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惹火狂妃:邪王宠上天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入族谱?
听见夏半生的话,众人有些诧异地看向了苏晚萧,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浓度才会被夏半生称之为非常高。
夏半生沉声说道:“这些都是以后要说的事情,我们现在应该欢迎晚萧的到来……除此之外,我还想将晚萧记在族谱之中。”
夏半生这话一出,不仅各位长老们愣住了,连苏晚萧本人也愣住了,苏晚萧惊讶地看着夏半生说道:“舅舅,我从没有说过我要记入族谱这件事情。”
夏半生慈爱地看着苏晚萧说道:“你放心,舅舅一定会给你解决这件事情的,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夏家的儿女……”
苏晚萧冷眼看着夏半生,嘴角微微勾起,她或许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一定要逃离这个地方,看来那个血脉纯度确实是主要原因,而且还十分重要,就是不明白,这个血脉纯度到底能够干什么。
一道灵力笼罩了整个屋子,苏晚萧释放了她大灵师高阶的威压,冷声说道:“我从未说过,我要加入夏家的族谱,舅舅你明白了吗?”
看着苏晚萧公然地忤逆他,夏半生手一挥,苏晚萧的灵力威压立刻被反弹了回去,苏晚萧轻咳一声,喉咙有一股铁锈味道,夜君墨立刻揽住了苏晚萧,苏晚萧拍了拍夜君墨的手背,让他放开自己,站在了夏半生的面前。
苏晚萧抬眼看着夏半生冰冷的眼神,苏晚萧冷声说道:“夏家主…..自从我母亲离开夏家的时候,她就不是夏家的人了,既然她不是夏家的人,我也自然现在不会是…..以后也不会是夏家的人……”
“哼!”夏半生冷冷哼一声道:“既然来了我夏家,就还没有人能够轻易走出去,如今我看在你是我外甥女的份上,对你多加照顾已经是很好,希望你不要太过放肆!”
“呵!”苏晚萧冷笑道:“我的好舅舅,我可从来没有放肆过,是你一直要将我加入族谱,我实在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一定要我加入族谱之中……”
夏半生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周围的人看见夏半生的脸色,纷纷闭嘴,不敢打扰两人之间的争执,夏半生深吸一口气说道:“晚萧,我这是为了你好,你可是我夏家的姑娘,绝对值得更好的……”
“更好的?”苏晚萧挑眉道:“我不知道你所说的更好的是什么……但是我也不想知道,既然舅舅这么不想见到我,现在便可以让人送我们出去……”
夏半生眼神冰冷地看了一眼苏晚萧,拱手对众人说道:“大家先退下吧!原本我是想给我这外甥女一个惊喜的,不过现在看来她并不喜欢这个惊喜,我们还是先谈谈,以后再同大家商量这件事情。”
众人听见夏半生的这话,连忙点头离开了,除了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老沉声对夏半生说道:“家主,希望你以后能够给我们一个解释。”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苏晚萧沉声说道:“舅舅,现在你能给我们一个解释了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夏半生沉声说道:“我只是想要我们夏家的女儿回到夏家而已,如今苏家早已经是苏海在做主,你在那个家族之中已经没有任何的存在意义,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回来……夏家永远有一个位置等着你!”
“若是…….”苏晚萧沉声说道:‘若是这句话你当年是对母亲说的,我母亲也不会从不踏入夏家一步…….’
夏半生眼眸闪过一抹神色,不过速度太快,连苏晚萧都没能抓到他的感情到底是什么,苏晚萧沉声说道:“而且……舅舅既然已经查过了,就应该知道,我和夜君墨已经是未婚夫妻了,若是舅舅打着什么联姻的主意的话,还是早点取消比较好。”
夏半生看了一眼苏晚萧旁边的夜君墨,沉声说道:“墨王殿下,久仰大名,虽然我不得不承认……墨王殿下是当世大才,可是我并不认为墨王会是一个好人选,毕竟墨王体内的毒可不好解啊!”
夜君墨淡淡地看了一眼夏半生沉声说道:“多谢夏家主关心,不过我体内的毒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所以就不劳夏家主操心了!”
“是吗?”夏家主笑呵呵地说道:“看来我的情报还不够准确啊!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解开墨王殿下体内的毒。”
苏晚萧沉声说道:“夏家主手眼遍布天下,难道会不知道吗?”
夏家主叹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晚萧,我是你舅舅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无论如何,你都要相信我,我是不会害你的!”
苏晚萧沉声说道:“舅舅,我相信你不会害我……可是我这次来夏家只是想要知道一件事情……还希望舅舅能够告诉我!”
“什么事情?”夏半生疑惑地看着苏晚萧。
“我爹在哪里?”苏晚萧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爹?苏家那个臭小子…….”夏半生冷声说道:“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哪里?这么多年不回家,将你们母女两人丢在那个家里,受尽了苦楚。”
苏晚萧沉声说道:“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们已经查清楚了,父亲确实在十几年前来过,而且……舅舅你同他见过面,当年是母亲病重,需要药材续命,父亲才回来打探消息的…..毕竟夏家女子需要的药材在何处,舅舅是肯定知道的不是吗?”
夏半生看着苏晚萧沉声说道:“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你父亲在哪里,我早就告诫过你母亲,他不可信,可是阿云偏偏不信我……如今落得这个地步……若是我知道你爹在哪里,我绝对第一个去教训他!”
苏晚萧眼中闪过一抹焦急沉声说道:“我就是想知道,父亲和舅舅见面的时候,有没有告诉他可以在哪里采摘到药材,若是有的话,舅舅所说的地点是在哪里?”
夏半生目光有一丝的迷茫,仿佛想到了什么,不过很快被他遮掩下去了。