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二百九六章.警察叔叔,就是他!(8000字目标达成!)
    与此同时,观景台。

    “啊...北川同学吗?喔,已经把人全部都找回来了啊?好的,等会儿我就让老师下去帮忙。”

    北川寺的班主任千鹤响接起电话,语气有些奇怪。

    被吓晕了三个人?

    现在上山一共也才四五个组吧?到北川寺哪儿估计也就只有一两个组才对。

    他是怎么把人给吓晕死过去的?而且一吓就能把三个人吓唬得晕死过去?

    就凭着学校做的那些劣质道具?

    怎么想都不太可能啊。

    “总之北川同学你稍微照顾一点后面的学生啊,不要用力过猛了,我们山顶还设置着奖品呢,他们要是一个都登不上来的话,那我们的奖品...”

    她又细碎地对着对讲机那边的北川寺说了一些话,随后才挂掉通话,叫自己的同事下去帮忙抬人。

    毕竟北川寺是鬼怪演员,搬送伤员是他们这些幕后工作者的工作。

    不过——

    “还是有些奇怪啊...”千鹤响有些担心地看着一个钻进夜幕中的同事,接着摇了摇头,又开始负责搭接联络。

    过了一会儿,她这边的对讲机响了起来。

    又是来自北川寺的通讯?

    千鹤响摸了摸头,伸手将其接通。

    然后——

    “什么?两个老师也被吓晕了?!等会儿,北川同学,你到底在干嘛?”

    “你也不知道?你赶到现场的时候,他们看见你就晕倒了?”

    嗯?????

    千鹤响现在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可她还是耐着性子地对着北川寺那边说道:“这样吧,北川同学,你先不要着急,我们马上就再让人手下去帮忙,你先尝试一下能不能把那两个晕倒的老师叫醒。”

    “好、好,好的,我知道了。”

    千鹤响再次将对讲机挂掉,脸上满是懵逼之色。

    “千鹤老师,怎么了?”旁边有个男老师见她脸色不对,关切地问了一声。

    “没有...鬼怪演员那边好像出了点问题。好像是小田老师和山田老师被我们的学生演员吓晕了。”

    千鹤响面色不太对劲地说道。

    这个老师闻言哈哈一笑:“那个小田老师和山田老师?他们不是经常说自己胆子很大的吗?怎么回事啊?连年轻人的恶作剧都害怕到这种地步,竟然还被吓晕了?”

    “...所以才说事情很奇怪。”千鹤响禁不住挠了挠头,提议道:“要不然山本老师你也过去看看情况吧?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也行。”山本老师乐呵呵地笑了两声,对着另外两个已经收拾收拾准备下山的老师打了个招呼后,提了个对讲机也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

    这一次时间似乎过得非常漫长,千鹤响一边负责各项事宜联络,一边时不时看向对讲机。

    这一次摆在面前的对讲机都没有响,想来救援工作也已经完成了吧?

    她稍微松了一口气,打算全神贯注地进行工作——

    噗呲。

    电波声音响起。

    让千鹤响身体一僵,扭过头看向对讲机。

    还好,这一次并不是北川寺呼叫过来的,而是山本老师呼叫过来的。

    想来是过来向她汇报救援工作的吧?

    她将对讲机拿起,接通——

    “救命!救命啊!!!千鹤老师!根本就不是鬼怪演员!我——”

    噗呲——

    对讲机的声音停息,那边陷入了难以言喻的死寂当中。

    “喂喂喂?!喂喂喂?!山本老师?山本老师?!”

    千鹤响站起来,捏住对讲机,面色大变地叫道。

    那边没有回答的声音。

    只有杂乱无章的电波声。

    又过了差不多三分钟,山本老师那边终于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我是北川寺。”

    “?????”千鹤响张开嘴巴。

    怎么又是你?!

    怎么老是你?!

    怎么总是你?!

