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二百三三章.中嶋父女(4000字)
    中嶋博人又与北川寺讨论了一会儿关于中嶋実花的问题。

    可是在讨论到中嶋実花每天运动这个方面的时候,中嶋博人与北川寺出现了分歧。

    “北川君,你刚才说什么?”中嶋博人看着北川寺,语气之中满是讶异。

    “我说,我每天都会强迫她起来在外面快走一圈再回家。”北川寺声音没有半分波动。

    “后面那一句呢?”中嶋博人嘴角抽了抽,似乎有些佩服北川寺的勇气。

    “她如果不听话,我就用藤条抽她屁股。”

    北川寺诚实地说出来了。

    事实上这个东西就算隐瞒也没什么用,毕竟今天过去中嶋実花还在不在自己家留着都还是一回事呢,用藤条抽她屁股这件事,估计要不了多久中嶋博人他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中嶋博人无话可说了。

    他也不知道该说北川寺究竟是勇气可嘉还是诚实待人。

    就北川寺把这件事告诉自己这一点,中嶋博人其实还是挺欣赏北川寺的。

    毕竟北川寺没有想着隐瞒这些,好歹还是把事情的缘由告诉自己了。

    确实,中嶋実花的身体状况经受不住高强度的运动,但这种轻松的运动调理还是对她挺有帮助的。

    再过两个月中嶋実花就要正式做手术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的身子骨过于虚弱。

    “可是...”中嶋博人面色复杂。

    你想让他这么简单原谅北川寺...那也有点困难。

    可是不原谅北川寺又能怎么办呢?

    他也有听过北川寺与中嶋実花的委托内容,中嶋実花也就只是让他照顾自己而已,就内容而言根本就没有强迫她进行锻炼这些条款。

    但北川寺就是做到了。

    这个青年人还是挺有责任心的。要是换做其他人,有两千万可以拿,而且只要管食宿,估计根本就不会去管身为雇主的中嶋実花。

    想到这里,中嶋博人又有些感叹了。

    这么看来,北川寺不仅诚实,还为人正直、有责任心。

    自己的女儿,还真是找到了一个好人。

    中嶋博人暗自点头,也懒得在这个问题上面继续再纠缠了。

    毕竟北川寺抽都抽了,而且事实证明中嶋実花这段时间过得还算不错。

    “非常感谢北川君对実花的照顾。”

    中嶋博人对着北川寺鞠了一躬。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北川寺开口说道。

    只不过他话一说出口,就觉得有点奇怪。

    揍中嶋実花是自己应该做的?

    这个意思好像有些不太对。

    可既然是说出去的话,那就好像泼出去的水,也很难再收回来了。

    两个人都很识相地将刚才的话题忽略了。

    中嶋博人又说道:“说起来,昨天我想事先接触一下北川君,但却被北川君给拒绝了。”

    他说着,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找北川君,其实不是想让你帮忙劝说実花离开这里,而是想询问她的近况,顺带商量报酬方面的问题。”

    北川寺听见报酬这个词语,立刻就接上了一句:“中嶋実花已经给过报酬了。”

    “是我和仁美这两把老骨头想送给北川君的报酬。”

    中嶋博人和善地笑了笑:“不过经过刚才的一番交谈,我才发现与北川君这样人格高尚的人谈钱实在太伤感情了,是我自己太过庸俗了,我为这一点向您道歉。”

    “是这样吗?”北川寺不为所动地点头。

    “嗯...”中嶋博人刚想继续说话却又感觉北川寺不时看他的目光似乎比刚才要频繁。

    于是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黏在自己脸上。

    “不过我也听说萤小姐说过,北川君似乎是一位...很厉害的法师吧?”

    “......”北川寺。

    很厉害的法师?

    对于这个话,北川寺没有肯定,自然也就没有否定,他只是看着中嶋博人,想听听他接下来还想说些什么。

    “是这样的,北川先生。”中嶋博人神色微动开口说道:“我相信北川君应该也调查过中嶋财团目前的主要产业。”

    “是在九州岛进行冶炼业与造船业一同联动的新型家族财团吧?”

