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三百一十章.小丑(4000字)
    说实话,这一次的怨灵还真有些奇怪。

    至少在北川寺的眼中就是如此。

    明明人都已经死了三年多了,却还缩在灵域这里争夺主人格与副人格。

    说到底,怨灵真的有主人格与副人格之分吗?这其中的人格切换又是什么样的?双重人格难不成还能诞生一体双生的怨灵吗?

    北川寺就是个除灵的,他对这些东西暂时没有深入了解的想法。

    就算他想要深入了解,现在的时间也完全不够。

    他也只能将自己每一次遇见的特殊类型灵体以手写的方式记录下来,权当做扩展自己见识了。

    对方已经十分钟没有说话了。

    对此北川寺也只能保持机敏,手底下的兼定闪烁着寒光,黑色的双瞳一眨不眨地四处扫视。

    神驻莳绘与西九条可怜也全部出现,保持四处观察的状态。

    这一次的灵体姑且不说实力如何,但智慧估计是北川寺所见最高的。

    北川寺眉头紧皱,刚想要挪动脚步——

    “在后面!北川!”

    神乐铃发出叮铃叮铃的清脆响声,神驻莳绘猛地给出提示。

    听见这道提示,北川寺转身,手中的兼定翻转,双眼直直地看过去。

    蠕动的怨念,悄无声息且飞快地缝合着。

    首先是脸。

    对方的脸上面化着夸张的浓妆,白色的粉底加上猩红的笑脸,让人只是一眼看过去便不寒而栗。

    小木曾春的身体上套着红黑色的小丑服,手里面还捏着一柄血腥开刃了的消防斧。

    他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注视着北川寺,怨念缠身,刚想要开口说话——

    噗嗤!

    他的脸上硬生生地砸进了一柄短匕。

    乌黑的液体炸裂得四处都是。

    匕首插入的巨大力道让他整个灵体向后仰去。

    等会儿?!

    小丑懵了,他带着狰狞笑脸的嘴巴错愕地动了动:“你——”

    北川寺手指一动,死气丝线将兼定拉扯出对方已经被自己这一匕首快要分成两半脸皮,趁着对方快要倒下的时候,他左手翻转,黑气迅速蠕动,整个人跳起来一柄血腥巨锤狠狠地就砸向对方的脑袋。

    啪叽!!!

    面部肌肤与脑浆炸裂开花,地上满是秽物。

    “......”神驻莳绘。

    看着毫不在意自己身上沾满脏东西的北川寺,神驻莳绘姣好的面容抽了抽:“那个...北川,我好像觉得...它还有话要说。”

    在神驻莳绘的话语中,北川寺拎起巨锤又是势大力沉地砸在完全瘫软倒在地上的小丑怨灵身上。

    他一面嘭嘭嘭地将对方的灵体从立体砸成平面,一面十分冷静地为神驻莳绘分析:“刚才就是最好的机会,我没道理听他说一些废话然后再动手。”

    “话是这么说...”神驻莳绘嘴巴动了动。

    嘭!嘭!嘭!

    地面在颤动。

    北川寺还是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

    刚才还在聚合怨念的小丑怨灵无疑是脆弱的时候,北川寺没必要站在旁边傻看着对方完全将灵体聚集完全,之后再和他说一阵有的没的话语,接着再开打。

    打架又不是唱大戏,哪有什么时间给你表演那么多心理活动?有你在那边大放厥词的时间,对方早就已经完事儿了。

    抡起匕首就是干,先下手为强,这才是北川寺的除灵法。

    在北川寺这一阵又一阵精准打击之下,尚且存活的小丑终于从懵逼与惊愕状态恢复。

    它又惊又怒。

    因为它发现自己的灵体确实在北川寺大锤砸落之下竟然真的开始逐渐消散了。

    小丑的灵体残躯化作黑色的怨念,身体聚合完成,以恐怖扭曲的表情看向北川寺。

    恐怖森然的叫声也随之轰然炸响!

    “够了!我可是怨灵!!!!!”

    “嗯。我知道。。”

    北川寺平静地应了一声,随后一脚将两米多的它踹倒在地,手中的大锤再挥。

    在小丑倒落的时候,神驻莳绘都能看见对方脸上由于震惊抽搐的脸色。

    “......”神驻莳绘。

    神驻莳绘默默地抱起站在原地的西九条可怜,用手遮住她的纽扣眼睛,以一种莫名空虚的表情毫无波动地说道:“小孩子看这个不好。”

    “啊啊啊啊!!!”