    千鹤响有些怀疑人生了。

    只听见北川寺那边开口说道:“不好意思,千鹤老师,这些老师又晕倒了,很奇怪。还有就是丛林里面快放不下人了,您看怎么办?是我先把他们送下山吗?找另外的鬼怪演员顶替我。”

    “又...又晕倒了?”千鹤响回想起山本老师那爽朗的笑容以及刚刚那发自内心绝望的叫声——

    她瞪大了双眼。

    手中的对讲机仿若沉重有千斤。

    难不成对面根本就不是北川寺?!而是一个陌生人装作北川寺的声音在和自己讲话?

    她越想越有可能,越想越感到背脊发凉——

    “千鹤老师?你怎么了?”

    那边的‘北川寺’不太理解地问道。

    千鹤响脸色微变。

    若对方真不是北川寺的话,那么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至少已经有五六组学生...不对,现在连五个老师都落入对方的手中了。

    他想干什么?

    是他一个人还是他们一个组织?

    仔细想想一个人应该是做不到这种事情的...能够将身强力壮的老师吓成那个模样,想必是那种恐怖到极点的杀人狂魔!

    她身上汗毛倒竖,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千鹤响的声音停顿一瞬,佯装平常地问道:“不好意思,北川同学,你那边是不是还有其他鬼怪演员的学生在?我记得你好像和我申请了三个对讲机吧?他们怎么一直都不给我联络呢?”

    “......”

    那边出现了停顿。

    随后便是北川寺那惯例的冰冷声音:“是找了两个比较要好的朋友,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找了两个朋友?!

    千鹤响神色一变,立刻拿来鬼怪表演学生的名单。

    两个三年级生,一个北川寺,另一个二年级生...一共四人。

    北川寺若是找了其中两个的话...

    千鹤响咽了咽口水,小声地念道:“佐藤、铃木、田中...这三个人你有印象吗?北川同学?”

    “不认识。”北川寺冷淡地回答道。

    不认识?!明明一共就四个高中生鬼怪演员吧?!你不认识他们那你从哪里找的朋友?无中生友?

    千鹤响已经确认了。

    对讲机那边的人绝对不是北川寺。

    那么他们是谁?他们想对京北的学生干什么?

    千鹤响的呼吸有些急促,为了掩饰这一点,她干咳两声回答道:

    “是吗?那你尽量注意危险...这样吧,你们先保持原位不动。我们一会儿就让人过去找你们。”

    “好。”

    对讲机再度挂掉。

    千鹤响立刻摁响神谷未来的对讲机。

    “神谷未来收到了,请说。”神谷未来声音里面带着些许笑意,似乎根本不知道山上究竟发生了怎么样的事情。

    “神谷同学!山上出现了一些异常情况!你快点组织学生们离开!可能有一伙暴徒在山上蹲点,北川同学可能已经遭到对方的毒手,而且他们可能携带刀具!”

    千鹤响声音急促地炸响。

    这让对讲机这边的神谷未来都愣住了。

    啊?

    暴徒?

    北川寺遭到对方的毒手?

    暴徒们还携带了刀具?

    不会吧?你说山上有暴徒我倒是相信了,可你要说北川寺遭到对方的毒手?

    这未免也太...

    等到千鹤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明清楚后,神谷未来才神色犹豫地说道:“那个...千鹤老师?你其实不用太紧张了。说不定是北川同学他们的演技高明,把所有人都吓倒了呢?”

    “不管怎么样!你先疏散人群进入合宿屋!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是合宿屋主人的电话,你让他们保护你们!”

    千鹤响挂断了对讲机。

    这让神谷未来有些神色呆滞。

    她看向深沉的山林,嘴巴抽了抽:“怎么会变成这样啊...?而且寺君...你到底在干什么?”

    老师怎么害怕成这个样子?究竟发生什么了?

    另一边。

    挂掉神谷未来对讲的千鹤响终于忍不住了。

    她看向另外几个剩余的老师,高声地尖叫起来:“快、快报警!!!”

    ......

    日本警方的效率难得高了一次。

    约莫十五分钟,当地警署派来了几辆警车的人手。

    在他们的研究下,决定分别从三处小路上山。

    然后——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坐在一堆晕倒着的学生与老师中间,已经把鸟嘴面具摘下来的北川寺。

    没有任何人受伤。

    所有人都是单纯的惊吓过度,全部晕死过去了。

    粗略数过去,除开已经上山的八组学生外还有五个老师也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是的。

    他们全部都被吓晕了。

    不止是警察懵了。

    就连旁边还站着的老师也都傻眼了。

    他们看着正在与警察攀谈着的,身上穿着道具血衣的北川寺,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算什么事情?