    这个北川寺当然知道。

    毕竟关于九州岛中嶋家的资料,只要在网络稍微一搜就什么都有了。

    “不错。”中嶋博人继续说道:“中嶋家近年来虽然逐渐转向深海探寻以及海上工程平台这些其他方面,但造船业与冶炼业却依旧是每年中嶋家的主要收入来源。”

    北川寺静静地听着。

    中嶋博人既然扯到这方面,那么当然就有他自己的理由。

    “接下来就是正题。”

    中嶋博人陷入思索当中:“在一次意外中,我们财团的勘测队在一片深山中发现了一片古宅...当然,或许也不能说是古宅,那看上去应该也就是这些年才衰落下来的宅邸群落吧。”

    他的声音逐渐严肃起来:

    “可让我感到意外的从卫星图上面看,那个地方就只是一片单纯的山中盆地,根本就看不见任何宅邸存在。”

    “你能理解吗?北川君?空无一物的地方,却被勘测队说成有古宅存在。而且还不是一个人看见,他们每个人都咬死了那片地方存在着宅邸群落。”

    北川寺越听,眉毛皱得越紧,他若有所思地说道:“那倒是可以亲自去实地探查。”

    中嶋博人摇了摇头:“事实上在那之后我也确实去实地探查过了,那个地方只是一片盆地,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宅邸,肯定是那几个勘测队员疯了...本来我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在深夜十二点钟的时候,我留在原地的勘测队却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

    中嶋博人模仿着当时勘测队的说话方式:“‘盆地里面有东西!宅邸凭空出现了!’有人这么说。”

    “这一次我也亲自过去了。”

    他沉思中的目光露出闪过一抹震惊:“你永远都想不到我当时看见了什么,北川君。”

    “在盆地当中...有一座一座的宅邸凭空而起。它们在深夜十二点的时候准时出现,在早晨第一缕阳光出现,破晓的时候准时消失。”

    北川寺没有说话,他只是在脑中构筑了一个场景。

    深夜中突然出现的装潢严肃,划分整齐的和风宅邸,又在早晨第一缕阳光破开云层的时候,如烟雾一样散去。

    “宅邸中有火光存在,好像有人在里面居住。”

    中嶋博人深吸一口气:“在那之后,底下有勘测队想进去看看情况,我也同意了。但足足五个人进入宅邸群落之中,再出来的时候就只有一个人,他的手里面还死死地握着一块石头...犹如玻璃制品一样,泛着光晕石头。”

    “不管怎么对建筑物进行破坏,第二天它总会照常的完整出现,放进去的小动物,也在宅邸早晨消失的那个瞬间,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出现。”

    “拆下来的木板木条,会在阳关的瞬间,也会化作黑雾消散。”

    一想到那诡异恐怖的建筑物群,中嶋博人都是面色不太好看。

    北川寺注视着中嶋博人的脸色,心中也是一动。

    对方该不会说的是灵域吧?

    与之前所遇见的三木人偶工厂、御川小学、镜中公寓的灵域不同,这一次的灵域甚至能够影响到现实。

    盘踞在整个大盆地的灵域...

    其中究竟要有多么强大的灵体,要有如何强劲的怨念,才能让它暂时停留在这个世界上?

    思及此处,北川寺才开口道:

    “不知道那块带出来的石头在哪里?”

    “这一次我也带过来了,不过那块石头总是让人浑身上下不舒服,所以我就专程保管在了银行保险柜那里。”

    还好中嶋博人并不蠢。

    对于这些弄不清楚底细的东西,他也保持十足的戒心,并没有随身携带。

    “能否请中嶋先生将石头带过来呢?”

    “叫我中岛叔叔就可以了。”中嶋博人笑着点了点头:“果然,北川君的性格与萤小姐说的一模一样,一提到这些关于怪异之事就会感兴趣。”

    “是吗?”北川寺倒是不太认可这个说法。

    因为这样说的就好像他离开这些灵异怪谈就活不下去了一样,感觉很怪。

    见他这副敷衍的样子,中嶋博人也是笑了笑,接着神色一肃,认真地说道:

    “嗯,那块石头我可以交给北川君,也算是投君所好了,另外的...実花那边我也希望北川君能妥善照料,只要北川君完成我这个委托,中嶋财团就算是欠下北川君一个人情了。”

    中嶋财团的人情?