    小丑怨灵的灵体躁动,它显然已经陷入暴怒的状态之中了。

    他呼啸着站起,怨毒地叫出声:“你死定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好、好。”北川寺应了两声,脚下却是不停,直接冲上去一拳一脚将其再度撂翻,手中的兼定与铁锤再度分割着对方的躯体。

    怨念继续溢散。

    小丑怨灵惊恐地叫喊出声。

    它那副表情看得北川寺都是摇了摇头。

    要是无能狂怒有用,那这个世界上还要实力干嘛?因为北川寺比它强,所以北川寺就能将它摁在地上一顿好揍,就是这么个说法。

    被砸得粉碎的小丑怨灵再度实化实体,这一次他再也无法拉长自己的身体做出一副恐吓北川寺的模样了,它惊惧地叫喊着:“住手!再这样下去——”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北川寺竟然单手捏住它的脚,随后手腕用力。

    嘭!

    嘭!

    嘭!

    小丑怨灵两米高的身体被北川寺砸来砸去。

    墙面。

    地面。

    甚至于天花板之上都满是它身上乌黑的液体。

    它整个鬼浑身气得发抖,可止不住的是心中的恐惧。

    在北川寺这些攻击之下,它原本总量不错的怨念已经开始永久溢散了。

    当那些怨念完全消失的时候——

    小丑怨灵不敢继续思考下去。

    它会死!

    绝对会完全消散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它根本反抗不了北川寺!

    这个家伙墨黑色的气体就好像生来就对它有克制作用一样,只要一被北川寺抓住,它就再也无法动弹,更加别说反抗了。

    在这种想法之下,小丑怨灵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它的身体再度凝聚成实体,在北川寺又一次冲上来的时候,它满面恐惧地叫喊道:“等等!你难道不管主人格的死活了吗?”

    北川寺脚下一顿。

    有用!

    小丑怨灵心下一喜,同时整个怨灵躯体向后退了两步。

    只要表面上用主人格的事情威胁北川寺,那么北川寺也自然会投鼠忌器,而在北川寺犹豫的时候,它就重新钻进墙壁之中,重新掌握整个灵域,将北川寺赶出这个地方。

    他的小算盘打得叮当作响,刚想要继续开口——

    熟悉的腾空感传来。

    小丑怨灵只觉得自己灵体溢散,一下子就被砸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你说的主人格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北川寺抬起手,将小丑怨灵拖着砸向墙面上:“虽然你那个主人格可能还残留着一些善念,但你是由他这个人诞生的也是事实。”

    北川寺语气一顿,手下一翻,将小丑怨灵的大腿整条扯下,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你说到底本质上也是另一个他,他为自己做的错事买单也是当然的。”

    是的。

    小木曾春的死活说到头来与北川寺无关。

    这一切既然都是他自己心中的邪念所造成的,那么他就必须要接受自己做过的错事。

    北川寺更是不可能因为救他,而放过小丑怨灵。

    更加别说这个小丑怨灵的智慧层次很高,说不定现在还盘算着一些东西。

    不过就算它盘算什么东西,现在都已经没用了。

    这个房间都已经被北川寺的死气所覆盖了,对方就算想钻进墙壁也是不可能的。

    但凡事都有个例外,因此北川寺也懒得听他废话。

    又一次怨念蠕动。

    这一次小丑怨灵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本体聚合而出,这一次,在北川寺冲上前来的时候它就已经叫喊出声了:“再这样下去主人格会死的!”

    “早点脱离这种苦海对他来说也是好事。”北川寺手中的死气化作宽大的斧刃,拦腰砸在小丑怨灵的身上。

    因为几次被打散再汇聚,他的怨念已经稀薄无比,这一下直接将其懒腰斩断,其中各种内容物也像是西红柿一样炸开。

    小丑怨灵真的害怕了。

    这样下去它真的会就此消失。

    被这个面无表情的家伙...

    它再度聚合而出,整个灵体迅速飘向公寓门口。

    外面是森冷的甬道,在它看来却像是希望一样。

    还差一点!只差一点了!