    还真像神谷未来说的那样,这些人全部都被吓晕死在这儿了?

    “请问你就是这次试胆活动负责人千鹤响老师吗?”

    警察的审讯声响起。

    “啊...我是。”一直沉思着的千鹤响恍惚抬起头。

    “嗯,麻烦你和我回警署里面做下笔录,刚才清点了一下,人数都对,没有什么人缺席。包括那四位老师,他们都是因为惊吓过度,才这样躺在地上的,回去休息一夜就没有问题了。”

    警察平静地说道。

    “呃...可是说不定有暴徒...”千鹤响还是有些不太死心。

    你让她这么简单接受自己这些老师被一个学生吓成这个样子,说实话,她根本就无法接受的。

    “没有暴徒,我们刚才已经进行全山搜索了。”

    看着千鹤响的表情,警察有些面色古怪地问道:“请问千鹤老师有被害妄想症的病历史吗?”

    “怎么可能有!”千鹤响脸色都憋红了。

    “我明白了。”警察点头,在一个小本子上面写写画画后,将本子放入自己胸前的口袋中后拉开警车门:“麻烦您回去和我们做一下笔录,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可以结束,不会影响到你们后续工作的。”

    “...好。”

    千鹤响泄气地点点头。

    她看着对自己摆摆手的北川寺,心里面更是越想越想不通。

    怎么可能没有暴徒呢?

    一个学生,把这么多人吓倒?

    这怎么可能?

    见她这种表情,旁边拉开车门的警察干咳一声,善意的提醒了一声:“麻烦千鹤老师下一次举行这一类活动,记得稍微克制一点,学生们的胆子姑且不论...连老师都被吓到了,这也充分说明了你们这一次的活动策划用力过猛。”

    活动策划用力过猛?!

    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好吗?!

    她千鹤响都已经策划这类活动好多次了,那一次学生都是嘻嘻哈哈地从她手里面把奖品拿走,根本就不像今天这样。

    但是这话到嘴边怎么都说不出来。

    因为这二三十个雪白担架上面躺着的被吓晕死过去的老师和学生让她不得不闭嘴。

    她上警车之前又吩咐了一些事情,这才满脸不甘心地离开。

    而在另一边,戴着导游帽的神谷未来看着北川寺,一脸好奇的样子:“寺君,你到底干了什么?这么多人都被你吓倒了?”

    “可怜和莳绘配合。”北川寺简单地说明了一句。

    同时他也有些莫名其妙。

    不就是吓倒了一些人吗?在试胆大会中出现这种事情不也是很正常的吗?可是京北怎么就直接呼叫警察了?

    这根本就不按照套路出牌。

    刚才也是神谷未来及时给他打了电话,不然神驻莳绘与西九条可怜甚至还打算给那些上山的警察们一些惊喜。

    北川寺看了一眼自己的领口。

    西九条可怜这一次算是玩得非常尽兴了。

    她小布偶嘴巴都往两边拉起来,露出一种微笑的表情。

    只不过这微妙在十字封口的嘴巴表现出来就莫名有种阴森的感觉了。

    至于另一边。

    另一边的神驻莳绘正在把自己的脖子掰正,好像是前面用力过猛,脖子有点不好摆正了。

    “这一次应该还算尽兴吧?”北川寺捏着下巴问了一句。

    这句问话听得神谷未来都禁不住吐了吐舌头。

    尽兴?

    人家都躺担架了,这还不尽兴?

    是不是要把别人吓出心脏病来才叫做尽兴啊?

    刚才她在山下的时候都能听见山中传来的凄厉尖叫声。

    那种蕴含在尖叫中的绝望与不安是实打实的。

    甚至让神谷未来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生都是不由得抽抽嘴巴,打消了上山见一见北川寺的念头。

    可是——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神谷未来还是有些好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