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第八十七章 盖世邪王
    “用黑白两大身份,胜两大宗师,石之轩已是进无可进,该寻找战神殿了。”

    暴飞龙上,夜袭团队五人看着下方的宏大场面,莫名有种这是朕打下的江山的感觉。

    毕竟这个世界石之轩有如此大的提升,他们功不可没。

    虽然过程疼了点,但也确实是功不可没。

    当然,关键的还是主线任务。

    在柳下惠建立“慈航网咖”的同时,众人也没有闲着,去往神农架一探,寻找战神殿的下落。

    地球上人类无法完全探索的秘境有很多,比如金字塔,亚特兰蒂斯,百慕大三角等等,但考虑过这个世界的重点,搜寻范围肯定是以古代中国为主,顶多辐射整个周边。

    而将神农架转了一圈,连冷影调侃为炮王近亲的野人都没发现,他们只能死了撞大运的心,全员北上。

    在这个不早不往的剧情时期,寻找战神殿确实是最为尴尬的,可以说是毫无线索。

    无可奈何,他们只能把希望再度转回石之轩身上。

    不同于剧情人物基本不看好石之轩,所有轮回者都觉得静念禅院要玩完。

    毕竟那场“散人”裴矩与“邪王”石之轩两败俱伤的大战,简直要笑死个人。

    没人拆穿,就等着看好戏。

    这种熟知剧情的优越感,破坏了多可惜?

    一定是这样,才不是怕坏了石之轩的好事后,晚上起来尿尿被刺杀。

    这一刻,小公主熟练地从小包包里掏出冰冻的西瓜,每人一片,柳下惠操作着陈世美,放出四架隐形无人机,飞向四个角,全方位照出下方的画面,享受着空中的至尊观众席。

    炮王斜眼看着他手腕上的智脑:“你收回了这个,那群小尼姑怎么办?”

    柳下惠淡定地道:“我已经把游戏频道拆分出来,将分机设在帝踏峰的山腹中,还在邪极宗的山谷也安放了一个,氪金系统,皮肤卡池都已上线,版本更新都由智脑自动验算完毕,现在慈航静斋和阴癸派已经联机,梵清惠和祝玉妍每天在游戏上对骂,约好了不日将举行英雄联盟S1赛事。”

    炮王不玩游戏,一时间有点懵:“S1是什么来着的?”

    一面小旗子飞了过来:“S是season的首字母,赛季的意思,S1就是第一赛季,丈育!”

    炮王不满,摆出吴京脸:“你才文盲,第一赛季就第一赛季呗,拽什么狗屁英文,都是假洋鬼子,贱不贱呐?”

    这话惹了众怒,爵士冷影齐齐望了过来:“你一个强化金刚狼异能的家伙,好意思叫我们假洋鬼子?你是不是跟石之轩混得久了,都忘了自己是谁?”

    炮王抓了抓头:“也对哦,我是金刚狼来着……”

    且不说他陷入了沉思,下方一阵骚动,却是北周皇帝宇文邕,正式来到了静念禅院内。

    由禅主了无为首,静一师太和四大高僧带头迎上。

    虽然心中恨不得宇文邕当晚去世,但表面上,他们还是要躬身行礼,口呼陛下。

    这就是皇权。

    宇文邕带着部分文武官员,龙行虎步而来,看着一群气势幽深,实力强大的僧尼,也恨不得他们马上去世,但还得口称大师。

    这就是宗教。

    “朕同样是武者,此来为一睹大宗师的无上风采,诸位大师不会不欢迎吧?”

    “阿弥陀佛!陛下请!”

    不得不说,阿弥陀佛这四个字实在包罗万象,什么样的情感都能蕴含其中,实在是感谢凯子、问候老母的必备神器。

    在恶心心的气氛中,众人入座,等待着真正的主角上场。

    “邪王”石之轩!

