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金币即是正义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小小的心思
    刚刚还很兴奋的罗伯特被艾罗这么一说,突然就像是被施加了石化术一般地定住,之后就迅速收起笑容,乖乖地站在旁边不动弹了。
    艾罗也没想在这个时候为难这个拳术师,继续说道:“你们不知道这个撬棒的具体力量,也不知道他的具体社会背景,不知道他在成为落寞贵族之前具体是什么爵位,也不知道他们公会究竟有多少资产,平日里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做过的最危险的工作是什么工作,公会成员的日常生活究竟是靠什么维持的这种种和公会经营相关的事情。当然,我知道你们两家公会平时都忙着互相针对,没空去理睬这种在泄湖城排位第三、第四的公会,这我也能够理解。”
    为了避免罗伯特尴尬,艾罗干脆把巨山和魂之炎一起骂了。这样也能够让这位拳术师和寒冰法师有一种处在统一战线的感觉。果不其然,虽然明面上正在被艾罗责怪,但罗伯特看到优姬的表情同样显得有些沮丧之后,不由得有些开心起来。他偷偷挪动步子来到优姬的身旁站定,优姬看到有人帮自己抵挡艾罗会长的责骂,也是本能地向着他身后缩了缩。
    唉……答应圣饼叔的事情,没想到现在就要开始执行啊。
    “不过即便如此,对于撬棒·无信者这个人的性格,你们双方的描述多多少少还算是一致。因为这些一致的性格描述,我给这个人画了一副性格肖像。”
    “一个喜欢耍弄小聪明,但不善于经营大局观的,喜欢走歪路子的小人。这是你们公会双方一致给出的评价。”
    艾罗稍稍停顿了一下,让自己能够缓一口气。
    罗伯特现在已经是满面桃花。他略微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被自己“保护”的优姬,那得意的表情突然又想让艾罗好好地整他一下。毕竟现在人鱼之歌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呢,你却那么桃花满面开是在故意气人的吗?
    “艾罗会长啊,知道这个人的性格……嘿嘿……啊,不好意思,我没有想要笑,只是鼻子有些痒……知道这个撬棒的性格,对您的计划究竟有什么帮助呢?”
    但是想了想,艾罗还是忍下这口气。面对罗伯特的提问,艾罗继续说道:“知道了这个人的性格,那么我就知道,他是一个会动脑子,至少是一个自认为很喜欢动脑子的人。”
    “所以,我就开始执行一系列让人以为只有完全不动脑子的人才会上当的计划。”
    艾罗放下手中的茶杯,继续说道——
    “第一步,就是在今天天亮之后立刻开始散布有关法杖在离开主人身边后一段时间,就会过段时间发出光芒和定位魔法的谣言。”
    “作为一个刚刚偷盗光明法杖的队伍来说,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情报。也就是说,他们在无法离开鹈鹕镇的情况下一定非常想要知道我们究竟会怎么针对他们来进行布置线索。然后,当这个杀人蜂会长知道了我用了这种谣言方法之后,他有可能做出两种选择。”
    “第一,就是他远远没有我想的那么聪明,立刻开始拉窗帘,并且开始想办法把法杖包装起来想要运出鹈鹕镇。”
    “这样一来,他们的行动自然会产生大量的不和谐,光是大白天拉窗帘这一点就已经足够我们找到他们了。当然,杀人蜂会长的确如同我所预料的那样没有那么蠢,而是继续按兵不动,十分干脆地识破了我的谣言,走上了第二条路。”
    或许是因为罗伯特有些太得意,所以挡着的视线有些太多了吧,后面的优姬干脆伸出手推开他,直接来到艾罗面前问道:“既然他们没有任何行动,又怎么找出他们呢?”
    被推开的罗伯特显得有些紧张,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他连忙伸出双手捋了一下自己那朝天的头发,笑哈哈地说道:“这还用说?他们按兵不动就是中了艾罗会长的计划了!”
    听到他说的那么开心,艾罗和优姬不约而同地同时看着这个男人。
    这一瞬间的停顿让罗伯特不由得显得更加尴尬了一点。他楞了一下,过了片刻之后才再次揉了揉自己的腰,一脸打马虎地看着艾罗:“艾罗会长,您的计划呢?然后怎么施行?”
