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权门妃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个不留
    长房的季氏,从兰若寺回来,就处于被禁足的状态,只是没有公开说明而已。

    中馈重新被老夫人掌控也就罢了,老夫人年纪大,不可能握在手里一辈子。

    所以季氏并不是很担心。

    可这才过了多久,她引以为傲,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长女,居然和离回娘家了,也知道了李长青被抓的具体情况。

    这对于季氏来说,是何等大的打击。

    这还不算完。

    苏芮带着李均前脚来到长房,母女俩两眼泪汪汪没说几句,红珠一家子被送了过来。

    季氏心肝一颤,知道红珠暴露了。

    其实她也没指望红珠这颗钉子能一直瞒着苏皖,也不担心苏皖知道。

    可这个节骨眼上,容不得季氏不多想想自己的处境。

    而且苏皖送来的可不是红珠一人,而是红珠一家子,一个不少。

    季氏知道,红珠的家人,分散在苏家各处干活,要把这一家子一下凑齐,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尤其有的人员变动,即使中馈在老夫人手里,也该先和她说一声才是。

    但她半点风声草动都没听说。

    “娘,苏皖到底怎么回事,先前在祖母面前便没少给我脸色看?”苏芮气愤的说道,脸部都扭曲了。

    不过在说这些之前,倒还记得,让人将李均带走。

    “她如今比谁都硬气,你便搭理她”季氏郁气说道。

    说罢,又补了一句,怕苏芮领会不到她真正的意思。

    “更别招惹她”

    这样的态度,苏芮自然是接受不了的。

    “苏皖算个什么东西,二房连个主母都没有,她一个庶女,怎么敢如此嚣张”苏芮说道。

    在她看来,二房的生活,就该是一塌糊涂的。

    苏皖一个庶女,就该安安静静的躲起来。

    “芮儿,你若是想在这个府上好好过日子,就不许说这些,还有,瞧瞧你如今的样子,还是苏家嫡长女该有的仪态吗”季氏立即说道。

    虽然是和离,但苏芮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泼妇怨妇,逮着谁便要咬上几口。

    而且苏皖的事,季氏其实是心虚的,因为她确实做了对不起苏皖的事。

    还有红珠,也确实是她安插的人。

    想到这些,季氏有些头疼。

    “早知你们会走到这一步,我也不会被李长青这个畜生威胁,更是让你祖母抓住了把柄”季氏懊悔说道。

    “他威胁你!”苏芮不敢置信的说道。

    季氏冷笑。

    “从兰若寺回来的路上,他不知怎么和苏德勾搭在一起,图谋五丫头不成,还让苏德心甘情愿替他顶罪,我也因为他的威胁出过手,还有前几日,他又要害五丫头,用我的人传递了消息,我本就在禁足中,往后不知何时才能离开这个院子”季氏说道。

    苏芮眼睛一瞪。

    “图谋苏皖,图谋什么”苏芮问道。

    “还能是什么,不是命就是人”季氏冷声说道。

    这件事,苏芮之前有所耳闻,但她只知道是苏德丧心病狂,对亲妹下手,却不知原来是她的丈夫,不,前夫所为。

    “这个贱人,不要脸”苏芮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说的贱人,虽然没说清楚是谁,但季氏知道,肯定是苏皖。

    “他拿什么威胁您?”苏芮问道。

    苏芮实在想不通,李长青凭什么敢威胁季氏。

    “你还敢问,我问你,当初的刘氏是怎么死的”季氏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闻言,苏芮顿时说不出话来,只有表情依旧倔强。

    “当初我便和你说过,去母留子,去子留母,总要留下来一个,你呢,不仅两个一起害了,还做了那样畜生不如的事情”季氏恼恨的说道。

    要不是苏芮是她亲生的,她都恨不得给刘氏讨个公道。

    “李长青那样珍惜那个贱人,留下哪个都是麻烦,一次除去才能以绝后患”苏芮半点后悔都没有的说道。

    嫁入李家后,苏芮渐渐便看出来了,刘氏是李长青心间的朱砂痣。

    若是没有孩子就罢了,容颜易老,她使点手段,刘氏迟早有失宠的一天。

    偏偏她怀孕的时候,刘氏紧跟其后也怀孕了。

    这下子,刘氏在李长青心里的地位,更是难以撼动。

    生下长子后,苏芮便同季氏商量,不能放任刘氏不管。

    只是和季氏的想法不同,苏芮知道刘氏在李长青心中的分量。

    知道无论如何,她都比不过刘氏了,所以对刘氏下了重手,大人小孩儿一起害了。

    “你一个不留也就罢了,为何用那么残忍的手段,你可知,刘氏的尸骸,被李长青保管的好好的”季氏说道。

    尸骸?

    苏芮有些迷茫,留着尸骸又如何。

    见苏芮的神情,季氏心里那个气啊。

    “啪”

    一巴掌过去,苏芮更加的迷茫了。

    “只要刘氏的尸骸在,李长青完全可以去官府告你草菅人命”季氏恼火的说道。

    若不是李长青说出来,季氏都不晓得刘氏死的有多惨。

    李长青犯下的命案,都是照着刘氏的死状来的。

    究其源头,竟然是苏芮手段狠毒。

    知道这些的时候,季氏被吓出了一声冷汗。

    还不等她缓过神,李长青便逼着她为其办事,放了黑衣人接近苏皖,也给黑衣人的撤退留了后路。

    这些举动做的不说天衣无缝,但也看得过去。

    只是老夫人还是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她在其中动了手脚,因为当时的营地里,只有她有能力做这些事。

    哪怕没有证据,也能‘抓住’她。

    “不过一个贱妇”苏芮嘴硬说道。

    准确的说,她一直就是这么认为的,一直到此时都是。

    甚至她的神情还有点冤枉,委屈。

    “反正,你既然回来了,就给我好好的待在院子里,外面哪里都不许去”季氏强硬说道。

    她这个长女算是废了,但人还好好的就好,往后未必不能再寻个婆家。

    有苏家做靠山,就算没有之前后,也不会坏到哪里去。

    “我是和离,又不是被休,为何要躲着”苏芮不服气的说道。

    就算和离了,她也是苏家的嫡长女。

    可季氏只说了一句,便让苏芮偃旗息鼓。

    “若想均儿好,你便安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