    然而左等右等老不来,千呼万唤……还是不来。

    所幸众人都是城府极深,心境过人的高人,依旧平静等待。

    确实,这场约战没有精确到几时几刻,只是众人下意识地认为,这一日一开始,就会爆发出决战。

    结果到了日上三竿,都没见到人影。

    宇文邕面无表情,只是心中放弃了魔门,准备走第二条策略。

    佛门僧尼眼神微微交互,都露出如释重负之色。

    以魔头的个性,避战是不可能的,那将被整个江湖乃至魔门内部耻笑,所以这般拖延,肯定是争分夺秒的恢复伤势了。

    这一战稳了。

    百无聊赖,脚边堆满西瓜皮的轮回者们,却觉得石之轩是故意耍这些光头。

    只不过连他们也给耍了。

    时间继续在流逝。

    终于,夕阳开始西下,当落日的余辉洒向静念禅院,为那些金铜铸就的佛像披上了一层金衣之际,一道啸声突然从远方传来。

    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后,啸声便响彻云霄,震动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膜。

    别提围着广场的禅院弟子和北周禁卫,那白玉广场之上功力深厚的众人都为之一震,所有坐着的,全部下意识起身。

    连宇文邕都不例外。

    身为一国天子,万民至尊的他,仿佛这一刻也必须起身,迎接这当世第一的到来。

    “卧槽!石之轩又变强了!”

    “不太对!似乎太强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等到他们从震惊的情绪中挣脱出来,来不及祸害凉气酱,就见一道身影出现在静念禅院的大门前,然后几个闪烁,来到了白玉广场上。

    近了之后,众人才看清,来者果然是“邪王”石之轩,那张年轻俊美,棱角分明的面庞上,透出不可一世的霸道狂放,负手身后,双脚悬空,居然就这么直接飘上了白玉广场。

    他不发一言,眼睛扫视了半圈。

    所有迎向那胜似电光的视线之人,都觉得心头一阵震悸,全身发软。

    这不是单纯的威慑,而是一种全方位的俯视。

    眼前之人,似乎已经爬上一座可登天宇的神山,享受着登高过程中的苦与乐,而后在闲暇之余,俯瞰了一眼山脚下的蝼蚁。

    就是这样的感觉。

    “盖世邪王,帅啊!”

    白笑、曹惇、裴宁和雷闪四人,都不禁露出由衷的敬意。

    那是一种对于强大实力的尊敬。

    哪怕后两者的委托任务被石之轩坏了大半,也不妨碍他们对于这种所向无敌的向往。

    “石之轩强得有些不太对劲……”

    但半空之中的夜袭团队,爵士和冷影对视一眼,却觉得不对劲,柳下惠更是变了脸色。

    他们自忖是此世对于石之轩了解最深的。

    最初是炮王和小公主将石之轩带离了原本的轨迹,其后的变强看似速度极快,但都是循序渐进,有理有据。

    这个世界确实是中武级别,高层次的较量更重心灵精神,不似低武世界再高的天赋,都必须要有功力作为支撑,水滴石穿、日积月累的功夫怎么也不能少。

    可话又说回来了,再是注重精神,你也要讲究基本法吧,这才多久时间未见,成为大宗师可以说是集齐魔门《天魔策》,连场交锋厚积薄发,但现在这种威势,怕不是要上天?

    “难道他没有遏制全面超凡的基因变化?”

    陈猛有些奇怪,又有些惋惜:“这样可是会出大问题的啊!”

    杨晓波道:“没道理啊,石之轩何必这样急功近利?”

    皇叔想到自己把最后的《天魔策》交给了石之轩,觉得这应该与道心种魔大法有关,开口道:“不奇怪,别忘了,现在的石之轩才二十多岁……”

    这般一说,众人倒是醒悟过来。

    由于这个世界的强者大多能够保持青春,年近百岁还跟中年甚至三十岁的模样一样,再加上原剧情里石之轩的印象,很多时候下意识忽略了他的年龄。

    二十多岁的大宗师啊!

    要知道破碎虚空最早的传鹰,都是在二十七岁才刀法大成,三十多岁入了战神殿后,经过数年沉淀感悟,在三十六岁时破碎虚空而去。

    不提最终成就,至少在二十多岁时,未入战神殿的传鹰,肯定没有这般强大。

    单看这个年龄段,眼前这位已是古往今来第一人!

    只可惜,他又能否走到最后?

    原本吃瓜看戏的轮回者心都提了起来,部分僧尼眼中则露出了恐怖与绝望。

    与这样魔神般的敌人对抗,岂有幸理?

