罢了,今天我认栽,贾畅,你过来!”阿吉咧嘴笑了两声,把贾畅唤到身边。

    赵和仍然盯着他,一句话没有说,只是放贾畅过去。

    贾畅抱起自己的鸡,回头望了望赵和,眼神中有些惊畏。

    “行,剑就送你了,我们先走。”阿吉缓缓向后退了两步,转身便走。

    但走了没有几步,他又猛然回头,看到赵和仍然是举剑相对,丝毫没有松懈,再度咧嘴一笑:“对了,忘记说一句,我与你同姓,单名吉,你可以唤我吉大哥。”

    说完之后,他拉着贾畅快步离开,走着走着,突然仰头大笑了几声。

    贾畅仍然是满脸愤恨:“吉大哥,我们回去召呼一声,把兄弟们叫齐了,此仇非报不可!”

    赵吉却笑着摇头:“报仇?哈哈,难得遇上如此有趣的人,不好生玩玩,如何能成?”

    他嘴里笑着,眼中却露出极危险的神情,倒与赵和那神情,有几分相似。

    见这二人离开,赵和收起剑,旁边的平衷这才敢靠过来。平衷原本是想要骂赵和惹事生非的,但看了看赵和的神情,到嘴的责骂又咽了回去,转而唉声叹气:“这如何是好,这如何是好?”

    “他若来找麻烦,我自己会应着,必不连累匠师。”赵和瞥了他一眼。

    “你这小子,怎么就忍不住这一口气,你可知道他是谁,他可是丰裕里恶少年之首!”平衷嘟囔道。

    “可是,他也不知道我是谁啊。”赵和抬起头,一脸无辜地向平衷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

    平衷突然觉得有些发冷,皱着眉头开始怀疑,自己拐这小子当免费的学徒,究竟是对还是错。

    赵和没有理会他,只是将那剑放在了一个易取的地方,然后开始干起活来。见他默不作声的忙碌,好一会儿之后,平衷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我去求萧大夫……不,去求王夫子吧,那家伙天不怕地不怕,连咸阳令都不放在眼中,但对王夫子倒还有几分敬意,毕竟当初曾在王夫子那里求过学。不过,阿和,你这脾气也要收上一收,以后切莫如此了。”

    赵和仍然没有回应,平衷心里堵气,他并不是什么好人,哼了一声之后便也不再言语了。

    也不知是不是平衷去求王道起了作用,接下来几天,那个赵吉和他的跟班贾畅都没有出现过,倒是樊令笑嘻嘻地跑过来,对赵和竖起大拇指称了一声“有种”,还给了赵和半只熟狗腿。熟肉赵和自然吃掉,其余则没有理会。

    平衷的儿子平盛却是接连几日都不给赵和好脸色,大约是听说他所崇拜的吉哥儿在赵和这里灰头土脸还丢了剑。赵和自然不会与一小孩儿一般见识,虽然他比平盛大不了几岁。

    但到第六日早,赵和打开棺材铺的大门,便看到赵吉与贾畅二人蹲在门前。

    “嗬,终于开门了?”一见到他,赵吉咧嘴笑了起来。

    这么几天过去,他脸上的青肿倒是消了,赵和向后退了一步,将门闩悄悄藏在背后。

    “等等,我不是来找麻烦的,王夫子来训过我了,我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他说大道理,小子,我今日来,是和你将事情说开的。”

    赵和挑了一下眉,咧嘴笑了笑:“那就好。”

    但他却没有放下藏在身后的门闩。

    “好了,将事情说开就没事了……为表歉意,今日你们店打烊之后,我与贾畅来请你,莫要推辞,推辞就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可就不是我不给王夫子面子了!”赵吉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道。

    “就这样说定了,平三那儿,我会交待一声,让他今日早些关门打烊!”这位恶少年头领紧了紧自己头上的发带,摇摇手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