    稍稍玩弄一下这个拳术师终究还是让艾罗稍稍好受一些,至少可以减缓一下自己现在的心理压力。
    他呼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正如我刚才所说,这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而一般的情况下,老鼠想要胜过猫,就必须知道猫的动向。换言之,需要知道更多的信息和情报。”
    “但是,当撬棒·无信者知道我散布谣言的举措之后,他立刻就会察觉到如果一味地想要知道我接下来想要干什么很可能反而会陷入一种十分被动的过程。他是一个大局观不怎么样,但小聪明十分丰富的角色。再加上我们现在时间紧迫,他知道时间站在他那边,所以在察觉到我第一次传播谣言之后,为了能够稳住自己人的心,应该会做出‘屏蔽一切外部信息’的举措。“
    “换言之,他会采取不出门,不与外人说话,不和外界进行任何联络的封锁计划。想要通过蛰伏来挺过这最后的三天时间。”
    “如果他真的采取这种彻头彻尾的蛰伏计划的话,那么接下来,就轮到我的排查小队出门搜查了。”
    罗伯特抬起手指,用一脸十分高昂的情绪来掩盖自己刚才的尴尬:“我明白了!就是人鱼之歌的搜查小队!嗯?可是不对啊?你们公会下午就开始搜查了吧?可在吃完饭的时候我看到你们小队成员都来竞技场报道了,他们还在做着和上午一样的事情吗?”
    艾罗轻轻地摇了摇头,缓缓说道:“逐步搜查,根本就来不及。其实,我甚至连这个杀人蜂公会现在究竟是不是真的在鹈鹕镇内也只能猜测。所以,我也压根没有让我的成员们去一家一家的搜查。我在上午散布了消息,那么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的谣言信息之后就会进入蛰伏,之后我就会利用下午的时间,去进行一些特殊的工作。”
    优姬:“特殊的工作?”
    艾罗笑了笑,缓缓道:“优姬小姐,你觉得,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什么事情是大多数人都不能够忍耐的?”
    优姬低下头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大多数人都不能忍耐的事情……这个范围未免也太大了,我说不出来。”
    罗伯特:“我知道!吃不了饭!睡不了觉!”
    瞬间,艾罗和优姬那种关爱弱智儿童的眼神再次向他投来。刚刚还站起来举手说话的罗伯特,现在却是慢慢地缩起身子,举起的手也是十分尴尬地放了下来。
    “用经济学的角度来讲,支付的价值无法换来自认为同等的价值。这,就是大多数人都无法忍受的事情。”
    “用更加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我付了钱了,但是结果却没有能够得到任何的回报。这种事情就是最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尤其,是当这笔钱还不是一个小数目的时候。”
    优姬想了想,突然问道:“艾罗会长,您说的这个经济学……它难吗?我怎么感觉比我父亲让我上的那些魔法课程……还要有些让人难以理解?啊,我是指那个专业的说法,普通说法很容易理解的。”
    艾罗笑了笑,继续说道:“因为大多数人都无法忍受自己平白无故地造成亏损,所有为了防止亏损,就会非常主动地去索取自己应该得到的利益。而转换到我们鹈鹕镇来说,就是那些前来这座小镇观看公会战争的游客们,是绝对不会在买了门票,花了旅馆费用和吃饭钱,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之后,在这个可以说热闹程度已经快要抵达巅峰的公会战争决赛阶段,心甘情愿地放弃不看的。”
    一边说,艾罗从自己的口袋里面取出一块金币,在自己的手指尖转动了一下:“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依然蜷缩在旅馆之中没有出门的人,就是杀人蜂公会成员所在的地方!”
    旁边的罗伯特听到现在,也是开始有些好奇究竟应该怎么做了。但因为刚才那两次的尴尬,他想要说话却又有些不敢说,只能憋着一张脸看着优姬。
    优姬倒是很迅速地问出了他心中的问题:“但是艾罗会长,道理我懂了,但你要怎么在整个鹈鹕镇那么多栋建筑物的那么多房间中,确认哪个房间有人,哪个房间没人呢?”
    艾罗笑了笑,抬起手中的金币,缓缓说道:“如果我告诉你,在下午的那场完全时间不够的粗劣排查过程中,我的公会成员们已经将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头摆放在那些旅店房间的门缝上之后,你觉得现在,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
    顷刻间,罗伯特恍然大悟!他几乎是难掩自己兴奋的表情,立刻大声道:“那些从中午开始就再也没有开过门的房间!那些小石头依然摆在门缝上的那些房间!只要搜查那些房间,就可以——”
    咻——!
    几乎是为了映衬罗伯特的兴奋,在窗外,在那黑暗的天空之中,一支信号烟花宛如刺破黑夜的利剑一般拔地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