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我,万界最强仙尊! > 第34章:凡胎岂能珠玉辨,一语万金无心间
 “八十万第三次。”

冷菲对获得拍品的沈聪点头一笑说道:“成交!恭喜沈少爷。”

只见沈聪贪婪地看着冷菲的脸庞,眯了眯眼睛,坐在他身旁的几个富商也连忙献媚道:“恭喜沈少,您看冷小姐看向您的目光都不同了呢。”

三楼的包房里,孙老继续对方暗解说道:“那位年轻人是咱们武阳市的首富沈正业的儿子,他本来应该和他爹坐在三楼包房里的,这小子垂涎冷小姐已久,所以才跑到一楼台前去坐着了。”

只见方暗不置可否地微微摇了摇头,心中不得不再次对冷菲的魅力高看一眼,这冷菲简直是老少通杀,真是想不明白金天逸面对这样的人儿,是怎么做到拒不接受的。

接下来的拍卖品都是一些古董字画,珠宝奇石之类的东西,偶尔也有一些地皮、公司等被拿出来拍卖,只不过这些东西丝毫勾不起方暗的兴趣。

不止是他,从拍卖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两个小时,三楼其他的包厢里的人也很少有出价参与拍卖的。

方暗坐在舒适的椅子里已经无聊透顶,要不是张琳艺偶尔会和他闲聊几句,方暗几乎已经待不下去了。

这时候,冷菲终于很郑重地拿出一个台球大小、四四方方的精致木盒。

只听她介绍道:“各位在场的先生们、女士们,这是本次拍卖会最后一件拍品。”

场下的众人听到此话,顿时又是一阵骚动。

他们都以为这件物品就是金老板之前放出的消息中说的有关他女儿伤势的宝物。

只见冷菲缓缓地打开木盒,露出里面一颗比盒子小不了多少的琥珀状不规则晶体。

这个时候,冷菲歉意地对大家说道:“真是对不起大家了,基于某些不方便说的原因,有关我家小姐伤势的那件神秘拍卖品临时取消了拍卖。”

场下的众人又是一阵喧哗,不过很快就平息了,拍卖场临时取消拍品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过。

方暗一见到这件东西,顿时坐直了身体,只见那琥珀的中心,有一只类似蟑螂的甲虫,而且甲虫全须全尾,就好像在琥珀中睡着了一样。

“噬星虫……”方暗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名词,噬星虫是一种只有人大拇指一半大小的虫子,它们可以算得上是一种灵虫,不过它们大部分都没有什么攻击力,唯一的特性就是什么都吃,但这也是它们最强的地方。

可惜的是它们的繁殖能力很弱,虽然传说中噬星虫的确能够成长为吞噬星球的绝强灵虫,但是方暗前世纵横星空七千年,也没有真正见到过。

只是听他的师尊九剑仙君对他说起过,曾经有一个名叫虫祖的金仙强者,不知道采取了什么办法,饲养出了数以亿兆的噬星虫群。

虽然那些噬星虫群里最强的噬星虫也只有金丹期的修为,可是架不住这种虫子什么东西都能咬下一口吞入腹中,数以亿兆的噬星虫群一拥而上,就算是仙王也颇感头痛。

冷菲显然是不知道晶体中的虫子就是噬星虫,只是这么大个头,而且保存如此完好的虫珀的确是罕见,只听冷菲神秘兮兮地说道:“这枚罕见的虫珀,极具收藏价值,也许您买到手中以后,将来能够通过高科技手段创造出真正的侏罗纪公园也说不定哦。”

不过显然她的这番说词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冷菲见状只好将拍卖场早已经商定好的价格报了出来:“这枚虫珀,起拍价三十万,自由加价。”

据方暗观察,那淡黄色半透明晶体中的噬星虫早已经死去不知道多少岁月了,就算是卖到手中估计也没什么大用,除非那只虫子的腹中还存有尚未排出体外的虫卵。

可是再一想想噬星虫那低得可怜的繁殖率,方暗无奈地摇了摇头,并没有报价参与拍卖。

他想的是,如果这件物品有人出价,那他就等到后面再加价,如果流拍,那更好了,可以等拍卖结束后直接从金天逸的手中将虫珀拿来。

毕竟他的位置处在三楼,贸然加价很容易引起别人对噬星虫珀的注意。

只可惜,方暗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凭着冷菲的魅力,流拍显然是不可能的,会场只是冷清了一小会儿,二楼雅座里就有人出手捧冷菲的场了。

“三十一万。”

由于角度问题,方暗并没有看到出价的人是谁。

不过孙老似乎听出来报价人是谁了,只见他对方暗解说道:“听声音,出价的是侯家的人,他们家的老太爷喜欢收藏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和文玩,这琥珀又叫蜜蜡,属于文玩的一种,看来是侯家的小辈打算买下来回去送给他们家老太爷。”

从拍卖开始到现在,孙老就一直给方暗充当解说员,每次有人出价,孙老都会顺势为方暗介绍一番出价人的来历和家世。

接着,只听孙老继续说道:“我们的人查遍了资料也没能知道那琥珀中的虫子到底是什么,但是正如冷菲所说,对于喜爱文玩和收藏的人来说,虫珀还是很有收藏价值的,除非是遇到了有缘的主顾,否则三十万就已经是市场价了。”

方暗见没人继续出价,场下的冷菲已经开始倒计时了,再不出手的话,就只怕要失之交臂了,方暗便示意礼仪小姐加两万。

早就等在一旁的礼仪小姐立刻在手中的牌子上按了几下,牌子上显示出三十三万的数字后,礼仪小姐到门外将牌子举了起来。

冷菲立即就看到了牌子上的报价,眼中露出了一丝吃惊的神色,她现在虽然还不认识方暗是谁,但是她知道,能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绝对不简单。

“想不到这枚虫珀竟然能引起三楼的注意,难道这东西是什么宝物不成?”

冷菲心思电转,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慢上丝毫,只见她伸出玉手指向方暗的位置,口中说道:“楼上一号包厢出价三十三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