    北川寺有些诧异。

    这可不是简单的中嶋博人个人的人情,而是一个财团的人情。

    一两千万的报酬,对比起中嶋财团的人情,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抬不上台面。

    “我会尽我所能去帮助中嶋小姐的。”

    北川寺也不矫情。

    这种机会错过了就很难再有第二次了,只是照料中嶋実花而已,就算中嶋実花现在有个小妹妹要他管教,北川寺都不会拒绝。

    只不过——

    中嶋博人都这么说了,那么意思也就很明显了。

    北川寺抬起头,正好对上中嶋博人的目光。

    “呵呵...我这个老头子,这次过来真的就只是看看女儿而已。只不过...我想実花她真的不会原谅我吧。”

    中嶋博人想笑,但是又笑不出来,只能僵硬地提着嘴角,露出一个勉强在笑的表情。

    若是这个世界存在‘苦笑’这一表情,那想必就是现在这副模样吧。

    “我不觉得中嶋叔叔与中嶋小姐之间的矛盾是没有办法化解的。”北川寺说道。

    听了这话,中嶋博人无奈地坐在小别院的小台阶上,整个人像是又苍老了数岁:“北川君,你不知道,我对実花她做了怎么样过分的事情。”

    他抬起头,看着蔚蓝色挂着白云的天空,其上,还有飞鸟掠过。

    中嶋博人像是在追忆很早之前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支持过她的梦想,也从来没有尊重过她。”

    “甚至于音乐都只是我出于‘身为中嶋家族的长女,她就应该去学会’这个想法才让她去接触的。因此,对她想要进入娱乐圈,去站上舞台歌唱的梦想...我根本就没有去真正在意过。”

    中嶋博人面容苦涩。

    此刻的他,不像是生活在上层社会中光鲜的成功人士。

    他只是一个父亲。

    也只当过一次父亲。

    或许作为中嶋家主,他做的决定是正确的。

    但作为父亲,连子女的梦想都无法去响应,这无疑是失职的。

    “万事开头难,我不相信実花能在娱乐圈里面混出头来,更不想她遭遇到一些恶心的规则,因此,我一直在阻止她加入那些音乐娱乐公司。可事实上,她成功了,她成为了青年一代的女天后,但论青年之间的知名度,她比中嶋财团还要有名。”

    “因此我也一直在思考,我当初是不是做错了。这个问题...直到近期终于有了解答。”

    中嶋博人侧过脸来,看向北川寺:“我做错了。我差点亲手把自己的女儿杀掉。”

    因为中嶋家一直以来的逼迫,以及白血病的事情,让中嶋実花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意志。

    倘若没有遇见北川寺,中嶋実花会怎么样?

    这一点中嶋博人与中嶋仁美都不敢去想。

    由此他也得出了答案——

    “女儿已经大了...该让她自己飞了。”

    中嶋博人深深地叹息着。

    中嶋财团是一摊烂摊子,或许自己真的不应该让中嶋実花去接手。

    “那么,中嶋叔叔又是怎么想的呢?对于中嶋実花她现在的状态,你是怎么想的呢?”

    北川寺语气毫无波动地反问道。

    “...我只希望她能就这样,开开心心地过自己的日子...”

    中嶋博人眼眶有些湿润:“我不想、不想让她记恨我一辈子...”

    他说出来的话似乎有些孩子气。

    可那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愿望。

    为此,北川寺只是抬起头,看向里屋,不带感情的目光扫过去:“他是这么说的,中嶋小姐。”

    呃?!

    中嶋博人惊讶地抬起头,却感受到熟悉的拥抱,以及——

    中嶋実花哭喊出来的声音:

    “爸爸——”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嶋実花就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听见了他刚才说出来的话。

    中嶋博人错愕地看着中嶋実花,又看了一眼北川寺。

    心中已经了然。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他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

    有眼泪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