    啪——

    头发被拉扯住了。

    它惊恐地向后望去。

    不知何时,森然的黑气已经化作最深邃的黑暗,将玄关完全笼罩。

    它双手胡乱挥舞着,更是将锋锐的指甲插进木制地板,无视死气的侵蚀,它痛苦地叫出声。

    小丑怨灵疯狂挣扎着的庞大灵体残躯被一步一步地拖入黑暗中。

    惨叫声汇作一团!

    阴冷的阴影攀附在角落,浑身发抖。

    灵域中的怨灵们躲藏起来,不见踪迹。

    青白的鬼手遁入幽邃的角落,再也不肯出来。

    片刻后——

    消防斧刃砸落,惨叫声停息,接着便是灵体重重跌落的声音。

    ......

    乌黑的怨念宛若血线一样飘散,北川寺将手中的死气消防斧散去,转而看向角落。

    在这个房间的角落,神驻莳绘已经开始与西九条可怜玩抽乌龟的游戏了。

    似乎是知道这次的怨灵并不是北川寺的对手,她们俩也就没有太上心。

    一见到北川寺看过来,西九条可怜立刻将手中用善念塑造出来的纸牌丢到一边,整个身体跳上北川寺的肩膀。

    她伸出圆滚滚的双臂抱着被北川寺的脖子,小布偶脸也在他的脸边蹭来蹭去。

    “这次的事情已经差不多解决了。”北川寺戳了戳西九条可怜的脑袋,回头看向神驻莳绘。

    “...你每次祛除怨灵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吗?”神驻莳绘嘴巴抽搐着。

    这也算是她第一次正式见到北川寺对怨灵动手了,北川寺的动作完全颠覆了她对‘祛除怨灵’这一行为的认知。

    但不得不说,北川寺的能力很强,动作也很快,进入灵域到现在也就花了四十五分钟就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

    北川寺摇头,语气异常平淡地回答道:“它太耐揍了,平时不是这样的。”

    小丑怨灵远比一般的中等怨灵要耐揍一点,这一点倒是出乎北川寺的意料。

    一般的中等怨灵算能聚合七八次,可刚才的小丑怨灵保底起见也有十多次了。

    而且还是在北川寺使用兼定的情况下。

    不过结果算是好的。

    在一番激烈争斗当中,北川寺也算是艰难取胜,将其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消。

    当然,现在去在意那些做完的事情已经毫无意义,更关键的是——

    北川寺扭头看向另一边身上缠绕着黑气的游魂。

    那是一个跪倒在地上,面色略显虚幻的男人。

    “小木曾春。”

    这或许就是那个小丑人格所说的主人格吧。

    他被小丑人格封锁在身体之中,直到小丑人格消散,他才显露而出。

    小木曾春并不是善灵,而是游魂的状态。

    所谓的游魂,在前面也已经有所解释。

    既不是善灵也不是怨灵,处于相对于中立状态的便是游魂。

    不过大部分的游魂基本上不像怨灵一样极端,它们诞生后便浑浑噩噩再消失,并不会做一些危害生者的事情。

    毕竟在这些游魂的身上没有带有执念。

    可是小木曾春的情况明显不对劲。对方的灵体极度虚弱,感觉下一刻就要消失了一样,而且虽然不太明显,但小木曾春的灵体之上也隐约缠绕上了执念。

    北川寺走到小木曾春的面前。

    似乎被北川寺的动静所吸引到,小木曾春抬起头。

    这个男人的双眼之中满是迷茫,他看了很久北川寺,最终才嗫嚅地出声:

    “我...快要消失了吗?先生?”

    “是。”北川寺点了点头。

    小木曾春的灵体虚幻,已经呈现消散的趋势。

    而且就算北川寺帮他续命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他身上的执念虽然很少,但却十分坚韧,想必那就是小丑人格杀人后在他心底留下的执念。

    放任那道执念继续生长下去的话——

    小木曾春只会成长为新的怨灵而已。

    等到他成长成那个样子,就会再一次无差别杀人。

    因而续命也毫无作用。

    看着北川寺平静的面色,小木曾春不知为何也觉得心境平和下来。

    他露出一抹勉强的笑容,缓缓地说道:“能否请先生帮我一个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