    “圣王阁下既然来了,那朕便为两位大宗师,留下足够的施展之地了。”

    而宇文邕强忍住心头的悸动,潇洒地往白玉广场之下走去。

    很快,别说广场上,就连周围都空出一圈,不敢站人。

    放眼望去,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两个人遥遥对峙。

    黄尚打量着“圣僧”了无。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位闻名天下,威望更在“狂雷”赫哲之上的佛门大宗师。

    原以为又是一位慈眉善目,宝相庄严的老和尚罢了,没想到这位很有意思。

    了无听起来是佛家正常的法号,但在他的身上又赋予新的含义。

    了无了无,了无牵挂。

    这同样是一位心灵纯粹,一心向着武道极限攀升的求道者。

    对于他来说,佛门的未来并不如自身追求的重要。

    并非自私,而是认为佛门是由无数佛家弟子共同努力的产物,他只需做好他的事情,便已足够。

    确实,了无的一生已经为佛门做出了太多,如今天下寺庙能如此兴盛,静念慈航能为白道两大圣地,他的声名功不可没。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转为自己的追求,还要牵挂上上下下,无数烦恼呢?

    黄尚嘴角溢出一抹笑意:“大师令我惊喜,这一战看来不会那么无趣了。”

    了无没有双手合十,就这么自然地悬于身体两侧,同样打量着黄尚,微微凝眉道:“阁下太过心急,已入魔道,如不悬崖勒马,后果难测。”

    黄尚呵呵一笑,看似不大的笑声,却震动得不远处的大雄宝殿隆隆作响,琉璃瓦片震动,不再多言,双手环抱胸前。

    嗡!

    无量的天地元气涌来,他的头顶仿佛出现了一个无形的漏斗,吸纳着元气入内,凝炼为精元,形成了一道半丈直径的气旋。

    而气旋刚刚形成,黄尚身形一起,双袖往前鼓动,直接推动着它,向着了无撞去。

    这一撞令无数人脸色再变。

    因为随着黄尚的前进,下方的白玉石板直接向着两侧掀开,一道深深的沟壑就这么诞生,尽头直指了无。

    第一招!

    声势已是骇人听闻!

    了无没有硬接,身形一动,似无半点重量地飞退,同时双手撑开,道道气墙推出,不断向着气旋轰去。

    两者的劲气相撞,诡异地没有发出丝毫响动,但所有人都能以肉眼看到,一道道扭曲的波纹在两者中心诞生,以一种缓慢坚定的速度,向着了无所在处推去。

    这代表着双方在真气外放的激烈较量中,居然是这位名垂天下数十载的佛门大宗师,落于了下风。

    这种较量不存在丝毫花俏,强就是强,弱就是弱,当了无的静念禅功不敌黄尚的不死印法,他身上的僧衣袖袍,也向后拂扬,并且出现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破洞。

    这些破洞令所有僧尼的心都往下沉去,所幸就在下一刻,了无的双手涨大,周身上下绽放出璀璨金光,施展出他最为擅长的罗汉金身。

    外人很难想到,这位大宗师最为擅长的,居然是肉身硬功。

    金刚不坏!罗汉金身!

    而金身一出,了无双掌拍出,一道洪钟大吕般的响动后,终于将黄尚的这一推给挡了下来。

    可他已经被逼到了白玉广场边缘,对于一场武道对决来说,范围也是很重要的,被逼下广场无疑就是落败。

    所以他身形一纵,来到了广场中央,以图反击。

    但他反击不了。

    因为黄尚双手一圈,又一道气旋形成,然后再度推了过来。

    当地上留下了第二条沟壑,一横一纵,将象征静念禅院脸面的白玉广场毁得不成样子时,了无唯有继续退。

    一退再退。

    众人麻木地看着,邪王进击,圣僧后退。

    不需要每出一招,都有一位或几位观众在边上解释半天。

    谁都看得懂。

    谁又都看不懂。

    只是简简单单的推出,却孕育着此世武道至强。

    返璞归真!

    惊世骇俗!

    这一推不是不死印法的全部。

    不多时,整座广场就遍布了气旋留下的痕迹,在纵横交错间,形成了一座诡异的力场。

    这座立场,比如天魔立场复杂了太多,带动着周围的空气变得浓稠,肉眼可见的剧烈气流,形成了一圈圈漩涡,向中心挤压。

    将佛门圣地,硬生生变为了自己的主场!

    就在这时,黄尚再度出拳。

    堂堂正正,一拳轰出。

    轰隆!

    静念禅院上轰然大响,仿佛平地起了惊雷。

    在所有人齐齐惊呼声中,了无硬接此拳,哇的一下,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破破烂烂的僧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